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助人为乐
    “咻……”

    正当众人准备放火点燃汽车的瞬间,背后忽然响起一声十分尖利的哨子声。

    刚才大家都忙着把这里伪造成车祸现场,谁也没留意到有人出现在背后,陡然听见这突兀响起的口哨声,众人身体一震,缓缓过去身去。

    只见十几米外,林风跨坐在踏板摩托上,单手握着车把手,一只脚踩在地面,踏板车车身还在微微的颤动着。

    其实从派出所里出来后,他就猜到徐少强跟老唐,必然不会放过这个知道得太多的女记者杨凌,所以他才会临时调头回去,只是没料到对方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在公路上就动手了,还好听到枪响,他才循着声赶了过来,正好撞见他们想要引燃汽车的一幕。

    大晚上突然冒出个人,不管他只是路过还是跟车里这个女人一伙儿的,既然什么都看见了,自然不能就这么放他离开。

    穿白褂那男子与拿枪的人对视一眼,两人瞬间就搭成默契。

    “干掉他!”

    白褂男话一出口,枪手立马抬起五连发,林风却早有准备,先一步掷飞捏在右手里的军刀。

    噗!

    锐利的军刀眨眼就没入了枪手的胸膛,惨叫陡然响起,林风已经单手拧动油门,踏板车怒吼一声,连人带车冲了出来。

    “老四!”

    白褂男瞟了眼捂着伤口栽倒在地的枪手,又抬眼看向目标,就这么眨眼的功夫林风已经冲到近前,只见他身体突然往侧面一纵,离开了座驾,踏板车仍然趋势不减,一头撞向白褂男。

    咚!

    白褂男倒飞出去翻滚了几圈,那辆火红色踏板车也侧倒在路面,两个轱辘还在犹自转动着。

    仅是瞬间就被解决了两人,剩下的三个一言不发,轮起刀斧就朝出现在身面前的林风劈砍过去,只是,当林风站起身的时候,他们轮到一半的刀斧却僵在了半空,就在刚才一晃眼的时候,那把五连发已经落在了他的手里。

    膛!

    女记者还在车里生死未卜,林风可没跟他们客气的意思,利索的扣下扳机,拿着斧头冲在最前面那家伙首当其冲,眼前就觉一片火光乍现,数百粒铁砂争先恐后没入了胸口,炸出一团血雾的同时,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人冲的向后跌飞出去。

    “卧槽,快跑!”

    剩下两人瞬间反应过来,扭头就跑,林风又在背后放了一枪,扇形覆盖的铁砂射中其中一人大腿,那人哀嚎着踉跄几步扑倒在地,剩下一个顾不上受伤的同伴,就跟受惊的兔子似得,眨眼就冲出几十米远。

    见对方瞬间就逃的快没影了,林风这才随手将打光子弹的猎枪扔在路边,走到被浇湿了的宝马车前,汽油那浓郁的味道扑鼻而来,刚才真是好险,如果对方先一步选择把汽油引燃,那困在车里的女记者将必死无疑。

    “喂,你没事吧?”

    侧躺在车里的杨凌只发出一阵无意识的嘤咛。

    林风见状抓住有些变型的车门,猛一用力,竟然将整个车门都卸了下来。

    将女记者从驾驶室弄出来,她身上这件外套已经被汽油浸透,只要遇到点火星瞬间就会被引燃,林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三两把剥掉她身上的外套仍在一边,也许是动作过大,刚刚安静下来的女记者又发出一声痛哼。

    她里面的衣服也沾上不少的汽油,林风只好脱下自己的衬衫,先将她裹起来,这才抱着来到踏板车前,远处突然传来凄厉的警笛声。

    林风就这么搂着女记者跨上了摩托,看了眼怀中昏迷不醒的女人,心中不由感叹,这日子一天天过的也太惊心动魄了一点,等陈晨回来,指不定又要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可这又怨得了谁,难道自己能见死不救么?

    在警车赶到这里以前,林风发动摩托朝远处驶去。

    回到租房子的地方,玉姐今晚的生意似乎不错,其他人都在忙着工作,就她一个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边看电视。

    对于她们这种彻夜不休整晚辛勤工作的女人,林风还是相当佩服的,抱着女记者走进门店,玉姐就捏起了鼻子,有些埋怨的说道:“你小子大晚上从哪儿拣到个女人回来?这都什么味?我怎么闻着像是汽油?”

    “没有,她就喝多吐了点在身上,玉姐麻烦你帮我找身女人的换洗衣服,回头再给你钱哈。”

    林风说完就匆匆上了楼。

    打开灯进了房间,他先把杨凌放在床上,又拿起墙角的热水壶倒了大半盆子的热水,找来一张毛巾放在盆子里。

    刚把这些东西准备好,玉姐推开门就自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套睡衣:“喏……这件姐还没穿过,便宜你了。”

    林风接过正要道谢,却发现除了睡衣外,玉姐还十分周到的塞了两个没牌子的套套,她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玉姐,能不能还麻烦你个事?”林风陪着笑指了指装着热水和毛巾的盆子:“用热水帮她擦擦身上。”

    谁知玉姐却回了个鄙夷的白眼:“想的美,老娘只伺候男人,女人不伺候,你自己慢慢玩吧。”

    说完就关上门大剌剌的走了。

    林风拿着这套有些透明的睡衣来到床前,伸手拍了拍这女人的脸蛋,谁知一摸就是一手的油,要不处理只怕这张脸都得毁了。

    他自认不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不过遇到像助人为乐这种事也就只好勉为其难了。

    杨凌就这么在浑浑噩噩的情况下被拔了个精光,温热的毛巾一遍遍擦拭着身体,直到嗅不出什么怪味,林风才拿自己的毯子给她盖上。

    天快亮了的时候,杨凌那双纤细眉毛弹动了几下,忽的张开了眼。

    眼前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汽油味道。

    汽油……她顿时回忆起昏迷前的那一幕,身体条件反射般从床上坐起,但是动作稍一过大,手臂瞬间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她不禁闷哼了声,重新瘫回床上。

    “醒了?”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床对面传出,杨凌还有些浑噩的脑子一时想不起来,正当她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头上的灯光突然亮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