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黄雀在后
    林风一边被人推推搡搡着往里走,一边暗自观察四周,等绕过挡在前面那几个人,就看见一个半人高的大铁笼摆在角落里。

    里面关着不止一个人,而是一男一女,裸露在外的皮肤满是污垢,头发一撮一撮凝固在了一起,呆滞的眼神就跟死人没什么两样,已经完全看不出他们原来的样子了。

    那股恶臭正是从这笼子里面散发出来,林风停在笼子前盯了几眼也没确认这男的是不是照片中那个风流倜傥的年轻富二代,反正看起来这两人的模样是够凄惨的,徐少强根本是把他们当成狗来养。

    “看什么看,滚过去!”

    背后有人用力一推,林风跌跌撞撞向前迈了几步,徐少强手里正拿着一个消防用的高压水龙头,冷笑着问他:“和你一起那个女的呢?”

    林风只是摇了摇头,暗忖这地方太过荒僻,一路上又到处都是岔路,蒋大国他们该不会走丢了吧?

    “不知道?”

    徐少强可没忘记目前这小子杀了他藏獒,还打伤一群手下的仇,所以当下也不再废话,朝旁边的人喊道:“给我吊起来打,打到他肯说了为止。”

    在这个叫天天不应的地方,就算弄出人命也没谁知道。

    听到老板招呼,有人扯来根两指宽的麻绳,一头绑在手铐中间的链子上,另一头穿过天花板上的铁环,两人在后面用力一扯,就把林风吊离了地面。

    他们做这个早已驾轻就熟,以前没少在这地方对不服强少的人动用私刑。

    将绳子在水泥柱上固定好后,两人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棒来到左摇右晃的林风跟前,轮起就往他前胸后背上砸去。

    哐哐两声闷响,林风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眉头都没皱上一下。

    他发现这些人腰间好多都别着枪,必须让蒋大国知道,免得他们毫无准备,贸然冲进来吃亏。

    “想杀我何必多此一举,我看你们不是每人都带了枪么,有种就一枪崩了我啊!?”林风故意大吼了一声,想来就算蒋大国耳朵聋了都能听见。

    “放心,到了这里,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强少盯着他冷哼一声,厉声对拿着棍棒的手下吼道:“你们几个没吃饭啊,给老子用力打!”

    这下林风算是自讨苦吃,为了不在老大面前丢脸,这俩个家伙咬着牙卯足力气,用棍棒死命往林风身上招呼,哐哐哐的闷响不绝于耳,见他始终不肯交代杨凌的下落,后面又上来两人,加入殴打的行列。

    林风还在硬抗,这种打击力度在孤狼三天两头的抗打击训练中根本就不算啥,只要巧妙的避开要害位置不遭受重击就行,现在就等蒋大国他们部署完毕,来个里应外合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了。

    他还能抗得住,可关在铁笼里面那两个人却被吓坏了,哐哐哐的声响就像击打在了他们的身上一样,女人崩溃的大声尖叫起来,男的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趴在笼子里哀嚎求饶:“大哥放了我吧,我可以给你钱,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

    “都特么闭嘴,你狗日玩老子女人的时候就该做好死的准备,钱我要,你的命我特么也要!”一想到自己被带了绿帽这事,强少就一阵发狂,笼子里这家伙听说是什么地产商的独子,年少多金,竟然不知死活在场子里勾搭上了他的女人。

    虽然这个女荷官也只是他众多情人里的其中一个,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强少的女人,身边的兄弟几乎都知道了他被人带绿帽的事,为了找回面子,徐少强是铁了心要折磨死这对狗男女。

    他越看这两人越是来气,拧开阀门,手里的高压水枪唰的一声喷出道圆形水柱,笼子里的两人瞬间被冲的东倒西歪,惨嚎不止。

    “妈的,你们一身这么臭,老子今天就帮你们好好洗洗!”

    强少控制着汹涌的水柱直往两人身上喷,女人已经躺倒在笼子里喘不过气,男的抱着头缩在角落,惨叫声变得越来越小。

    可不能让他把人给弄死了,不然蒋大国回头也不好向上面交差,林风憋住一口气,正要有所动作,却见一个人影踉踉跄跄飞奔着冲了下来。

    “强少,强少……外面来了好多警察!”这人连滚带爬的来到徐少强跟前,大声喊道。

    “警察!?”

    徐少强一愣,随手将高压水枪甩在地上,他非常清楚,这要是被警察当场抓到,只怕下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

    “走,带着他,我们从后门出去。”徐少强当机立断拔出枪,指了指铁笼里的富二代,手下忙不迭把铁笼打开,将富二代拖了出来。

    “那这两个呢?”

    “难道还留着他们给警察作证?杀了!”

    徐少强当机立断的说完,率先跑着蹿出了地下室,外面已经隐约听见警报声,数量还不少。

    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顿时就只剩下四个打手还有林风和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四个打手也明白现在没得选择,必须尽快处理干净离开这里。

    当下分出两人去把笼子里的女人弄出来干掉,而另外两人中的一个,从腰间拔出把匕首,往地上啐了一口,大步来到林风跟前,冷声说道:“兄弟,要你命的人是强少,你可别怪我啊!”

    说完,刀尖就照直了往林风胸口捅去。

    就在这时,早就蓄势待发的林风突然大喝了一声,只见他被手铐锁死的两只手竟然硬生生从铐子里扯了出来,身体下坠途中,一个爆锤砸在对方脑门上。

    哐!

    拿匕首的家伙鼻孔飙血栽倒在地,旁边那人脸色一变,急忙去拔手枪,林风箭步上前,一脚蹬在他胸口借力跃起,凌空转身又是一脚抽在他脸上,就听咔嚓一声,这人颈骨被他给硬生生踢断了。

    尸体重重摔在地上,走到铁笼旁边的两人这才听到动静转过身,一个直踢将其中一人蹬飞出去,哐当一声撞在铁笼上,林风转身又用手肘捣在另一人脸上。

    前后不到五秒钟,四个打手先后倒在地上,没死也只剩下一口气了,林风这才有时间将错位的指头掰回原位,咔咔两声,他也不禁打了个哆嗦,刚才用力过猛,差点没把自己这两根指头给弄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