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疯狗强少
    在这个人口上百万的城市中,隐藏着大小数十家赌场,这个法律所不允许的行当,在高额的利润回报面前,仍旧让贪婪的人们趋之若鹜。

    有些以茶馆棋牌室的名头隐藏在大街小巷中,而有些则干脆开在了人烟较为稀少的城郊。

    能开设赌场的人,在社会上都是有一定地位能量的人,除了关键时候能镇得住场面,还要跟当地执法部门保持良好关系,只有这样才能长久的经营下去。

    赌场当然也有大小之分,规模越大,利润也就越是可观,要承担的风险同样也就更大。

    城西就有这么一家挂着宾馆的招牌,实则是赌场的地方,规模在整个江海市算得上数一数二,一到晚上这里便热闹非凡,前来参赌的人员络绎不绝,人声鼎沸,甚至好多外地老板也慕名而来。

    为了保证赌客的安全,赌场豢养着数十名膀大腰圆的安保人员,他们和外面那些普通保安不同,凶恶的面相一看就非善类,如果老老实实在这里玩牌他们自然不会来找你的麻烦,如果想在这里闹事或者出千,那他们就会迅速行动起来,把人强行架进小屋子里一通暴打。

    如果对方没造成大的影响,就直接拖出后门扔出去了事,如果问题严重,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要想让赌场良好的经营下去,自然也需要雄厚的运作资本,在这里输光了钱还可以随时赊账,少则一万两万多则十万百万,根据对方的身份不同能赊欠赌场的数额也就不同,当然,利息也是非常恐怖的,哪怕借了钱当晚就还,也要在原来的数额再上浮百分之二十,即便这样,仍然吓不退那些输红了眼的赌徒们。

    开设这家赌场的人名叫徐少强,外号强少,但道上的人都喜欢在背后称呼他为疯狗。

    今晚徐少强哪儿也没去,坐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忙着接待两个特殊的‘客人’。

    一条吐着大红舌头,颈间鬃毛竖立,体壮如牛犊的藏獒趴伏在他脚下,疯狗一手在桌子下抓弄它的鬃毛,一手拿着个记者证在眼前打量,许久没有吭声,而坐在办公桌对面那一男一女则满脸的忐忑不安。

    他们是从省里来的记者,接到线索这里有人违法开设赌场并且跟一起严重伤人事故有关,在女记者杨凌的主张下,两人便乔装成一对情侣带着微型摄像机进行暗访,谁知刚进来没多久,就让安保人员瞧出了端倪,强行被带到了这间办公室里。

    疯狗也不是全凭冲动做事,如果真没脑子,这场子也不会平平顺顺经营到现在。

    他记得好像是两个月以前,也有这么一个记者胆大包天,伪装成赌客在这里偷拍,结果被抓到后,那人死不松口,嚷嚷着要把这里一切曝光出去,徐少强最烦就是这种不识好歹的家伙,把对方暴打一顿不说,还将他跟这只藏獒关在同一个笼子里。

    第二天的时候,再去见这个记者,对方却像精神失常了一样,在笼子里哭着喊着求饶,之前表现出来的骨气早都消失不见了。

    没想到才过去没多久,这里又出现了前来暗访的记者,这只能说明,自己这个场子很可能被有心人惦记上了。

    堵不如疏,徐少强也懂这个道理,何况对方是省里来的记者,就算自己的关系网也干涉不到省台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打算撕破脸皮。

    “这是我私人的地方,你们一声不响跑来做什么暗访怕是不对吧?”

    徐少强把记者证抛回到桌上,又拿起那部微型摄像机把玩起来,镜头正对着女记者的脸庞,仔细一看,这女的还长的挺美,特别是那端庄优雅的气质,跟这里的三陪小姐完全不同,徐少强就喜欢征服这种有挑战性的女人。

    “我们是记者,有权利对任何地方进行采访,你现在是非法拘禁,请你马上把东西还给我们!”男记者一脸正气的说道。

    徐少强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由始至终都把摄像机镜头对准了杨凌的那张俏脸,等对方感觉到变得不自在起来,他才坐起身拉开面前抽屉,拿出几叠捆扎好的华夏币,数也没数往桌面上一抛。

    “这些钱你们收下,就当是我的见面礼好了,怎样?”徐少强对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男记者却像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一见对方试图收买他们,腰板也挺直了几分,犹自嚷嚷道:“我们不能拿这钱,还请你把证件还给我们!”

    “可以。”

    徐少强一口答应下来,反而让对面两人有些不太适宜,就见他起身走到桌子的另一面,低下头面对面注视这着杨凌,邪笑着说:“先把钱收下,我就把东西还给你们。”

    杨凌一脸不自在的把头转到旁边,男记者顽固的强调道:“我已经说了,这是你的钱我们不会要……”

    话没说完,徐少强突然转过头望向他,刹那已经变得择人而噬的眼神让人头皮发麻,疯狗的名头自然不是白叫的,徐少强心情好的时候会好一些,一旦生气,后果将非常严重。

    只见他回身一把抓起摆在桌上那个硕大的水晶烟灰缸,在对方惊恐的眼神注视下,慢慢走了过来。

    男记者瞧出了不妥,起身指着他色厉内荏的警告道:“你……你想干嘛?”

    哐!

    徐少强一烟缸扣在他脸上,当即就把男记者砸翻在地,杨凌惊叫一声,想要将他拉开,可徐少强发起疯根本就不管不顾,朝着倒地的男记者头上又是哐哐两下。

    等满头是血的男记者晕了过去,徐少强这才拍拍手看向已经哭泣出声的女记者,捏着她下颌柔声问道:“今晚就留在这里陪我怎样?”

    杨凌已经被他血腥手段吓蒙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神只是一味的闪躲。

    正好这时,房门开了,四个出门收债的手下拽着战战兢兢的张佳和马亮进到办公室:“强少,人带回来了!”

    “嗯,把地上这个扔到后面去。”徐少强指了指地上的男记者,等手下将人拖走,他才回身望向浑身抖个不停的马亮:“说吧,你想什么时候还钱?”

    马亮竟然噗通一声就跪下去了,带着哭腔嚷道:“大哥……我什……什么都答应你,求你放我一马?”

    徐少强闻言咧嘴一笑,露出满嘴被烟熏黄的牙齿:“那你的意思是,让你老婆出来卖身还钱也是可以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