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狱霸
    “新来的,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啊?”瘦猴拉长腔调,摆出一副倚老卖老的架子,旁边那些家伙也跟着唯恐天下不乱一样,用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们。

    就连躺在对面铺上吸烟聊天的两位狱霸,也停止了交谈,向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一看这两人就不像出来混的,狱霸顿时就失去了兴致,回头继续聊起了天。

    见两人还站在原处没动,瘦猴只当这回遇到了好欺负的主,将燃到尽头的烟蒂朝地上一扔,趿拉着拖鞋就大模大样的走了上来。

    这家伙个头不及魏阳,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林风还在琢磨今晚上的事情,魏阳也说他没发过什么短信,很显然,那女人就是故意想要陷害他们,包括之前下药那两个家伙,很可能也是对方故意安排的棋子,目的就是为了引他上套。

    这段时间得罪的人太多,一时也想不出到底是谁,似乎每个人都有可能,只有问过那女人才知道了。

    “新来的,我特么问你们话呢,耳朵聋拉?”

    瘦猴个头最矮,气势却一点不弱,露出一嘴的大黄牙恶声恶气的问道。

    老大不吭声,魏阳只好答道:“大哥你有什么指教?”

    “艹,你懂不懂这里规矩,说话前要先喊报道!”

    “好,我们现在懂了。”魏阳点点头十分配合的道。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站稳,既然犯了错,就得按这里的规矩来。”

    瘦猴耀武扬威,指头差点戳到魏阳的鼻尖上。

    大家都像看好戏似得瞪大了眼睛,疑惑着瘦猴又琢磨出什么歪点子来整刚进来的新人,反正所有人都以为今晚又有乐子瞧了,一个个或坐或趴在铺上,就等着看好戏。

    “什么规矩?”魏阳陪着笑。

    “卧槽,刚刚不是才教过你说话前要喊报道!”

    瘦猴骂完,跳起来一巴掌往魏阳脸上轮去,下手相当的狠,可这回他却没能得逞,一副老实人模样的魏阳忽然往后一退,这巴掌顿时轮空了。

    瘦猴用力过猛,一巴掌打空反而自己踉跄了一步,斗得瞧热闹的犯人哈哈大笑,这下可把瘦猴气的不轻,上前一把攥住魏阳的衣领,唾沫横飞的道:“你还敢躲!”

    “我不止敢躲,还敢揍你!”

    话一说完,魏阳陡然一个封眼锤捣在对方脸上,瘦猴措不及防,哎哟了一声,还没等他明白过来,魏阳轮起两只拳头就往他身上一阵乱砸。

    咚咚咚的闷响不绝于耳,瘦猴也只是狐假虎威而已,哪里会是他对手,一阵暴打痛的他惨叫不止。

    “卧槽……”

    “先喊报告!”魏阳抡起一拳砸在他脑门上。

    “兄弟们,救……”

    咣!又是一拳。

    “大……大哥……别!”

    咣!咣!

    画风转变的太快,铺上等着瞧热闹的犯人一时间也没料到这个新人竟然如此有种,一言不合就敢挥拳相向,眼看着眨眼间瘦猴被对方一阵乱锤砸倒在地,嘴里不断求饶,他们顿时有些看不透魏阳的底细了,所以迟迟没有上前帮手的意思。

    对面铺上的两位狱霸同时望向他们,一看魏阳毫无章法的打架方式,眼中顿时出现轻蔑的神色。

    瘦猴欺善怕恶惯了,本身并不怎么受人待见,搞到最后都没人肯出来帮他一把,魏阳把满肚子怨气都消耗一空后这才停下手,回头望向林风:“老大,今晚咱们睡哪儿?”

    “就这边吧。”林风眼瞎了一样,随手指向两位狱霸所霸占的炕头,众人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一个个身手矫健的从铺位跳下,用凶厉的眼神盯着他们。

    瘦猴挨打那是活该,可铺上那两人则是这里当之无愧的老大,至今还没人敢冒犯他们的威严。

    魏阳似乎看不见他们警告的目光,来到铺位前,若无其事将刚领的免费塑料盆和洗漱用品放在一位狱霸的脚边,还很自来熟的说道:“兄弟,麻烦你挪过去点,我们也想睡在这儿。”

    “哼!”不出所料,这位满脸横肉的狱霸冷哼一声,抬脚就把魏阳的塑料盆连同洗漱用品全给踢下了床。

    哗啦一下,东西滚落满地都是。

    就见这人斜看了一眼角落里,轻蔑的说:“滚去便池蹲着!”

    看来这位大哥是打算亲自动手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魏阳,魏阳仗着背后有林风撑腰,当然不会惧他,正要撸起袖子上去开干,却被身后的林风一把扯了回来。

    这人眼里带着煞气,绝对是个手上见过血的狠角色,魏阳那两把式跟他对上注定吃亏,作为他老大,自然就该林风出场了。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林风掏着耳朵,漫不经心的凑到狱霸跟前去。

    “我说让你们滚到便池边蹲着,过会儿再来收拾你们。”对方瞪着牛一样大的眼珠子,带着赤果果的蔑视:“怎么,你不服气?”

    等他把话说完,林风直接抓住他一条长满黑毛的粗腿,往跟前一扯,百八十斤的壮男硬是反应不过来,正要动手,林风又是一脚蹬出。

    哐!

    就见这家伙从七八米长的通铺倒飞出去,一头撞到了墙壁,这才摔在便池边上不动弹了。

    “上!”

    另一人眼看兄弟被林风一脚踢飞,吆喝一声就扑了过来,其他人也紧跟着大哥的步伐加入到混战当中。

    叫骂声络绎不绝,一场混战瞬间拉开序幕。

    等看守听见响动,急匆匆赶过来时,只见平常这仓里桀骜不驯的家伙全都老老实实蹲在地上,而且手脚脸上都有淤青的痕迹。

    “怎么回事,你们又在里面打架?”看守隔着铁栏杆大声喝问道。

    众人就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齐齐摇头,门牙被林风一拳打掉两颗的狱霸说话漏风的道:“管教,这里没有打架,我们刚才做游戏自己摔的!”

    “都消停点。”看守警告一声扭头走了,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打架斗殴在这里就跟家常便饭一样,只是对方不承认他也懒得深究,毕竟报到上头,这月奖金铁定会被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