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杀人灭口
    杨凌的车是辆浅灰色宝马x5,就停在离赌场两个路口的地方。

    回到车上,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杨凌锁紧门窗,弯下腰去脱掉一只鞋子,从里面摸出一张小小的储存卡来。

    这卡正是装在摄像机里的那张,当副所长当场要走她的摄像机时,她就多长了个心眼,不动声色取出了储存卡,现在看来当时的做法相当明智,不然证据一旦被销毁,徐少强跟副所长那些人又可以继续逍遥法外,为虎作伥。

    现在就让他们等着上新闻吧!

    杨凌露出个略显自得的笑容,随手把卡朝挎包里一塞,发动汽车往外面驶去。

    现在是深更半夜,这里又属于城郊路段,很少能见到路过的车辆,前方那排路灯像是接触不良,一闪一闪有点像恐怖片中的场景,为了尽快离开这里,杨凌不知不觉间就把车开到了八十码,汽车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飞驰,过了前面那个路口,就能上到笔直宽敞的进城公路,这时,她却突然看见一辆面包车毫不征兆从前面的巷子口里蹿了出来。

    吱……

    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即使杨凌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四个车轮锁死的宝马还是向前滑行出一断距离,车头正正撞在面包车尾部,直接把这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尾灯给撞碎了一个。

    惊甫未定的杨凌将手放在胸口,只感觉心脏都在剧烈的跳动着,刚才那一刹如果她反应稍慢一点,说不得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了。

    没等她出去查看情况,就见前面的面包车副驾室门当先打开,跳下一个上身穿着白褂子,下面西裤配布鞋的男子,对方来到车尾看了眼碎了的车灯,然后又把视线投向宝马车里的杨凌。

    “喂,你是怎么开车的,想撞死人吗?”这人走上前砰砰砰的敲打车窗,举手投足十分的粗鲁。

    这起车祸明显就是前面面包车驾驶员的责任,对方现在却倒打一耙,先把她给怪上了。

    那辆外观破破烂烂的面包车恐怕连年检都过不了,没有玻璃的车窗居然就用一张硬纸板挡着,杨凌首先想到了碰瓷,以前没少接到过像这样的爆料,今天不知是不是走了霉运,却让她给遇上了。

    为了尽快离开,她也不想跟外面这满脸横肉的家伙去争辩谁对谁错,于是从挎包里掏出两张一百的钞票,又把车窗打开一道缝隙将钱塞了出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是要饭的啊?把门打开,我就跟你讲讲理……”

    矮壮男子却没有拿钱的意思,居然擅自抓着车把手试图想把车门拉开,他的做法顿时引起了杨凌的警觉,一边检查着四周车门有没有锁死,一边隔着扇窗户警告道:“你想干嘛,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报就报呗,最好让警察来评评理,给老子把门打开,听见了没有!”

    这时,面包车车厢的门也被拉开了,几个男子鱼贯着蹿了出来,当先一人手里竟然提着把锯短了枪管的五连发,而其他人手里也拿着刀片斧子,一看就是别有目的。

    “别他妈废话了,把门砸开!”

    提枪那人破口骂了一句,当先举起五连发瞄准了驾驶座位前面的挡风玻璃,指头一勾,就听‘膛’的一声,一串火星从锯断了的枪管中喷涌而出。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杨凌完全是下意识趴低了身体,密密麻麻的铁砂将挡风玻璃打的千疮百孔,这人举着枪凑近几步,作势又要扣下扳机,却被旁边那人一挡,低声骂道:“你疯了啊,不是交代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长点脑子行么?”

    对方悻悻的放下了枪,这人才举起那把消防斧猛地一下砸在已经千疮百孔的挡风玻璃上。

    哗啦!

    玻璃瞬间被砸出个大窟窿,露出杨凌惊慌失措的脸。

    “这婊子不出来就给我把车砸了!”

    怎么办!怎么办!

    他们一定是徐少强派来的人,肯定是想杀人灭口!

    这个可怕的想法一旦出现在脑海,杨凌吓的娇躯一阵乱颤,眼泪都快飙出来了,那几个人围在车子四周,轮起手里的武器对着车窗猛砸一气,再不跑就只有死路一条。

    幸好刚才的车祸没把发动机撞坏,杨凌大声惊叫着,一面飞快挂上倒挡,看也不看就猛地踩下了油门。

    轰……

    伤痕累累的座驾发出一声振奋人心的咆哮,倒退着快速往后蹿去,拿着武器的几个人像是没料到这女人反应如此及时,愣了愣才响起迈步追了上来。

    快点!再快一点!

    指节因为抓着方向盘太过用力已经发白,眼看对方拼命似得追了上来,泪水都在杨凌眼眶里打着转,孤身一个女孩大半夜遇到这种情况,能做到像她这样已经十分的不错了。

    但老天并没因为她的努力而有丝毫的怜惜,就见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那人再次举起了枪,而这次瞄准的却是车轮子。

    砰!

    男子站在十米开外果断扣动了扳机,被作为目标的车轮四周路面擦出一串的火星,顿时杨凌只感觉车体一歪,汽车突然变更方向斜着蹿去,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听轰隆一声,车尾好死不死撞在了路边一根电线杆子上。

    尽管安全气囊及时弹开,杨凌还是被这一下撞的七晕八素,两耳翁翁直响,一阵阵的晕眩袭向大脑。

    几个人气喘吁吁跑到车前,掰了几下,车门死死卡住了无法打开,就听一人低声骂了句什么,然后对同伴嚷道:“把车里的汽油拿来……”

    过了一会儿,冰凉的带着一股刺鼻气味的液体泼洒在车身上,歹徒为了一劳永逸解决问题,还从破碎的车窗往斜躺在里头的杨凌身上浇了几下。

    冰冷的液体刺激着皮肤,杨凌总算恢复了一丝清醒,她意识到,这次怕是死定了,对方摆明是要纵火将她活活烧死在车里。

    “不要……”

    没人听到她的轻声哀求,即便听见也不可能罢手就是了,等一捅油全都洒完后,他们退开几步,拿着空油桶那人在口袋摸索一番,总算从裤兜里掏出个打火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