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杀人狂魔
    这大头哥一看就是个粗人,还没走到一半,就把裤带都解开了,露出腹部一团黝黑的绒毛,光看着就让人倒足了胃口。

    看守也没急着出去,把门一关就抱着手膀靠在墙边津津有味的看着。

    魏阳自然不能任凭对方欺辱自己的女神,第一个挡在大头的面前,可他手脚都被捆着,反抗显得极为无力。

    “给老子滚一边去,等下再来收拾你!”

    大头可不是什么善茬,上来一脚就把魏阳踹的翻滚了出去,之后赵小白也被他劈头盖脸一阵乱打,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面对步步紧逼过来的家伙,许若曦惊恐的摇着头,拼命卷缩起身体。

    “嘿嘿,老子看你往哪里躲。”

    大头丝毫没有伶香惜玉的意思,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强行拖到身前,指甲缝里满是污垢的大手在这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用力拧了吧,顿时就在上面留下团红红的印记。

    许若曦痛哼了一声,倔强的眼神此刻却充满了无助,只要想到接下来将发生的事,她忍不住掉下了两滴眼泪,如果手脚还能动弹的话,她宁愿从窗口一头跳下去摔死,也不想被着人渣给糟蹋了。

    人生有时候就是如此的无奈,眼睁睁看着对方那双邪恶的大手向她胸前伸来,许若曦只能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啊!”

    正当她仿佛感觉到对方的手已经触碰到她娇嫩的胸口时,精虫上脑的大头突然没由来的大声惨嚎起来,只见胸前还有个鞋底子印的魏阳出现在背后,居然张大嘴巴,一口咬在他大腿肉上,此时的魏阳也急红了眼,一口下去牙齿都陷入了对方的大腿肉里。

    大头一边惨叫着一边瞪着通红的眼珠子,转身一拳就捣在魏阳的脸颊上。

    咣!

    或许是因为朝背后挥拳让他使不出全力,魏阳只是闷哼了一声,仍然像条疯狗一样咬着不肯松口。

    大头又痛又气,一拳又一拳不断捣在魏阳的头顶和脸上,这两人都像卯上了一样,谁也不肯罢手。

    “草泥马,快来帮忙啊!”大头痛叫着朝还在看热闹的同伙嚷道,赵小白却先用脑门顶着地板爬了起来,蹦蹦跳跳往前两步,一头就将毫无防备的大头给撞翻在地上。

    “哎呀!我操……”

    三人扭打成一团,赵小白和魏阳除了用嘴咬以外,也没别的法子揍他,当看守也加入进来后,很快他们两个就被打的满脸是血。

    大头捂着流血的大腿站起来,抓住魏阳头发就是啪啪两个大耳光抽在他脸上,许若曦艰难的靠近过来,恳求道:“别打了,再打下去他们会死……”

    “滚一边去,老子今天非宰了他不可!”

    大头已经气的什么都顾不上了,一脚踢开许若曦,攥着魏阳的头发把他强行拖到那张板凳边上,只见他一把抓起地上的空酒瓶,恶狠狠的说:“草泥马敢咬我……”

    话还没说完,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的魏阳居然一咧嘴,朝他那张丑陋的脸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呸!”

    “卧槽!”

    大头还真没见过如此不怕死的人,当即扬起酒瓶就朝他头顶掼了下去。

    “不要……”许若曦惊叫出声的刹那,空气中骤然传出‘咻咻’的破风声,只见大头身体一震,高举的酒瓶脱手落在地上,哗啦一声碎了。

    由于背对着的关系,正忙着收拾赵小白的那名看守疑惑的看着他:“大头哥,大头……”

    “咯咯……”

    大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捂着喉咙趔趄的转过身,他那张脸上挂着见了鬼似得惊恐神色,陷入脖子里那两把寒光闪烁的十字镖异常的醒目。

    众人呆滞的看着他向前迈了两步,最后轰的一声栽倒在地板上。

    哪里飞来的飞镖?

    看着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同伴,看守忘记了继续殴打赵小白,转头将视线投向窗口。

    这时他才注意到,窗户外面不知何时吊着个人影,就跟电视里的蜘蛛侠一样,对方穿着一身怪模怪样的服饰,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单手抓着绳索一荡一荡的却像并不担心会掉下去。

    看守还不算太笨,转瞬就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是这人的对手,能用暗器杀人的家伙在他有限的认知里只属于武侠片里的角色。

    顾不得还在抽搐的同伴,他转身就朝门口逃去,‘蜘蛛人’借着绳索一荡,娇小身躯利索穿过窗口,落在这人的背后。

    “快来……”

    看守张嘴就要大声呼唤待在隔壁的同伴,一只手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锋利的忍刀在他颈子上毫不拖泥带水的一抹而过。

    扑哧!

    还带着热气的血水喷了对面一墙都是,千叶美佳松开了手,这人便一声不吭软倒下去。

    十秒不到就干掉两人,试问谁亲眼见过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当千叶美佳提着犹自滴血的忍刀转过身时,却见林风拜托她营救的三人,都快吓晕过去了。

    就连刚才表现的十分有种的魏阳,牙齿都在不停打着哆嗦:“你别……别过来……”

    许若曦胸前急促的起伏,眼看着都要晕过去了,刚刚差点被人侮辱,眨眼又遇到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能强撑着没有立马昏过去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你们……别怕,我是林风的朋友,是他让我来救你们的。”

    千叶美佳抄着不太标准的华夏语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刚才还吓得快要失禁了的魏阳瞬间眼前一亮,激动的道:“你是老大的朋友?我就说嘛,老大一定会想法子来救我们!”

    “是的。”

    苦尽甘来,眼前这位杀人狂魔原来是林风的朋友,大家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松下来。

    三人差点忍不住抱头痛哭,外头走廊却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刚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显然惊动了隔壁屋的人。

    听脚步声,外面起码来了好几个人。

    千叶美佳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用刀将三人手脚上的绳子挑断,这时,房门才被人哐的一下撞开了。

    五六个手持刀棍的社会人士鱼贯着冲入屋内,千叶美佳对三人说:“你们先等一等。”

    都这时候了,魏阳却脑子一抽:“能不能别再杀人?”

    千叶美佳点头转过身,对面的那些人挥舞着刀棍就冲了上来,只见这娇小的身躯用常人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消失在眼前,身体一晃就与迎面来的几人错身而过。

    这几人还保持着挥砍的动作,脖颈处却突然出现一条不太明显的血线,逐渐扩展开来。

    锵!

    将刀放回刀鞘,千叶美佳这才恍然记起了什么,朝着看傻的三人一鞠躬,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忘记了。”

    话音落下,站在屋子中央这六人就像断了线的提线木偶一样,齐齐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