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决斗
    孙长山开车回到江海市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给天火发了条一切顺利的短信过去,这又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珠朝凤凰健身会所驶去。

    天火做人一向小心谨慎,毒品这种危险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放在他家,会所里有专人负责散货,明天天亮以前这些毒品就会化整为零,出现在全市各个娱乐场所里面,要不了多久,毒品又会变成白花花的票子落入他们几个的口袋。

    这个时候健身会所已经关门了,除了招牌整栋房子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孙长山将车停在会所后门,观察了一眼周围,这才提着装满毒品的口袋下了车。

    用钥匙打开后门,里面的工作人员早已经下班,一个人影都见不到,他没有开灯,摸黑上到二楼,只要把东西藏到指定地方,就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剩下的事不用他去操心了。

    推开已经重新换上的玻璃门,孙长山沿着墙壁往里面走去,但是走着走着,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一阵强烈的危机感突然出现,直觉告诉他,这个看似静寂无声的拳馆里今夜却有些异常。

    孙长山屏住呼吸站在原地没动,暗中却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周围,果然,这一瞧就发现了端倪,只见斜对面的墙角边有个人影正静静的站在哪里,像是故意在这里等他回来一样。

    对面那人是敌非友,十有**是冲着这袋毒品来的。

    孙长山将袋子交到左手,右手伸入怀中,迅速拔出了手枪。

    砰!

    枪响,却是对面那人率先开了一枪。

    孙长山只比他晚了半秒不到,顿时感觉手上一轻,对方的子弹竟像长了眼睛一样,只将他手里的枪给打掉了。

    冷汗沿着鬓角滑落,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不是什么巧合,对方绝对是个用枪的高手!

    在这样一个高手的枪口瞄准下,就连孙长山也不敢轻举妄动,站在原地思索着对策。

    忽然,头顶上的灯光一下亮了起来,将四周照的亮如白昼,孙长山下意识眯起了眼睛,这才得以看清,在他对面那人居然是先一步回来的林风。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长山用毒蛇似得眼眸凝视着他,林风却毫无所觉,走到屋子中间的擂台边,单手抓着围绳轻松跃上了擂台。

    他和大飞曾经在这个擂台上较量过一次,可惜当时还没分出胜负就被天火给打断了,如今重新站在这个擂台上,却是为了给大飞报仇。

    “上来,和我打一场,只有赢的那个人才有资格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林风面无表情的说,只见他快速取出手枪弹夹,又将枪膛中最后一发子弹也退了出来,把这些东西随手往背后一扔,发出阵叮叮当当的声响,他如此洒脱的扔掉了枪,似乎并不担心孙长山会趁机逃走。

    “你找死。”

    要说起肉搏,孙长山还从未怕过谁,即便是对着大飞这个天火身边的第一高手,在搏命的情况下,他也自信有七八成把握能干掉对方。

    这个林风显然是太高估了自己,格斗?他这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将口袋往墙角一放,孙长山冷笑着走到擂台边,也像林风那样,单手抓住围绳轻松跃上擂台。

    两人凝视着对方,脚下一步步的靠近。

    这是一场没有裁判,没有任何规则约束的格斗,胜者才有资格活着走出去,失败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孙长山率先动手,一声不吭挥拳往林风脸上捣去,空气中竟然发出可怕的啸音,肉搏是他最擅长的战斗方式,他曾经尝试过,只用三拳就将一头牛活活震死,如果是打在人身上,只要一拳就足够了。

    呼……孙长山料定了林风必不敢硬接他这一拳,甚至已经做好下一秒封死他退路的准备,但这次他注定要失望了。

    老板娘和大飞两人的死,已经彻底激起了林风的杀心,给孙长山一个公平单挑的机会,不过是为了让他死的更痛苦一些,向那些死者赎罪。

    哐!!!

    两人的拳头毫无花俏重重撞在一起,这感觉就像全力一拳砸在了铁板上面一样。

    两人一触即分,各自退回原先的位置上,孙长山像是重新认识了林风,眼角抽了一抽,右拳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发颤,磨平的拳尖竟然通红一片。

    比起孙长山内心的惊骇,林风仿佛没什么感觉般,一个助跑,离得孙长山三四米远便凌空跃起,飞踢凶猛的朝对方头部踹去。

    孙长山手上还没回过劲,哪敢硬挡这一脚,他急忙往旁边退开,只见林风一脚落空踢在了角柱上,哐的一下,角柱都有些受不住力开始左右晃动。

    林风却借着着一脚之力,凌空改变了方向,一记鞭腿抽在完全反应不过来了的孙长山脸上。

    噗!

    孙长山嘴里喷出一口血雾,人旋飞出去摔在地上,嘴角和鼻孔都在不断有血沫渗出。

    林风并没急着杀他,又不紧不慢走了上来,还趴在地上的孙长山总算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继续下去,铁定要被他活活打死在这儿。

    拼了!

    为了保命,孙长山也豁了出去,右手伸进衣服口袋里,等再掏出来时,掌心里多了点蓝色的粉末。

    兜里的蓝色妖姬正是何安送的那些,孙长山放进自己兜里,本打算占为己有,谁想现在却正好派上用场。

    这种新型毒品简直比兴奋剂还要好用十倍,除了当壮羊药,也能起到提神的功效,只要吸食一点,即便三天三夜不睡也能保持精神抖擞。

    孙长山还从未服用过如此多的份量,只觉把它吃进嘴里,瞬间就被身体吸收,连痛觉神经都像被麻痹了一样,再也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疼痛,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了起来。

    林风刚一走到他的跟前,就听孙长山厉吼了一声,脚下就跟装了弹簧似得,突然从地上蹦起,挥手一拳照直打来,林风侧过脸,呼啸的拳头贴着脸颊飞过,不给孙长山第二次出手的机会,林风抬脚用膝盖头撞在他腹部,紧跟着又是一拳捣在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