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来去自如
    魏阳说的这种假设理论上可能性不大,但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又说的准呢?

    被这乌鸦嘴一说,加上现在的处境,确实很容易让人往不好的方向联想,就连坐在旁边的女记者也露出思索的神色,刚才还不怎么警觉,但现在一回想起来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罪魁祸首该是赌场老板徐少强才对,可这个副所长明显是想偏袒徐少强,反而把他们这些受害者全给关起来了,或许说不定赌场也有他的一份。

    “美女,你是个记者?”

    魏阳一刻也闲不下来似得,刚才还要死不活,就在杨凌皱眉思索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又觍着脸凑了过来。

    杨凌闹不明白都这时候了他跑来搭讪想要干嘛,相比起来,她倒是对林风有兴趣的多,以她的专业眼光来看,这个男人身上绝对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曾经有人说过,当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心的时候,就是沦陷的开始。

    杨凌对这说法呲之以鼻,林风举手投足虽然都很有男人味,但绝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她喜欢那种温尔雅、学富五车的男子,而林风显然跟这标准一点都不沾边。

    我这都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杨凌回过神,俏脸有些泛红,耳边听到哐的一声,抬头就看见林风已经把双手上的铐子扔在了桌上。

    “我去……老大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也顺手帮我把手铐弄掉吧。”

    见美女记者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魏阳也不再继续纠缠,张大着嘴来到桌前,满是崇拜的说道。

    屋里其他几人也把目光投向林风,一个个都充满了好奇。

    “这很简单,只要你用力把自己的拇指弄脱臼就行了。”

    林风若无其事的说道,当着众人的面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夹住右手大拇指,稍用力一掰,众人就听见咔嚓一声,脱臼的右手拇指就能活动自如了,他又如法炮制将左手拇指掰回原位,仿佛感觉不到痛似得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把大家看的头皮发麻。

    “要不要我帮你把手铐弄掉?”林风微笑着对凑到跟前来的魏阳说道。

    这种方式简直就是自虐,魏阳自认受不了这个苦,忙甩甩头表示拒绝。

    “那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情况。”

    “门从外面锁了,你怎么出去?”杨凌疑惑的问道。

    林风不答,脚踩在桌子上,双手往吊顶上一推,就把一格石膏板给弄开了,大小刚好合适他这种体格进入。

    悄无声息钻入布满灰尘和蜘蛛网的天花板上,按照之前来时的记忆,他就像只壁虎一样,快速朝着所长办公室方向移动。

    没用两分钟就到了地方,能清晰听到从下头传来的对话声。

    林风轻手轻脚的将身前的石膏板弄开条缝隙,只见这里的副所长正和徐少强相对而坐,一名警察特意站在门边,像是在为他俩望风。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这篓子是你捅出来的,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两人之间的意见似乎出现了分歧,副所长说话的时候几乎是用吼出来的,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这问题,忙压低了声音说:“你看看你做的这叫什么事,逼良为娼,非法拘禁,最重要的是还把一个省台记者打成重伤,人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抢救,你说,现在怎么解决吧?”

    “老唐,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吧,什么叫我一个人的事,每月你们收我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啊?”徐少强弹了弹指间的烟灰,斜睨着对方漫不经心的说:“如果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威胁我?”老唐忽的一下站起身,踱着步子走到他跟前,满是气愤的说道:“你开赌场就开赌场,谁让你惹事生非,现在惹出这么大个麻烦,我能有什么法子?!难道你让我把他们在这里关一辈子不成?”

    “那倒不如,等下你把我安排的人送进去就行了,我保证他们几个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徐少强还是那幅什么都不当成回事的样子。

    疯狗果然是疯狗,老唐现在无比后悔起跟这种人合作,继续这样下去,迟早要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不过退伙什么的以后可以再说,现在最重要还是把眼前这道难关解决了才行。

    打定主意,他耐着性子说道:“你别发疯了,在这里弄出人命,你是嫌我们死的还不够快是么?其实别的四个人都还好办,最麻烦的还是那个女记者,她如果出去将今晚的所见所闻在新闻上一报道,恐怕等不到第二天就该有人找我去谈话了。”

    “行吧,按你的意思办,那个记者就交给我的人来解决。”徐少强说完站起身,晃晃悠悠往门口走去。

    老唐见他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禁眉头一蹙,在后面问道:“我还没说完,你现在要到哪去?”

    “放水。”

    徐少强往地上吐了口浓痰,这才大剌剌的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这大半夜除了几个值班人员,其他人早都回家睡觉了,空荡荡的走廊看不到一个人影。

    徐少强一脚踢开虚掩的木门,一边拉开拉链一边走到尿槽前,只听他撇了撇嘴无比嫌弃的嘀咕道:“真特么臭……”

    几秒后,一道深黄水柱从他两腿间溅落的到处都是,这泡尿憋的够久,他一脸舒爽的吹起了口哨,浑没发觉,一个人影从背后天花板跳了下来。

    “谁?!”

    背后传来的响动终于引起了徐少强的警觉,他猛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硕大的拳头带着风声在他眼前急速放大。

    咣!

    老唐指缝中的第二根烟已经燃到了尽头,可去上厕所的徐少强却一直都没回来,老唐来回走了几步,有些心神不灵对那名站在门前的部下说道:“你去厕所看看他怎么回事?”

    这人点了点头,快步往厕所方向走去,来到门口唤了两声,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

    这就奇怪了,刚才明明看见徐少强进了这里,他不由推开门往里走了几步,豁然看见徐少强正趴在地上,那张脸正好卡在满是污垢的尿槽池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