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抢枪救人
    血水染红了地板,从打手嘴里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发起狂来的藏獒简直是六亲不认,即便徐少强也变了脸色,嘴里不断吹响口哨却没有一点作用。

    “快救人特么的!”

    徐少强只能朝身边的人破口大骂道。

    看到陷入了疯狂中的藏獒,连徐少强这主子都不敢上前阻拦,其他人又哪里有这胆量,一个个退后都来不及,唯恐被这畜生凶暴的眼神盯上,成为它嘴里下一个目标。

    藏獒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惨叫愈发凄凉,眼看就要闹出人命,四名派出所警察接到这里有人打来的电话,急匆匆赶来。

    “你们……”

    佩戴一杠两花警衔的派出所副所长忽然闭上了嘴,刚进来以为发生了群殴事件,正要叫徐少强这个疯子住手,别在这里弄出人命,哪知道却看见一条足有牛犊体积大小的恶犬正在撕咬着一个人,眼看那人都快奄奄一息了,周围的人却根本不敢上前帮忙。

    有这么多目击者在场,在自己辖区闹出人命这事情就变大条了,想盖都盖不住,消息一旦传出,到时上头再派人一查,纸包不住火,大家都可能玩完。

    副所长脸色一变,当即拔出枪套里的54式,推开挡在前面的人,从背后瞄准了体积庞大的藏獒。

    砰!

    一声枪响突兀响起,众人都被吓了一跳,子弹瞬间没入了藏獒的背部,副所长吁了口气,还在庆幸自己的枪法没有退步,却见藏獒松开了那人的大腿,扭过头,一双凶狠的眸子却陡然瞄上了他。

    藏獒皮糙肉厚,挨了一发子弹却像点事都没有,被它凶狠的眼神一瞄,所长顿时只觉得背后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脚下不由往后倒退,想要闪躲。

    但智商低下的藏獒已经发动了起来,四蹄迈动,忽然纵身跃起,血盆大口咬向目标的脖颈,一只有力的大手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推开了反应不过来的警察,并一把夺过了他握在手里的枪。

    是林风!

    众目睽睽的注视下,林风抢了警枪,单手举起,这时藏獒那张大嘴已经出现在眼前,甚至都能看清嘴里那条猩红色的舌头。

    砰砰砰砰砰……

    在一阵惊呼声中,林风果断快速的扣动了扳机,直到枪套传来空响,他才停下了动作。

    庞然大物咚的一声从半空摔在地上,只是挣扎了几下变停止了动弹,暗红的血液很快渗透出来,将那一片地板都染成了红色。

    林风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放下还冒着热气的手枪转手交给身边坐在地上的那名警察,不远处的杨凌将这一切都用手里的摄像机重视记录了下来,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她难以理解,坐倒在地上的警察非但没有感谢的意思,反而将男子双手拧到背后,用手铐拷了起来,还有他那三个同伴,也要被一并带走。

    “等一下。”杨凌拿着摄像机上前,对这位警衔最高的警察说道:“警官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他们是来救人的,是徐少强唆使手下打人,还逼迫那个女孩在这里卖身还钱,这都是我亲眼所见,我可以为他们作证!”

    双手被反铐在身边的林风不由诧异的看了眼这个气质绝佳的美女,搞不明白她是从哪里冒出来,还愿意出来帮忙作证。

    听了她的话,副所长眉头一皱,没急着让手下抓人,而是疑惑的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的?”

    “我是记者,这是我的证件,还有,我有名受伤的同伴也被这里的人给绑架了,请你们一定要救他!”

    “省台的记者?”副所长接过她递来的证件瞄了两眼,粗重的眉头反而更加皱紧,当他重新抬头看向杨凌时,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平和:“那你也跟我们先去所里一趟吧。”

    “没问题。”

    在杨凌的思维里,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个市民应尽的义务,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她和林风一群人先被警察带走,让狗咬伤的伤员也被抬去送医了。

    副所长和另一名同事留在原地,瞪了眼正蹲在死狗面前的徐少强,责怪道:“你在搞什么鬼,怎么连省台的记者都搀和进来了?”

    “我特么哪里知道得罪了谁,记者三天两头往这里跑,妈的,让老子找出是谁在背后捣鬼,非杀了他全家不可。”徐少强满是肉痛的盯着已经死硬了的藏獒,犹自叨咕着:“一百万,我的一百万就这么没了。”

    看他这幅癫狂的样子,副所长也懒得在这人多眼杂的地方废话,一摆手:“算了,你也跟我回所里去,还有那个被你打了的男记者现在关在哪里?还不快让人把他放出来。”

    等男记者满身狗屎狗尿的从铁笼子里拖出来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一口气在了,副所长急忙安排把人送医急救,心中却逐渐开始后悔,当初若不是自己起了贪念被这疯子拿住把柄,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泥足深陷了。

    ……

    到了派出所,民警将他们关在一个房间里便转身出去了,之后便再也没人来管过他们的死活,甚至连口水都没得喝。

    除了杨凌和张佳这两个女生,其他三人全被手铐拷着,即便赵小白也没能幸免,还好他身上基本都是一些皮外伤,看着挺惨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等缓过劲就好多了。

    张佳心中有愧,为了让他舒服一点,硬是把他那颗肿成猪头一样的脑袋放在了自己大腿上。

    这下赵小白无法继续淡定下去了,他这辈子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顿时就感觉鼻尖一热,刚止住没多久的鼻血又再次涌了出来。

    “警察开门,我朋友旧伤复发了!”魏阳趴在门后干吼了几嗓子,却一点回应都得不到。

    “这下完蛋了,这里的人明显就是跟赌场是一伙儿的,他们不会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这里把咱们几个弄死吧?”魏阳背着手铐退回到众人面前说道。

    见他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就连林风也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