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又是阴谋
    没过多久,林风又沿着原路返回到那间用来拘押他们的屋子,见他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一众人忙不迭好奇的围了上来。

    “老大,你刚才去哪儿了?”魏阳急切的问道。

    林风像是察觉到了杨凌那充满好奇的眼神,忽然扭头对她笑了笑,露出一嘴整齐的白牙,这才说道:“我去揍了那个强少一顿,算是先帮小白收回点利息吧。”

    在警察局里打人?

    不了解林风的人肯定以为他在吹牛,但魏阳他们却表现出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顿时勾的杨凌更加好奇,忍不住追问道:“你在什么地方找到他的?”

    “厕所……”

    林风刚说出这两个字,外面便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很快大家听清,这正是徐少强的声音。

    顶着一头湿漉漉头发还不断散发着臊臭味的徐少强冲到拘押室门口,仿佛泼妇骂街一样,扯开喉咙大声嚎叫道:“我知道是你们干的!我发誓,我一定会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他像是彻底失去了理智,一边狂骂,一边抬脚往厚重的铁门上狂踢了两脚,最后还是在旁人劝说下,才把他给弄走。

    “你到底在厕所对他做了什么?能把他气成这样?”等脚步声走远,杨凌才心惊胆颤的问道。

    林风耸耸肩膀,很随意的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在厕所里顺便帮他洗了个头。”

    噗!

    魏阳一听瞬间就明白过来,突然笑出了声,而杨凌恐怕也是猜到了什么,手抚脖颈忍不住干呕的一声,看向林风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怪异的色彩。

    没等她有时间彻底琢磨透眼前这个男人,门口的钥匙孔传来一阵转动,铁门被推开到一半,大家都还以为是找麻烦的来了,却见刚才送他们进来的那名民警对杨凌说道:“杨凌小姐,我们副所请你过去一趟。”

    魏阳不断朝她眨眼,暗示不要答应。

    杨凌却表现的十分理智,她仍旧坚信用自己的智慧来分辨善恶,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点头答应下来。

    铁门再一次关闭,只有魏阳悻悻的骂了句:“笨女人!”

    ……

    “杨小姐请坐。”

    老唐警装笔挺坐在办公桌后面,面带歉意的说道:“我刚刚遇到些急事处理,所以不好意思,怠慢了你。”

    杨凌姿态优雅手捂着裙摆坐在椅子上,这才看向对方:“副所长,笔录之前我们都做过了,我想关于这件事的对错您心里因该有谱,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放我们离开?”

    不等对方说话,她又立马补充道:“根据治安法规定,就算要拘留,至少也该让我们给家里打个电话,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把我们锁在屋子里,过了一两个小时都不闻不问。”

    杨凌不愧是记者,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下,又恢复灵牙利齿,咄咄逼人的气势。

    “杨小姐,我想你误会了,刚才确实是我们工作不到位,怠慢了你们,还请不要介意。”老唐露出歉意的笑容,心里的小九九却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杨凌闻言半信半疑。

    “当然,笔录已经做好了,你们随时可以从这里出去,不过,有件事还需要你配合我们工作……”他忽然话锋一转,将那部摆在案桌前的微信摄像机拿在手里:“为了方便我们收集徐少强的犯罪证据,还得麻烦你把这部摄像机里的储存卡交给我们暂为包管。”

    “储存卡?”杨凌秀气的眉头一皱,满是不解的说:“卡不是一直就在摄像机里?”

    老唐摊开双手,表示没有,之前他就反反复复检查过几次,十分确定摄像机里的储存卡已经被取走了,这可是关系到他和徐少强命运的东西,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在录像散布出去前,把卡拿回来。

    “这不可能,我可以肯定交给你们时,卡就在摄像机里面,一直没有动过。”

    杨凌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老唐仔细凝视了她几眼,对方脸上表现的一片坦然,看不出任何端倪,现在就连他都开始半信半疑起来。

    沉默了片刻,他才站起身说:“既然这样,那我让人再去找找,杨小姐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不过你作为这案子的重要证人,希望能随时跟我们保持联络。”

    “好的,没问题。”

    得到应允,杨凌起身往门外走去,走廊外面,林风四人也被放了出来,事情顺利的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都还以为今晚要在拘留所里过夜了。

    出了派出所大门,杨凌主动对众人招呼道:“我要先去取车,要不你们先等会,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还是不麻烦你了,我们自己打车就走行了。”林风边往前走边背对她摆摆手,很快就走远了。

    看着远处灯光下拉长的身影,杨凌不由郁闷的撅了撅嘴,她本来还想找林风要个联系号码,这家伙却一点都不懂风情,溜得比谁都快,似乎连多看她一眼的兴致都没。

    自己有那么丑吗?

    一向被男同事们呵护备至的杨凌有种深受打击的感觉,原地纠结了几秒,她才往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四人沿着街边一路往前走着,被挽扶着的赵小白忽然想起了张佳这事,有些担忧的问道:“老大,你说那个徐少强会不会就这么算了,佳姐她男朋友还欠他们十万高利贷,这些人回头不会又来找佳姐的麻烦吧?”

    “别提马亮那个混蛋,我算是看透了他,回去我就搬走,以后再也不会跟这个人渣有半点联系。”张佳一想到被男友背叛,就忍不住激动的骂道,但是她眼眸中偶尔流露出的忧伤,却瞒不过时刻留意着的赵小白。

    “佳姐,你要想哭的话就哭吧,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用。”赵小白情意绵绵的说,旁边的魏阳听了直起鸡皮疙瘩,心想这木头啥时候也开窍了,懂得用这些花言巧语来哄女人。

    “你们三个坐车先走,我忘了我的踏板车还停在赌场外头,去晚了估计要被他们拆了。”林风忽然挥挥手,扭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不是吧老大,你该不会用这借口找那个美女记者去了吧?带上我……”魏阳话没说完,只见林风的背影快速消失在街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