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拘留所
    昏迷不醒的女人躺在床上,被剥得就像头白羊,只剩下三点式仅够遮羞。

    魏阳刚洗澡洗了一半,还在往地毯滴水,浑身上下都光着,只有一条浴巾遮住重要部位,而林风稍好一些,工作装被女人扯的有些凌乱,只是白衬衣领口有一两个红色唇印。

    民警晃了晃女人,却一点反应都没,转脸便对两人严词厉色的喝问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还是你来说吧。”

    在对方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可能只会越描越黑,刚进来不到五分钟的林风也是一头雾水,只好让魏阳向他们解释。

    “警官……你们误会了,其实不是……”

    “老实点蹲下,谁让你站起来说话的!”

    民不与官斗,魏阳就算委屈也不敢跟警察叫板,悻悻的蹲下身去,把之前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复述了一遍。

    “你是说她被别人下了药,你救了她,还好心把她送到这里来?”民警听完就跟林风预料的那样,嗤笑了一声,脸上写满了不信。

    “真的,我骗你们干嘛,我根本没想对她做什么,是她吐了我一身,后来又抱着我们主管一阵乱亲,所以才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子。”

    正在民警审问两人的时候,躺在床上那女人却忽然发出一声嘤咛,幽幽的醒转过来。

    “嗯?醒了,你还好吧?”

    另一位民警发现睁开眼睛的女人,忙对她问道。

    魏阳闻言眼神一亮,忙不迭插嘴道:“唉,你醒了就好,快给这两位警官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我们可是为了救你才惹来这一身骚,你快解释解释。”

    “唔……”

    女人做出昏昏沉沉的样子甩了甩头,等抬头凝神一瞧正对她说话的魏阳,脸上蓦地浮现出万分惊恐慌张的样子,还不断往后卷缩着身体,一只手指着两人用哭腔嚷道:“你们……你们这两个禽兽!”

    “什么!”

    瞬间,刚刚松了口气的林风跟魏阳两个犹如雷击,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非不分,诬陷好人!

    魏阳激动的就要站起来去找放声痛哭起来的女人理论,却被身后的民警眼疾手快一把按回到地上,厉声喝道:“老实点,现在看你们还怎么狡辩,跟我回所里去!”

    ……

    秦嫣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提着包在夜场绕了一圈,也没看到林风几个的身影。

    就在她走出皇朝,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忽然看见白涛和张镖这俩家伙正往这个方向挥手。

    这两家伙又想搞什么鬼?

    秦嫣满是疑惑的走了过去,白涛还是更往常一样,满脸笑容的招呼道:“大小姐,你现在回家啊?”

    “嗯。”秦嫣点头,并不想跟这老狐狸解释什么。

    “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唉,你们快看,那边好想出事了。”

    张镖手指着对面方向,惊讶的嚷道,他的演技实在太差,故意装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秦嫣不动声色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谁知这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

    只见旅馆大门口,两名警察一左一右推搡着两个男子从里面走出来。

    走在左边的魏阳只能用手提着毛巾,一脸的憋屈郁闷,而右边那人,不是林风是谁,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只绷着张脸朝停放警车的地方走去。

    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跟在他们身后,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咦……这人不是林风吗?上班时间他跑去旅馆,还被警察给带出来了,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张镖阴阳怪气的说道,似乎生怕秦嫣没认出被警察带走那人是林风似得,还特意加重了这两个字的发音:“两个男人一个女人,我靠,他们还真放得开啊。”

    “张镖闭上你那张臭嘴,别乱说,林风是大小姐看中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这其中也许有什么误会。”白涛训了他一句,又一脸正色望向秦嫣:“大小姐您说是吧?”

    这老狐狸嘴上说的好听,那带着讥讽的眼神却像在说:看看,这个就是你委以重任的人。

    秦嫣还太年轻,无法做到像对方一样喜怒不形于色,看到那个哭哭啼啼伤心欲绝的女人,她就意识到林风都做了什么‘好事’,当下俏脸一冷,一言不发转身就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隐隐意识到了什么的林风忽然抬头,朝这边望了一眼,正好看见秦嫣大步离去的身影,当他把视线停留在张镖脸上的时候,这家伙开怀的笑容瞬间凝固,这种感觉就像被一头饥肠辘辘的饿虎给盯上了一样。

    不管怎么说,蒙受不白之冤的林风并没有冲动的选择暴利抗法,不然光靠两个警察根本就拦不住他。

    警车载着他们一路往附近的派出所驶去,等它消失在前方,白涛才阴笑着对一头冷汗的张镖说:“斩草要除根,光是这样还不够。”

    听完白涛的连环计,张镖心悦诚服的竖起指头:“经理就是高!”

    人证物证聚在,又是被警察当场抓获,这起强健未遂案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疑点,做了笔录之后,也不管魏阳如何叫屈,当天晚上就把他们两个送去了看守所。

    他们算是刑事犯罪,自然不能与一般的拘留人员关押在一起,看守直接把他俩送进了暴力仓,这里关押的全是等着判刑的重犯,杀人放火坑蒙拐骗什么货色都有,就是没一个好人。

    一个仓差不多住着十二三个人,两排大通铺,便池在最里边墙角。

    像林风和魏阳这种新进来的犯人,一般只能睡在最靠近厕所的地方,那里阴暗潮湿,臭气熏人,不过好歹是个能让人睡觉的地方。

    可在这里就不同了,两个满脸横肉的家伙霸占了一整条通铺,剩下的十来个人全都只能挤在一起,哪里还有他们两个的位置。

    “哟,这么晚还有新人送进来,今晚有乐子了!”

    一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家伙见到林风两人,顿时翻身爬起,瞧他那尖嘴猴腮的样子,今晚似乎真打算拿他们两个乐呵乐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