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交易地点
    汉兰达离去后不到两个小时,汤山领着缉毒队的干警也出现在农家旅馆外面,看着虚掩着的房门,汤山回头做了个让大家提高警惕的眼神,一众人拔出枪跟在汤队身后鱼贯着进入小院。

    一楼柜台前,用来登记住客信息的本子已经不见了踪影,众人仔细搜索了一遍,暂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汤山领着两人沿着木质楼梯往楼上走去,蓦地他眉头一皱,隐隐在空气中嗅到一股血腥味。

    上了二楼,老板娘住的那间房首先出现在眼前,血腥味正是从这间屋子里传来,汤山让两人在旁边掩护,当先推开房门蹿了进去。

    孙长山和林风早已离开,只有老板娘跟她女儿倒在地上,血水已经凝固,看着老板娘死不瞑目的眼睛,见惯了命案现场的汤山居然也露出于心不忍的神色,特别是倒在三四米外的那个小女孩,更是深深刺痛着这些缉毒警察的神经。

    “这两个畜生!”

    汤山忍不住重重一拳擂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上前检查小女孩尸体的警察,嘴里忽然发出惊异的声音,不等汤山发问,他便有些激动的嚷道:“队长,你快过来看,这小姑娘还活着。”

    因为小女孩一动不动趴在地上的缘故,给人第一眼印象就是已经遭遇到了不测,但当这位警察将她翻过面来,就突然看见这个小女孩的胸腹间在微微的起伏着。

    听到小女孩还活着,汤山精神一震,三两步走了过来。

    “醒醒……醒醒……”

    警察轻轻晃动着小女孩的身体,但一点反应都没,呼吸明明还在但怎么叫也叫不醒她。

    “让我来……”

    汤山一手接过小女孩,翻开她眼皮查看了一番,嘴里有些不太确信的说道:“我曾经听说过有一种特殊手法,压迫对象神经,能暂时让人出现假死的现象,甚至连心跳都会变得极其微弱,不仔细查很难发觉人还活着,但这种手法极为难以掌握,稍有不慎就会让对象假死变成真死,看来我们今天遇上了高手。”

    “有这么神奇的事?那该不会是孙长山干的吧?”旁边的警察不无疑惑的说道。

    “他只会杀人不会救人,所以不可能是他,因该是和他同行的那人……”

    汤山不愧是他们的队长,仅靠分析就把事实推断出了**不离十,他试着用指头掐在小女孩的人中上,大约过了十来秒的时间,怀里的小女孩竟然真的醒了过来。

    当她徐徐睁开眼睛,面前是三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小女孩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嘴里不断嚷嚷着要找她妈妈。

    “孩子别怕,叔叔现在就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汤山暗自叹息一声,那张坚毅的脸颊上难得出现一抹温柔色彩,一把将嚎哭不止的女孩搂进怀里,用身体遮挡住她的视线,率先朝门外走去。

    ……

    汉兰达在碎石子小路上不疾不徐的行驶着,同洲市却在另一个方向,经过刚才那事,车内的两人更显沉默。

    “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望着窗外漫山遍野黄灿灿的油菜花,林风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孙长山心无旁骛驾驶着汽车,过了半响他才冷哼一声说道:“报应是吗?别忘了杀那两个人也有你的一份,现在你跟我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我只是警告你,不要再滥杀无辜,否则我会亲手宰了你!”

    林风一脸郑重的说道,女老板惨死的一幕还不时浮现在眼前,如果他当时警惕一些,或许就能避免一场悲剧发生了。

    咔嚓!

    就在他愣神的刹那,孙长山速度飞快拔出枪,眼前一晃,冰冷的枪口已经顶在了林风太阳穴上,只听他毫不掩饰的说道:“我们想法一样,其实我也早就想宰了你,不过天火说了留着你还有用,所以最好老实一点,不要逼我现在就干掉你。”

    说完他便重新将枪插回腰间,还是那幅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冷酷样子。

    汽车继续前行,两人之间不再有任何只言片语的交流,到了下午天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前方山下出现一条波涛翻滚的大河,如果没有看错,在河的另一端就该是免国国境了。

    孙长山明显不是头一次来这里,他把车停在半山腰上,从一条野草丛生的小径往河岸边走去,林风则扛起那个沉重的手提箱紧跟在后面。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又走了大半个小时,此时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一阵大风刮过之后,轰隆一声雷鸣响彻大地。

    淅沥沥的雨水从头顶洒落,很快便将他们淋了个通透,孙长山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回身对落后几米的林风催促道:“走快一点,没多远就该到了。”

    从山腰到山下看上去不远,走起来却不是一般人遭得住,踩在湿滑的泥地上,连林风都好几次差点摔跤,心想这些毒贩子真会挑时候,专门选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山间野林里交易,到时就算再弄出几条人命,恐怕也不会有人晓得了。

    轰隆……一条蜿蜒的银蛇划破天际,也照亮了江岸边上,一座看似被废弃了的库房,周围野草丛生,足有半人的高度,这里因该就是毒贩们交易的地方了。

    正如林风暗自推断的那样,走在前头的孙长山已经加快了脚步,只是不时会回头瞄上一眼。

    来到近前才发现,这座仓库的铁门早都不见了踪影,屋子里还在漏水,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孙长山老马识途般径直走到墙角,掀开面前落满灰尘的防水布,一台有些年头的柴油发电机出现在面前,他一个人蹲在那里鼓捣了几下,发电机吭哧吭哧几声轰鸣了起来,很快,挂在房梁上的几个白炽灯便不负众望照亮了这个阴森森的地方。

    连发电机都有准备,更能说明这里是他们一个重要的交易地点,林风暗自将路线记录在脑子里,只等救出了许若曦三人,再好好收拾这帮毒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