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报仇
    对于宝马的车标,两女都不陌生,反正在她们心目中能开上宝马奔驰的那都是有钱人。

    “找你的?”韩蕾蕾向同伴问道,眼神却带着几分期待。

    身边这女人的姿色只能算中等,两人走在一起,无疑更加衬托出韩蕾蕾的美丽。

    就在两女小声议论这车为什么故意挡在前面的时候,后座车门打开了,韩蕾蕾眼神一亮,下意识挺起了胸口,但是当看清车上下来那人的真面目后,在她脸上却难掩错愕的神色。

    这人居然是刚才主动找她搭讪的那个胖子,穿着几百块一身的大街货,却坐着上百万的豪车,这胖子也太能装了,差点看走了眼。

    他又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

    “美女,现在有时间一起去吃个宵夜吗?”胖子单手搭在敞开的车门上,故作潇洒的问道。

    如果换做是宝马没出现以前,胖子要这样问了,韩蕾蕾肯定会毫不犹豫送给他一个鄙夷的中指,让他回家吃自己去。

    可现在不同,这胖子明显就是个隐藏极深的富二代,韩蕾蕾看着他就像看着一堆会走路的钞票,越看越顺眼,就连他脸颊上的肥肉,也变得可爱了几分。

    “好……好吧。”

    韩蕾蕾心中已经千肯万肯,还故作犹豫一番,才勉强答应对方。

    在女同事羡慕的眼神注视下,韩蕾蕾扭着蛮腰,上了这小胖子的座驾。

    “这是你朋友?”韩蕾蕾有些拘谨的坐在真皮坐椅上,望向前排两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

    “他们是我保镖和司机,别管他们了,想吃点什么?我知道有家新开的法式餐厅要不要去试试?”赵小白一把带上车门,一边朝她问道。

    “随便吧。”

    一听这长的不起眼的小胖竟然连保镖司机都有,韩蕾蕾瞬间就更加淡定不起来了,她感觉这次一定是遇到了属于她的那个真命天子,不然对方为什么三番两次锲而不舍的约她?

    宝马麻溜的调了个头,朝着远离市区的方向快速驶去。

    韩蕾蕾还在暗自窃喜着,并没察觉到异样,上车后,坐在旁边的赵小白便闭上了嘴,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小激动。

    既然对方表现的如此腼腆,韩蕾蕾只好自告奋勇,落落大方的主动对他说道:“我叫蕾蕾,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才几分钟的时间,她领口上的两颗纽扣却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两座山峰中间那道深邃的事业线若隐若现。

    “我……你叫我小白吧。”

    赵小白回过头,一眼就注意到那对伟岸的胸器,惊得他急忙收回视线。

    瞧他的反应多半是个雏儿,说不定还是个处男,那就好办多了。

    韩蕾蕾咯咯笑着,挪动着身体又坐过去了一些,两人的手臂几乎碰到一起,她娇笑着说:“小白,你这名字好可爱啊?不会是你爸妈取的吧?”

    赵小白只跟着讪笑了两声,眼神却不时投向前面两人,老大让他来装个什么富二代,确实太为难他了,在他心目中,富二代除了挥金如土,根本没什么具体概念,让他去勾引旁边这一脸风骚的女人,更是强人所难,搞的现在倒了过来,这女人竟然开始调戏起了他。

    “车里不是开着空调,你怎么都出汗了?”

    “没……没事。”赵小白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唯恐被瞧出破绽。

    吱嘎,车忽然停了下来,正当韩蕾蕾疑惑的望着窗外时,就见司机对副驾室上的人说:“你坐后面去。”

    于是赵小白如蒙大赦,忙不迭下车与副驾室的人互换了座位。

    带着鸭舌帽的魏阳一言不发坐到了韩蕾蕾的身边,这下韩蕾蕾总算察觉到了不妙,一手捏着自己敞开的领口,一边紧张的斥责道:“你们到底是谁?把车停下,我要下车!”

    “美女,才过了一天你就不记得我们了吗?”

    魏阳一把扯掉头上的鸭舌帽,转脸给了她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你……你们……”韩蕾蕾顿时就跟见鬼了一样,张大嘴一副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老实把嘴闭上,不然我这把刀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魏阳装起坏人有模有样,拿着把匕首在她脸蛋上比划着,嘴里阴沉的问道:“说,是谁让你给我们下的套,你要不说,我就用这把刀在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割几刀。”

    “不不要,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我醒来的时候,警察就出现了,我以为是你们……”

    韩蕾蕾惊慌的摇着头,试图解释。

    她又不傻,这事如果说出来,不止张镖不会饶过她,眼前这三个肯定也会把她交给警察,栽赃陷害,是要坐牢的。

    别看对方装的象模象样,但她也不是一般女人,在夜店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什么样的人物没遇到过,对方眼里根本没有杀意,多半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而已。

    “说不说?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魏阳还自以为装的挺像那么回事,哪会料到已经被对方看穿。

    他将那把泛着寒意的匕首贴在女人的脸上,韩蕾蕾只是惊恐的一个劲儿摇头,抵死不肯承认跟别人合伙陷害他们。

    再三逼问无果,魏阳也有些没主意了,又不可能真把她捅出几个窟窿,于是只好向正开车的林风求助:“老大,怎么办,这女的死活不肯说?”

    汽车稳稳停了下来,林风拉开车门一言不发下了车,韩蕾蕾装出害怕的样子缩在角落,等魏阳刚一松懈下来瞬间,她猛地一把拉开车门就逃了出去。

    “救命!救命!”

    韩蕾蕾十分聪明,一边没命的狂奔,一边大声喊叫,试图吓走他们,可这里已经到了无人的荒郊野外,一眼望去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

    咚!

    脚下不知绊到什么东西,韩蕾蕾蓦地尖叫一声摔在地上。

    等她忍痛爬起来时,三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正一脸冷笑的出现在眼前,林风将手里那一捆麻绳扔在地上,对身边的魏阳和赵小白说:“把她绑上!”

    “大哥,你们就饶了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韩蕾蕾哭泣着哀求,还没说完,嘴里就给一块抹布给塞住了。

    一阵忙碌后,韩蕾蕾就像一头待宰的羊羔,四肢大张着被绑在车顶,夜风一吹,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