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自食恶果
    咣!

    孙长山连续遭受两次重击,趔趔趄趄的退开几步,但是他在毒品麻痹下的神经已经完全忘记了疼痛,脚下刚一站稳,又大叫着返身扑上。

    哐!

    林风用手臂硬挡住了他的鞭腿,这家伙的力气像是瞬间也变大了不少,居然让他两手隐隐有些发麻的感觉。

    当即他也回以一脚抽的孙长山倒退两步,可对方只是略一停顿又再次扑了上来。

    两人乒乒乓乓对轰了几拳,孙长山越打越是亢奋,瞪着双通红的眼珠子就跟恶鬼似得,一次次被打退又一次次悍不畏死的冲过来。

    身上都不知被踢断了几根肋骨,孙长山却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这次像是下定了决心,硬抗着林风暴风骤雨般的拳脚一下将他扑倒在地上。

    两人在擂台上翻滚,拳来脚往,以最原始的方式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变得力大无穷又不惧疼痛的孙长山从背后锁住了林风,胳膊死死勒在他脖颈上,不断的用力收紧,嘴里狂笑着嚷道:“你给我去死吧!”

    林风呼吸不畅,脸上瞬间憋的通红,背后这家伙吃过药后简直像换了个人,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

    自责归自责,他却不会坐以待毙,抓着围绳有些艰难的站起身,孙长山还像个八爪鱼一样牢牢纠缠在背后。

    林风脚下一蹬用力跃起,然后以自由落体的方式背部向后倒去,哐当,两人重重摔在地板上,孙长山成了肉垫,四肢瞬间有那么一丝松弛。

    抓住这宝贵的机会,林风往后就是一胳膊肘捣在他脸上,闷响中,即使孙长山有毒品的麻痹,一样只觉头昏眼花,四肢使不出力气。

    林风挣开束缚,一个翻身反把对方压在了身下。

    孙长山迟缓的脑子里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大声怒吼着拼命挣扎,林风单膝压在他背上,强行抓过一条胳膊拧到背后,再使力往上一扭。

    咔嚓,孙长山的怒吼顿时变成惨嚎,他的右手竟然被硬生生拧断,白色骨茬刺破皮肉暴露在外,也让他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

    “你不是喜欢吃这玩意儿吗?”

    林风把手伸进他兜里,掏出来的时候剩下那大半包蓝色妖姬出现在手里,孙长山终于露出惊恐的眼神,可林风根本不给他求饶的机会,强行把这包毒品一把塞进了他大张着的嘴里。

    蓝色妖姬入口即化,合着唾沫涌入胃里。

    只是一两秒的时间,孙长山就跟触电似得浑身打着摆子压都压不住,林风退开几步,只见这家伙的脸色已经由红变紫,不断有蓝色的唾沫星子从他嘴角溢出。

    孙长山掐着自己喉咙,在地上拼命的翻滚,那双眼珠子都像要迸出眼眶来,惨绝人寰的嚎叫一声大过一声,曾经杀人如麻的他在亲身体验到死亡降临的时刻,他却畏缩了。

    “救……救我……”

    孙长山浑身一刻不停的颤抖,伸长了手臂哀求道,见林风无动于衷,他就像一条蛆虫,拖着断臂一点点蠕动着靠近过来,左手抓着林风的鞋子,带着祈求的说:“救我……难道不想要……你朋友的命了吗?”

    林风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发一言,孙长山绝望的抽搐了几下,脑袋无力的垂落在地板上,瞳孔逐渐放大。

    确认他已经挂了,林风这才转过身,提起那包装着数十公斤毒品的口袋消失在拳馆。

    ……

    缉毒队无功而返,还牺牲了一名卧底。

    从同洲回来的一路上,汤山都是铁青着一张脸,他现在无比的自责,如果不是在半道上走岔了路,或许就能及时将正在交易的毒贩一网成擒,卧底展飞也就不会因此牺牲了。

    “队长,我们到了。”

    整个缉毒队的人都显得有些意志消沉,几天不眠不休的熬夜,到头来却无功而返,还牺牲了一名同事,换了谁也轻松不起来。

    汤山像是这时才清醒过来,抬头一看,车已经停在市局。

    外面天已经黑了,只有值班室还亮着灯,汤山叹了口气,对副手说道:“让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对了,这是我们刚才进来时,门外大爷拿给我一个信封,说是有人指名点姓要把里面的东西交给队长你。”

    副手说着将放在中控台上的信封递了过去,里面像是装着什么东西,高高鼓起一块。

    汤山疑惑的撕开封口,却从封信里拿出个只有打火机大小的录音笔。

    “这是……”

    汤山一言不发按下了播放键,一两秒后,里面便传来一个男子说话的声音。

    副手陡然眼神一亮,作为此次的目标,他对天火的声音已经无比熟悉,只听一句话他便十分确定的说道:“这是天火的声音,一定是展飞在天有灵,他也不希望看到毒贩逍遥法外,所以才把这盒录音送了过来。”

    “嘘……”

    汤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录音很长,一共分成了好几段,全都是天火跟人谈论毒品交易的细节。

    录音非常清晰,可以肯定说话的人就是天火,可展飞已经牺牲了,谁会把这只至关重要的录音笔送来这里,还指名道姓要交给他们?

    沉默片刻,汤山很快想到一个人,展飞出事前传回来的资料显示,那叫林风的人,是被天火用朋友的性命胁迫着参加这次毒品交易,他内心显然是不愿意的,在展飞临死前接触过的人里头,似乎只有他最有可能。

    “通知大伙出发,我们去逮捕天火,现在!”汤山将警报器拍在车顶,迫不及待的说道。

    两辆挂着私家牌照的汽车调了个头,又风驰电掣的朝着天火的住宅驶去。

    此时,天火还在自家豪华的卧室里享受按摩,只是给他服务的不是什么按摩技师,而是一个只穿着三点式,娇俏抚媚的三线女明星,而且,按摩的地方也主要集中在两腿之间。

    交易顺利完成,又用别人的手除掉了大飞这叛徒,天火今晚异常的兴奋,这些年已经逐渐感觉疲软的那方面也跟着亢奋起来。

    他拿起一瓶印度神油,让女人给自己抹上,很快有了感觉,正要提枪上马,门外传来手下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