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吃里爬外
    秦嫣蹙眉盯着恬不知耻的张镖,面对这种没脸没皮的小人,还有个白涛在从中作梗,她心中无疑是极度的愤怒,但良好的家教却让她忍住了骂人的冲动。

    “张镖!”

    在场有个人却没这方面的顾虑,就连白涛她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何况只是张镖这个狗腿。

    秦菲菲上前一步,手指着张镖,毫无顾忌的骂道:“你还真好意思说的出口,林风怎么了,他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至少他像个男人一样敢作敢当,你再看看你自己,长的油尖嘴滑十足小人一个,每个月领着这里的工资还吃里扒外,要我看养条狗都比你有用的多!”

    这话骂的就有些歹毒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个小姑娘戳着鼻子骂,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何况张镖这人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你……”

    张镖怒从心起,扬起巴掌就要往她粉嫩的小脸上扇去。

    就在这时,赵小白第一个挡在秦菲菲跟前,魏阳也举着钢管在旁边跃跃欲试,这两个林风的忠实拥趸,早都想找个机会收拾张镖这奸人一顿。

    “你给我让开。”脾气火爆的秦菲菲一把推开面前的赵小白,挺直腰板朝张镖叫喧:“你不是要打我吗,来,本小姐今天让你打!”

    “住手!”

    “张镖!”

    秦嫣和白涛几乎同时吼道。

    张镖其实已经恢复了理智,眼前这丫头摆明想激他动手,这可是秦家的宝贝疙瘩,要是在他手上掉了一根头发,秦浩远一怒,别说白涛保不住他,恐怕连白涛自己都会自身难保。

    当他认识清楚厉害关系后,这一巴掌怎么也打不下去,因为代价实在太大。

    但一直把手举着也很尴尬,背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看着他。

    张镖故意冷哼一声,摆出一副‘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的嘴脸,转身往夜总会里走去,反正想让他去帮林风的忙,那是做梦!

    台阶上的纷争算是告一个段落,但台下的打斗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

    林风不是什么超人,面对百倍的人,能靠的只有个人的悍勇与过人的战斗意识。

    铝合金球棍长度适中,胜在结实耐操,由林风这一身蛮力使出,简直是所向披靡,空气中就听见呜呜的呼啸声,对方上来一个就被敲翻一个,好多人只觉眼前一花就倒在了地上,而且个个头破血流,看着极为血腥。

    短短两三分钟时间,地上已经倒下了十几二十个敌人,林风将球棍挥舞的密不透风,他只认准了蒋老二所在的方向,一心朝那个方向冲杀过去。

    随着乓乓乓的闷响和惨叫,林风身上的伤口也开始逐渐增多,在这种四周都是敌人的情况下,他虽无法做到毫发无伤,却每次都能避开要害,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更多的敌人。

    百密一疏,一根镀锌水管从旁边砸在林风肩头上,只见林风身体稍微一沉,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棒子砸去。

    咣!

    偷袭的家伙惨叫着往旁边翻倒,几颗带血的牙齿在半空飞舞。

    而就在他倒下的瞬间,林风突然弓下身体,往前一个横扫,闷响声中,又有两个家伙被砸断了小腿骨,惨叫倒地。

    周围的人都记不清有多少同伴被他一棒子敲断骨头倒在地上,伤的最轻也是头皮血流,稳妥妥的脑震荡,这种血腥残忍的搏斗方式哪是街头斗殴,简直就是在搏命!

    偏偏对方就像永远不会倒下去似得,一连伤了好几十个兄弟,他反而却越打越猛,逮到谁就往死里打,要是哪个运气不好被他盯上,瞬间就是骨折筋裂的下场。

    看着水泥地面上那一滩滩触目惊心的新鲜血迹,换谁遇到这种狠人都会心里发怵,出来混虽然要讲义气,但自己的小命却更加重要,不知谁带了头,一群人竟然像潮水般开始后退,隔着四五米远惊惧的望着杀神一样伫立在场中的林风。

    手里的铝合金球棒上已经斑斑血迹,加上汗水,变得有些滑手,林风一边喘着气,一边在众目睽睽之下,弯腰从一名还在惨叫不止的家伙身上,撕下长长一根布条。

    众人就这么看着他将布条一圈圈缠绕在握着球棒的右手上,或许是觉得脚下那人的惨叫太过烦人,林风挥手一棍将对方敲晕过去,众人见状眉毛一跳,就像那一棍是砸在他们头顶上一样。

    现场安静极了,只剩大火焚烧的岗亭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在火光的映射下,林风的侧脸显得有几分狰狞。

    “砍他!”

    蒋老二有些失真的声音陡然响起,在这瞬间,林风托着那根血迹斑斑的球棒迈开大步率先向人群发起了冲锋。

    在肾上腺素的急速分泌下,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一路朝着蒋老二所在的地方冲杀而去。

    咣!咣!咣……

    惨叫声闷哼声不断响起,挡在面前的敌人已经越来越少,林风加快了脚步,像头猛虎,那嗜血的目光落在蒋老二身上,竟然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快,挡住他!”

    蒋老二的贴身打手抱着戴罪立功的想法,从别人手里抢过把西瓜刀,迎着林风冲去,两人很快就面对面遇上了,打手举高了刀片猛地从头顶剁下,林风球棒一挥,直接把他手里的刀片打飞出去十几米远。

    打手还在满面的错愕,球棍前端已经顶在他脖颈处,林风脚下发力,直接用蛮力顶着他连退好几步,背部撞在汽车车身才停了下来。

    咣!

    球棒斜着向上轮起,打手魁梧的身体直接抛飞出去,林风脚下一蹬便蹿上了车顶,此时蒋老二正想跳车逃走。

    “兄弟,误……”

    会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膝盖处陡然传来一阵剧痛,蒋老二噗通一声摔在车顶上,却见林风再次高举起了球棍,面色森冷的道:“我说过了,再见你一次就打瘸你的双腿!”

    “不……不对,你说的是如果我们再踏入夜总会一步就把腿……”蒋老二用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尖锐声音嚎道。

    “是吗?那现在这条规矩改了!”

    林风说完,又一次将棒子狠狠砸了下去。

    哐!

    夜空中回荡着蒋老二凄凉的惨嚎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