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耍流氓
    这地方就是一个通往郊区路线的公交车始发站,杨凌交钱带着林风上了汽车,大部分位置都被急着上班的人占据了,两人只在靠近车尾找到两个位置。

    或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杨凌一上车就把头埋的很低,活了二十几年,她才体会到做为一个通缉犯的感受,还要时刻担心被徐少强派来的杀手盯上,如果不是有林风一路陪伴保护,她可能早已都崩溃了。

    相比起来,林风这人却一点没有作为一个通缉犯的自觉,伸了个懒腰便大剌剌的靠在椅背上,昨夜一宿没睡,他现在有些打起瞌睡了,两眼一闭就打算趁坐车眯会儿。

    他这心是有多大?

    杨凌不禁用手肘碰了碰他胳膊,小声的提醒道:“都这时候了你能别睡吗,万一杀手就伪装成车上的乘客,我们怎么办?”

    哧……这时见乘客上来的差不多了,司机关闭气动门,发动了汽车,庞大的车身晃悠悠的朝着出城方向驶去。

    林风背靠着椅子,只转过脸看着她:“那你为什么刚才不坐出租,要选择公交车?”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杨凌一副很懂的样子解释道:“如果沿途遇上检查,出租车必须停下配合,但公交车就不一样了,因为警察也会认为逃犯不会往人多的地方去,所以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就连你都想不到,警察又怎么会想到呢?”

    林风什么也没说,只佩服的竖起了拇指,杨凌也觉得自己分析的挺有道理,脸上出现一些自得。

    似乎为了印证她这番话,公交车刚要驶出城区,车速渐渐放缓了下来。

    “嗯,堵车?”

    杨凌伸直脖子,只见前方几十米外的路边站着好些警察,甚至还有头带钢盔,脖子上挂着冲锋枪的武警战士。

    他们正十分仔细检查着每一辆过路的车辆,连后备箱都要全部打开查看一遍,杨凌见状不由一愣,心想这十有**就是冲着他们俩来的,刚才那点小自得瞬间被惊慌取代了。

    “怎么办,今早又死了这么多人,被抓到我们就死定了!”在潜意识的灌输下,杨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逃犯,一见警察出现,顿时就发慌起来:“要不我们现在就下车?”

    说完她忙站起身,正要叫司机开门,林风却一把将她扯回座位上,瞪着眼训道:“这时候下车找死啊。”

    “那怎么办?”眼看公交车一点点向临检处挪动,杨凌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林风很是无奈的两手一摊:“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希望你刚才分析的没错,警察不会到公交车上来检查。”

    “可……”

    杨凌反而有些吃不准了,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前面,四五辆车前面,还有另一辆公交在排队等待,只见一名警察上了车后,就站在原处很随意的扫了几眼乘客,接着便对公交司机挥挥手,示意可以走了。

    排气管里喷出一股浓烟,杨凌目送着那辆公交车驶远,她多么希望自己和林风是在那辆车上,不过总的看起来,警察对客车检查的也不是那么严格,还有机可乘!

    没两分钟,就轮到他们这辆公交车了,可这次一共走上来两名警察,其中一个还是武警,黑亮的冲锋枪闪耀着令人窒息的光泽。

    车上的座位已经坐满,不少人只能抓着吊环站在过道中,这两警察却比刚才那人仔细太多,丝毫不嫌麻烦,一路挨个检查过来,一个都没放过的意思。

    眼看他们就走到了车身中段,最多不到半分钟就会来到这里,杨凌已经紧张的攥紧了拳头,胸脯快速起伏,而旁边的林风也有些紧张起来,眼神就跟做贼似得往左右两边看着,这关头自然不能束手就擒,他在琢磨一会儿被识破身份,该带着杨凌从什么方向逃走,至于这两名警察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林风。”杨凌压低了声音喊道,见林风收回视线望了过来,她咬着嘴唇像是做下了极大的决心,低声道:“别愣着,快亲我。”

    “啊?”

    林风一愣,瞬间明白这妞的想法,多半是看多了狗血电视剧,居然想到用这招来蒙蔽警察,可是真有这么容易吗?

    男女在挤满人的车厢里忘情激吻,光是想着就足够吸引眼球的了,这种傻事也就只有像她这种整日爱幻想的女人才能想得出来。

    林风傻傻的看着她,迟疑没动,眼看警察离这里越来越近,心急如火的杨凌来不及解释,竟然做出了她有生以来最大胆的一件事,主动转过身,跨坐上林风的大腿,搂着他的脑袋便把红唇凑了上去。。

    “别乱看,快亲我。”趁着接吻的间隙,她还不忘对睁大眼的林风提醒道。

    好吧!

    林风任命似得收回了视线,一把搂住对方的腰肢,略显粗犷的回应起来。

    呜……林风这一回应,杨凌的琼鼻中顿时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像是在抗议,俏脸上浮现出不太自然的红色。

    说来也怪,两人在座位上亲的吧唧作响,就连巡检的警察似乎也被这对小年青奔放的热吻所震摄,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这样真的能行?直到车门关闭,林风还有些不敢置信,这位警察大哥是不是也太草率了一点,就这么轻易的放走了通缉犯?

    “呜奥……”

    嘴唇还碰触在一起的杨凌发出阵怪异的鼻音,林风蓦地感觉下嘴皮一痛,条件反射把头往后一昂。

    嘴都咬出血了,林风瞪着她:“你咬我干嘛,不是你让亲的吗?”

    呼呼……脸色通红的杨凌喘着大气,胡乱擦抹着嘴角的水迹,一脸羞愤的说:“我只是让你假装亲我,没让你把……把那东西伸进来……”

    一想到刚才那条狡猾的舌头撬开她贝齿,在里面搅风搅雨,杨凌简直羞愤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虽然这是她的主意,可怎么也没想过林风竟会如此霸道,还用舌头强行撬开牙齿,来了个火辣的法式湿吻,这可是她的初吻,还有身体……都这么莫名其妙被一个仅认识一天的男人全占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