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地下室
    刑大盯上徐少强的起因其实并不复杂,就在一个多星期前,某个大型企业的继承人在四海市考察期间忽然失踪了,警察接到他家里人报警,显得非常重视,毕竟对方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在四海市失踪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将会让其他投资者对四海市的投资环境产生顾虑,就连市长都听闻了这事,同时下了死命令必须尽快把人找到。

    这桩案子交到蒋大国手里,事后排查得知,这位富二代的失踪地点就在徐少强开设的赌场内,警方当即在蒋大国的带领下展开行动,可是徐少强不知从哪里收到了风声,等警察赶到却扑了个空,连受害者一根毛都没有找到。

    蒋大国并未就此死心,经过一断时间盯梢,发现了不少问题,包括唐孝军这个警察队伍里的害群之马在内,好些个手握职权的基层领导都在充当着徐少强保护伞的角色。

    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只是其中一个目的,还有就是要把人质从外号疯狗的徐少强手里营救出来,当蒋大国得知林风也被牵连进了这件事后,心头忽然冒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所以才有了之后的事。

    林风原本不怎么乐意去救那位什么家族的富二代,但是当他听到,这次蒋大国铁了心要把徐少强和唐副所长往死里收拾的时候,顿时又来了兴趣。

    做了一番简单的部署后,林风一个人跑去‘自投罗网’了,看着他的背影往正兴派出所方向走去,蒋大国拿起对讲机说道:“各单位注意,保持一定安全距离,千万别跟丢了。”

    “他一个人没问题吧?”坐在后排的杨凌望着车窗外,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大家毕竟一起经历过凶险,林风还三番两次救了她,要说她一点不担心林风的安危那绝对是自欺欺人。

    “放心,只要你不现身,他因该就不会有事,再说,他和徐少强那帮人,还不一定谁收拾谁。”蒋大国一脸笃定的说道。

    杨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这里有部摄像机,交给你了,你只要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就行。”

    ……

    林风走进了包子铺,叫了两屉小笼包美美的饱餐了一顿,搞的就像是要上刑场了一样,等他将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一辆接到‘群众’举报的警车也嘎吱一声停在了门口。

    “林风,跟我们走吧。”副所长唐孝军亲自带队前来抓人,为了应付这种特殊情况,他们三个全都带了枪,如果对方想试图反抗,这里说不得将要发生一场激烈的战斗。

    在三名警察的注视下,林风扯了张纸巾擦擦嘴,这才慢吞吞举高双手,一点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林风被塞进了后座,车门关上,警车顺着原路返回,但是当快要到达派出所时,司机却把车开进一条僻静的巷子里,早有四个男子在一辆suv前等待着了。

    两帮人将林风进行了交接,朝与警车方向相反的地方开去,等它消失在道路尽头,唐孝军才对两个心腹说:“走吧,我们也回所里去,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们去晚了一步,又让他给跑了。”

    “唐所,我们晓得,你就放心吧。”

    三人有说有笑回到派出所里,就出去一会儿的功夫,院子里却多了两辆轿车,警车只好从这两辆车的中间塞进去,唐孝军刚拉开门下车,旁边车上也下来几名男子,将他们堵在里边。

    就在唐孝军预感到不妙的时候,其中一人手里拿着证件往他眼前一晃,冷声说道:“你们三个现在被捕了,跟我们走吧。”

    ……

    一上到这四个陌生男子的车里,林风故意作出有些惊慌的样子:“你们带我去哪儿?”

    见没人搭理他,林风又朝坐在左手边的男子问道:“那些警察跟你们是一伙儿的吧?”

    他说话的声音能通过隐藏在身上的窃听器清晰传送出去,左手这名面相凶恶的男子忽然回头望着他,毫无征兆挥动拳头就在林风胸腹部连捣了两拳。

    林风的双手还被手铐锁在背后,只能被动的挨打,男子打完后,又攥着他衣领警告道:“少废话,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suv一路向着赌场方向行去,看来他们多半就是徐少强的人了,背后跟踪的车辆不时替换,始终保持着一断不容易引起怀疑的距离。

    当前面出现一条岔路时,suv却突然变道,朝另一个方向驶去,跟踪的警察忙把情况汇报给了蒋大国。

    对方显然不打算把林风带去赌场,难道他们现在是去关押人质的地方?

    蒋大国思索了一番,认为可能性很大。

    “大家注意,赌场附近的人员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其他人跟上!”

    沿着这条坑坑洼洼的小路越走越是荒凉,路上几乎看不到别的车辆,跟踪人员为了不被对方察觉,不得不减慢车速,等目标在视线中只剩下一个小点,才徐徐跟了过去。

    颠簸了半个小时左右,汽车总算停了下来,林风被推搡着下了车,眼前是一片已经废弃了的工地,矗立在周围的三层高小洋楼大多还没来得及封顶就荒废了下来,没有经过装饰的红色墙砖直接暴露在阳光下,看着无比简陋。

    四人押着林风在及膝高的野草中前行,这里几乎看不到有人来过的痕迹,倒是个杀人抛尸的绝佳场所。

    当他们走到最后一栋小楼前,两个蹲在门口吸烟的家伙顿时站起身,朝没有大门的屋里喊了一声:“强少,人来了。”

    “带他进来。”

    众人押着林风穿过空荡荡的大厅,走到墙角边才发现这里有个向下延伸的阶梯。

    被人从背后用力一推,林风跌跌撞撞下到了地下室,里面连扇透气的窗户都没,空气混浊不说,还带着股挥之不散的馊臭味。

    整间房里只有徐少强头顶挂着个暗黄的灯泡,在周围还站了十几个人,这些因该全是他的心腹人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