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杀人凶手
    同洲,华夏最南端,与免越两国交界,形势较为复杂。

    两人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赶,终于来到同洲,此时天还未亮。

    林风至少在车上闭着眼假寐了一会儿,而旁边的司机开了一晚上的车,从他眼里却看不到多少倦意,一如之前的冷酷,就像剧毒的响尾蛇,随时可能对身边的人发起致命一击。

    这一路上,两人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林风也放弃了从他嘴里撬出一点有用信息的想法,这家伙比他想象中还要能忍,越是这样的人越要当心。

    司机没有急着马上进城,而是停在路边一家小旅馆门前,他像是极为不喜欢跟人讲话似得,只对林风招了招手,带上墨镜率先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打开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号的黑色拉杆箱,提在手里挺沉,至少有百来斤的重量。

    司机已经走到小旅馆门口敲起了门,林风眼神一动,趁着对方不注意,试探着想要打开箱子一探究竟,可是一瞧他又傻眼了,箱子上竟然设有密码锁,没有密码想把它打开除非使用暴利。

    难怪这家伙如此放心,原来早就留了一手。

    林风只好拖着拉杆箱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同洲作为一个旅游城市,像这种具有当地风俗特色的小旅馆几乎遍地都是,老板大多就是当地村民,自家房院稍一改造,就能租给途经此地的游客,一年倒头也能挣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刀疤男也就是那个司机似乎认定了这家,连敲了十几下,里面才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来了……”

    一名妇女手拿着取下来的门栓将房门拉开一道缝,一见门外两人,不禁愣了愣:“你们这是?”

    “住店。”

    刀疤男说完一把将门推开径直走了进去。

    林风紧随其后,一边暗中打量着走在前面的女人,老板娘大约三十岁左右,一头长发达到了臀部的位置,穿着身颜色鲜艳的花裙子,因为紫外线较强,她的皮肤有些黑,但五官还算精致,年轻时绝对算得上是个美女。

    怎么看这两人也不像是认识的样子,难道刀疤只是单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

    走过养着几只鸡鸭的前院,就见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小姑娘迷迷糊糊从屋子里探出头来,小脸上还挂着没有睡醒的痕迹。

    “妈妈……”

    “妮妮乖,先自己回房里睡觉,家里来了客人,妈妈一会儿就来陪你。”

    老板娘脸上散发着母性的慈爱,更加增添了几许成熟女人的韵味,就连刀疤男都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这里环境还算不错,费用与城里那些宾馆一比也便宜许多,刀疤男掏出钱夹,抽出两张一百拍在桌上:“给我们一间双人房,住到中午就走。”

    两个男的只住一间房,对方摆明是要时刻监视自己,林风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说什么。

    “好的,你们的房就在楼上。”老板娘将一张五十的零钱和一把房门钥匙递过去。

    “我看你们这里没什么生意啊?今天不会就我们两个人住店吧。”刀疤男一下变得话多了不少,实则是在打听虚实,他显然十分的小心。

    “现在是这样,等过两天放假,就算你想住还得提前预定才能有房。”老板娘笑了笑说道。

    忽然,她像是记起了什么事情,叫住了正要上楼的林风两人:“对了,还要你们把身份证给我一下,现在警察经常都会来抽查,住客必须登记身份证信息,不然我们会被罚款。”

    刀疤男回头盯着她一言不发,直到老板娘的笑容都僵硬了,才见他从皮夹里拿出张身份证交给林风:“给她吧。”

    林风离柜台较近,递给老板娘之前还不忘顺势偷瞄了两眼。

    只见上面姓名一栏写着长孙山几字,如此平实的名字与刀疤男一点都不衬,十有**是个假证件。

    “谢谢。”

    老板娘很快在面前的本子上登记好了两人的信息,这才将证件还给他们。

    三人踩着木质楼梯上到二楼,老板娘就住在走廊第一间房里,而两人却在另一头。

    四方形的房间,十分宽敞,两张木床并排摆在一起,足够睡的下四个人的了,房间也收拾的非常整洁,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有点像油菜花的花香。

    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房间里没有厕所,要解决个人问题,就必须到外面去。

    林风在扯了几张抽纸,拉开房门正要出去,坐在竹椅上的刀疤男立刻警觉的看着他,问:“你去哪儿?”

    林风扬了扬手里的抽纸,大剌剌走出门去,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背后传来的脚步声音,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刀疤男不放心他,又跟了出来。

    ……

    另一头,黑色普桑还在高速路上疾驰,到了后半夜,久经折腾的普桑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故障,不得不在服务区停下修整,等待后面的车跟上。

    行动负责人汤山正拿着电话有些气急败坏的嚷道:“给我好好查,让各个收费口的人都盯仔细了,一旦发现目标车辆,立刻通知我!”

    “队长,汉兰达车上两人的资料查到了。”

    副手拿过几页传真纸大步从前面加油站走来,汤山一把接过,关于林风那页只有寥寥几个记录,加上他又是生面孔,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倒是第二页,汤山仔细观察了好久,上面的相片有些模糊,最值得注意就是他脸上那条显眼的伤疤。

    “长孙山……长孙山……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副手在旁边疑惑的嘀咕道。

    汤山那两道浓眉渐渐皱道一块儿,过了半响,他忽然说道:“不对,这人不叫长孙山,应该叫孙长山才对,419特大杀人案凶手!”

    “是他!难怪看着那么眼熟,没想他还有胆子回来,竟然还跟天火搅在了一起……”

    经他这一提醒,副手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告诉局里,我们需要关于孙长山的所有资料,还有,通知大家伙注意,此人极度危险,身上可能配有枪械,接近他时一定小心,不到最后绝对不能暴露身份!”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