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罪魁祸首
    听见汽车躁动的引擎声,韩蕾蕾眼里终于露出惊慌的神色,开始拼命挣扎扭动着身体,可手脚上的绳索套的十分结实,她那点力气又哪里挣脱的开。

    车辆缓缓起步,逐渐加速向前蹿去,冷风在耳边飕飕作响,吹在细嫩的皮肤上生痛。

    她本以为只要坚持一下就能过去,对方只是为了吓唬吓唬她,难道还真敢弄出人命不成,可是这个想法随着车速不断加快而逐渐破灭,宝马此时就像真的是匹脱缰野马,在这条荒无人烟的小路上飞驰起来。

    刚才的微风已经变得愈发冷冽,衣摆被吹的哗哗作响,那头犹如瀑布般的长发更是随着大风飞舞,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满头的黑丝,就像要把她的头皮都给撕裂了一样。

    “唔唔唔……唔唔……”

    嘴里塞着抹布,痛哭流涕的韩蕾蕾只能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呼喊,别说车里的人,就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耳边只剩呼啸的风声。

    宝马在这条颠簸不平的小道上连续狂奔了将近十分钟,等三人走下车来的时候,只见韩蕾蕾脸上已经变的没有一点血色,身体还在不受控制的哆嗦,也不知是被冷的,还是被吓成这样子的。

    手脚上的麻绳刚一解开,韩蕾蕾捂着嘴爬下汽车,埋头狂吐起来,只觉整个胃都在翻江倒海。

    “现在你肯说了吗?”林风脸上看不到一点同情的意思,因为对方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如果换一个人遭她这样陷害,蒙上不白之冤,在牢里蹲上个三五年出来,这人一生都可能因此毁了。

    听到林风从身后传来的声音,韩蕾蕾吓得娇躯一抖,似乎又回忆起刚才的一幕,竟然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们别逼我了!”

    这刻韩蕾蕾哭的梨花带雨,什么精明强干全都从她脸上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脸的绝望。

    不说,还不知道要经受什么样的折磨,可一旦承认,不管是张镖还是警察都不会放过她,她只是一个有些贪财的女人,当时脑子一热,才会为了几万块钱的好处费答应帮张镖做事,谁能想会是这样的后果。

    她现在无比的后悔,哭的越发伤心,快要上气不接下气。

    “去把后备箱里装蛇的竹篓子拿出来。”

    林风有的是办法让她开口,当听到蛇这个敏感字眼,韩蕾蕾明显哭嚎的更加大声。

    魏阳瞅着她颤抖不止的背影,没由来心头一软,竟然主动说道:“算了吧老大,我们还是别逼她了。”

    说完还长叹口气,看来折磨一个女人,哪怕对方有错在先,还是让他有种莫名的负罪感。

    赵小白也在旁边点点头,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看的更加明白,这女人势利归势利,但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坏。

    林风扫了两人一眼,也就没再继续坚持,再说这车还是临时找秦嫣借来,后备箱哪里有什么蛇,这么说不过是用来突破韩蕾蕾的心理防线罢了。

    他其实早已看出些端倪,就算韩蕾蕾什么都不肯说,一样有法子知道心里怀疑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幕后主使,之所以要教训这个韩蕾蕾,也是为了让她长点记性,免得以后被金钱蒙蔽了眼睛,替人为非作歹。

    “去把她车里的手提包拿出来。”

    赵小白虽然猜不出林风想要干嘛,还是毫不犹豫回到车上,把韩蕾蕾那个新买的手提包拿了过来。

    林风拿过包打开,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妆品里翻找几下,很快就找到韩蕾蕾的电话。

    两人也好奇的凑近了看他想要干嘛,只见林风在手机联系电话里翻找一圈,然后在最近联系人里点开一个只备注了张字的电话号码,拿给魏阳问道:“你记得这号码吗?”

    “……这好像是张镖的吧?”魏阳跟着数字念了一遍,有些不太确信的说。

    林风没再继续追问下去,指头按下了拨号键,等了两秒电话就接通了。

    嘟嘟嘟响了几声,就听一阵嘈杂的背景音乐声响起,接着便是一个粗犷的男子声音传来,只听他也不问个究竟,语气很是不耐烦的说:“蕾蕾你又打电话给我干嘛,我不是说过了嘛,剩下的一万过几天拿给你,好了,这段时间别跟我联系。”

    说完就咔嚓一声挂掉了。

    即便不看那张脸,光是声音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韩蕾蕾似乎也意识到事情败露,忘了继续哭泣,只有双肩还在不断的耸动。

    真像已经非常明显,林风把手机装进自己兜里,回头对魏阳说:“走,现在轮到我们去讨回公道了。”

    走了两步,他又说:“对了,顺便通知大小姐一声,免得她以为我们又是故意在瞒着她。”

    ……

    皇朝夜总会

    林风和魏阳被警察带走后,张镖顿时感觉就连这里的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白经理果然是老奸巨猾,想出来的点子够阴够狠,不但把他们两个送进了拘留所,竟然还让他找人混进去,想要一劳永逸把林风废掉。

    自己果然没跟错人,这计谋一环扣一环,也只有白经理才想的出来,秦嫣这黄毛丫头又哪会是他的对手,迟早要哭着鼻子放弃,这里将还是白经理和他的天下。

    人逢喜事精神爽,容光焕发的张镖今晚很快就勾搭上一个到这里来买醉的年轻少妇,光是她包裹在紧身裙下的迷人身段,就令张镖眼馋不已,恨不得开足马力现在就把她灌醉过去,不过表面上的斯还是要保持的。

    听闻他是这里的主管,加上张镖故意装出来的伪善面孔,年轻少妇像是对他也挺有好感,两人喝酒聊天一直笑声不断。

    一直熬到十点,两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张镖感觉火候因该差不多了,不由暗示道:“小美,光是在这里坐着也挺无聊,要不我带你出去兜兜风?”

    “兜风?”女人撇了眼他还打着石膏的右手,瞬间明白过来,出来玩本就是为了摆脱平日的约束,而对方也是她比较中意的类型。

    当女人把视线转向张镖那张挺有男人味的脸,正要开口答应,眼里却突然露出惊骇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