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阴差阳错
    “我靠,你怎么就这么沉!”

    魏阳把这个满嘴胡话的女人往床上一扔,额头都见汗了,正想喘两口气就回夜总会去,谁知这女人躺在床上也不肯老实下来,一边抓扯的衣服,一边嚷嚷着好热。

    像她这样折腾,胸前的纽扣很快就崩开了两颗,露出一条深邃的事业线。

    34d!

    魏阳一眼看穿虚实,咽下口唾沫,有些艰难的转过头去。

    把空调打开又将窗帘拉上,魏阳站到床边对仍犹自扑腾不休的女人说道:“喂,我走了,你睡醒自己回去,以后别再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了。”

    说完他就转身想走,谁知女人却一把拽住了他衣摆,等魏阳疑惑的回过头,却见这女人放荡的笑着,眼神迷离的嗔道:“不要走,我要你留下来在这里陪我嘛……”

    女人只要撒起娇男人一般都会妥协,更何况是个衣衫不整的美女,魏阳叹了口气,耐着性子问她:“还有什么事?”

    “你过来,我有话想告诉你……”女人媚笑着,冲他勾了勾指头。

    这简直就是在赤果果的引诱啊!

    魏阳倒是不介意跟眼前这位美女发生点什么故事,不过一想到老大和大小姐就在对面,万一他们俩见他迟迟未归,亲自找了上来,看到什么不该看的那不就尴尬死了嘛。

    在心中纠结一番,魏阳还是狠心决定拒绝这个美女的投怀送抱,只是蹲下去帮她将被子掖好,正起身要走,女的却一下揽住了他的脖子。

    魏阳都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便听见对方趴在他怀里‘呕……’的一声,顿时就感觉胸口前一片湿热。

    女人吐了,还好死不死全部吐在魏阳的身上,衣服裤子都沾满了秽物,一股浓郁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熏得他差点抓狂。

    “我特么哪里招你惹你了,好心好意帮你,你却这样对我……”

    魏阳就跟被人调戏了似得,粘着满身的污秽物一脸欲哭无泪看着床上的女人,她倒好,吐完之后浑身都舒爽了一样,转过身搂着棉被作势就要睡觉。

    见得不到回应,魏阳又不能真把她提起来一顿大耳刮子伺候,毕竟对方是个女人嘛,喝醉成这样也情有可原,只能自叹一声倒霉。

    不过身上这股呕吐味太浓郁,如果不洗干净,他自己都要被熏死。

    反正房都开了,洗个澡又不用花钱,魏阳撇头看了眼已经发出轻微鼾声的女人,于是便悉悉索索脱掉弄脏了的外衣裤,只穿了条裤衩往浴室里走去。

    很快,跟卧室之间只隔着一块毛玻璃墙的浴室里便传来哗哗的冲水声,女人忽然回头,对着浴室里那个模糊的人影一笑,只见她哪还有一点醉眼朦胧的样子,利索的翻身下到床边,从那条脏了的外裤里掏出魏阳手机,摆弄了起来。

    ……

    秦嫣站在门口跟林风聊了会儿,就打算去办公室里一趟。

    好不容易今天秦菲菲没有跟来,林风正想把握机会,跟她多聊几句,拉近拉近关系,刚走出没几步,兜里的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他拿出来瞄了一眼,信息是魏阳那小子发来的,上面说他在对面405房间,遇到点小麻烦,想让林风过去帮个忙。

    这倒霉催的难道又惹出什么乱子来了?

    反正从这里到宾馆来回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的事情,林风也没多想,独自一个人就往马路对面走去。

    这条街上就只有这一家宾馆,大伙儿都戏称这里是炮楼,环境卫生一般,收费还特贵,要不是秦大小姐的安排,林风才舍不得花这冤枉钱把人往这里送。

    楼里唯一的一部电梯刚好凑巧坏了,他只好步行着走到四楼,来到405房门前,里面听上去没什么动静,林风伸手在门上敲了敲,谁知这门竟然没有上锁,一敲就敞开了缝隙。

    门刚一开,他便听见了哗哗的冲水声,隐约还有女人的喘息,该不会是……

    越听越觉得是那么回事,林风一把将门扣好,三两步走进了卧室里。

    只见被下了药那个女人只穿着内衣裤四肢大张的躺在床上,而她那身外套还有魏阳的工作服全都乱糟糟扔在床边,林风不禁眉头一皱,心想就十来分钟的时间,魏阳这小子该不会没经受得住诱惑,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吧?

    女人嘴里上下开合,像是说着什么,林风也听不清楚,便凑过身去,哪知道这女人突然撑起身,两手一把将他脖子给环住了。

    “亲爱的……别离开我,今晚我要你在这里陪我嘛……”女人力气很大,说话时满嘴的酒气,用力箍着林风脖子不肯撒手。

    林风试着推了推没能把她弄开,这女人一下像是来劲了,居然撅着嘴就往他脸颊脖子上就是一阵疯狂的乱啃。

    林风昂着头不断闪躲,可这女人就跟饿狼见到了小羊羔一样,不管不顾往他身上蹭,实在没法,林风干脆一掌敲在她颈侧。

    女人身体瞬间一软,就往地上栽去。

    林风赶忙将失去意识的女人搂住,恰好这时候,浴室里的魏阳听见了响动,身下只围了条浴巾拉开门来,当看见林风正搂着光溜溜的女人时,嘴大的能活活塞下一只鸭蛋,他一脸惊讶的道:“老大你……你怎么……”

    “别问我,我一来她就这样……”

    林风下手很有分寸,估摸着要不了多久这女人就会自己醒过来,两人把她扶到床上躺好,正要拿被子帮她盖上,就听哐当一声,房间门被人重重推开了。

    旅馆老板拿着通用房卡站在门口,在他身后,还有两名穿着制服的民警。

    “全都不许动,放开那女人!”

    不明真相的民警大吼一声,将老板推开,一前一后冲了进来,瞄了眼床上昏迷不醒的女人,再看向林风和魏阳两人,眼神充满了愤慨,如果不是他们接到举到及时赶来,睡在床上人事不省的女子很可能就遭到了他们两个的毒手。

    “说,你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林风瞥了眼满身湿漉漉只围了条浴巾的魏阳,顿时无力的用手捂住了额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