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卧底
    这次不等何安问起,孙长山望着大门外黑漆漆的山林说:“想来大哥也跟何哥说过,最近有人走漏了风声,现在我们一举一动都被警察盯的很紧,我和他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车里装的自然不会是钱。不过,钱因该快要送到了。”

    何安闻言沉默片刻,最后还是相信了孙长山的话,摆了摆手说:“把枪放下。”

    他的话自然没人不听,周围的武装人员齐齐放低了枪口,不过却并没有将子弹退膛,显然多疑的毒枭还是防了他们两个一手。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林风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就连他也没把握能在密集的弹雨中全身而退,幸好现在还有机会。

    现金不到,交易当然也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何安安排了几个人在外面放风,掏出兜里免国产的卷烟递了根给孙长山。

    “我不抽烟。”孙长山摆手拒绝。

    何安见状也没为难他,又转手抛给林风。

    “接着。”

    林风一手接住,向对方点头致谢,叼着烟装作漫不经心的走到门前,他也吃不准孙长山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一旦和毒枭撕破了脸皮,站在离出口近的地方,至少多了几分全身而退的机会。

    孙长山像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依然跟何安有说有笑。

    又过了十来分钟,何安扭头瞄了眼外面漆黑的一片,像是有些不耐的催问道:“老弟,你说的人怎么还没有到?”

    “再等等吧,因该快了。”

    似乎为了证实他说的都是真话,站在门口的林风已经远远看见一束刺眼的灯光从另一个方向过来,过了不到两分钟,一辆车身上溅满泥浆的白色越野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快速驶来。

    屋里的人也听见响动齐齐望向出口,就见车门打开,从车里一连走下来五个男子。

    领头那人竟然是天火的贴身保镖大飞,只见他和另一人手里各自提了两个手提袋,看似很沉的样子,而跟在身后的那些人则把手枪大剌剌的别在腰带上。

    林风总算明白,他们才是天火派来真正送钱的人。

    “天太黑了,差点迷了路。”大飞瞥了林风一眼,带着手下往里走去。

    大飞算得上是林风的敌人,但刚才他看过来的那种眼神却很奇怪,像是在暗示着什么,眼里看不出丝毫的敌意。

    “你是大飞?我听天火老弟经常提到你。”缓和下来的何安主动招呼起对方。

    大飞也收起一向狂傲的神色,恭敬的点点头:“何哥好。”

    一共四个手提袋整齐的摆在何安面前,拉开其中一个,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现金,何安露出满意的眼神,叫来两人现将钱袋送回船上。

    正在大家都以为交易结束,该各奔东西的时候,何安却站住脚步突然说:“其实,我一早就联系过天火老弟,他想请我顺便帮他解决一个麻烦……”

    狐狸总算露出了尾巴,林风一脚踏灭了烟蒂,藏在袖子里的那把军刀刀柄已经悄无声息滑落在掌心,抬头看去,十几把枪同时对准了这个方向。

    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过去,林风那两条腿不着痕迹的微微弯曲,就像蓄势待发的猎豹,周身散发着危险气息。

    “何哥,这种小事哪用得着您亲自动手,交给我来办就好了。”

    战斗一触即发之际,大飞却突然抢着说道,说完也不等何安答应,转过身大步朝林风走来。

    走到半途,又见他暗中向林风眨了眨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

    林风有种感觉,对方像是想帮他,可这似乎又不太可能。

    他暂时按耐住了心头的杀机,只见大飞猛跑几步,抬脚一蹬,直接把林风踹的连退了好几步。

    这一脚看似很重,其实就是电影里的打戏一样,只是个空架子而已,踢在身上一点感觉不到痛,满头雾水的林风猜出一丝端倪,装作受伤的样子向后不断倒退,背部哐当一声撞在个空油桶上才停了下来。

    大飞再一次欺身上前,左手揽住林风脖颈,右拳朝着他腹部就是咚咚两拳。

    在外人看来,大飞是铁了心要把人活活打死,实则他却在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声音说:“听着,找机会挟持我,从这里逃出去。”

    说完,他的膝盖又顶了上来,林风故作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心中却已经清楚了七八分,他用同样很低的声音说道:“你是卧底?”

    “别废话,快动手!”

    大飞扬起左拳想给对方一个挟持他的机会,这时,一声枪响陡然传来。

    砰!

    只见大飞身体一震,浑身的力气都像被瞬间抽去了似得,一头就往林风身上倾倒过来,他一把死死攥住林风的手臂,这才险些没有栽倒,但看上去已经是摇摇欲坠。

    殷红的血液正不断从他背上那个硬币大小的伤口里涌出,大飞艰难的转过身,望向单手举着手枪的何安,苦笑着虚弱的问道:“为什么……”

    砰!

    林风站在最后,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一步,只见何安二话不说,枪口再次喷出一道火光,高速旋转的子弹命中目标胸口,在上面溅出一团红色的血雾。

    大飞双膝一软栽倒下去,喷溅出来的血水瞬间染红了地面。

    “我最恨的就是这种吃里爬外的叛徒。”何安收起枪,转身对面色如常的孙长山说:“回去告诉天火老弟,这次我帮了他,下回自己要当心一点。”

    “我知道了何哥,您慢走。”

    眨眼,何安跟他的人走的干干净净,现场只剩下天火的人了,林风面无表情松开了大飞的手腕,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他死了。

    “你们几个,把尸体处理一下,我先走了。”孙长山提起装着毒品的帆布包,往出口走去。

    林风一个健步挡在他的面前,冷声问道:“现在交易完成了,该把我的人放了吧?”

    “哼,等你先回到四海再说。”孙长山一把撞开他,上了那辆停在门口的吉普车,等看着随同大飞来的那四个人将大飞尸体抛进河里,他才发动车子,朝着远处飞速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