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为所欲为
    犹如苍蝇一样烦着林风的秦菲菲一出来见到如此景象,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哇靠,这是在黑帮大游行?”

    远处黑压压一片人头,还源源不断有人朝这方向赶来,只要没瞎都看得出来,这些人全是冲着皇朝夜总会来的。

    魏阳和赵小白听到外头的喧闹,也跑出来看个究竟,当他们看到外面这人潮涌动的画面时,先前那股嘚瑟劲瞬间不见了踪影,魏阳指着马路对面被人前呼后拥着的二哥时,牙齿打颤:“老……老大,蒋老二叫叫人来报仇了,我们咋办?”

    他可没有忘记刚才自己讹了蒋老二一百万的事情,待会儿算起总账来,只怕把他两条腿打折都算是轻的了。

    “报警。”秦嫣斩钉截铁的说道,她还不相信,这些人真敢明目张胆的杀人放火。

    对方的人数还在继续增加,看着至少有上百号人的规模,人手一把刀棍,从远处看去,亮闪闪的一片。

    “等警察来,黄花菜都凉了。”林风比较清楚这些人的套路,回头对两个看傻眼的小子说:“你们去库房找点称手的家伙来,速度快点。”

    两人答应一声,急急忙忙跑了进去,秦嫣忙着拨打起报警电话,唯一不当回事的就只剩下秦菲菲了,叉着小蛮腰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林风,给本小姐揍的他们妈妈都认不出来!”

    在她眼里,林风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化身。

    接警中心接到报警,有人在东江路上聚众打斗,很快附近派出所就出动两辆警车赶往现场,但他们刚驶出不到百米,就遇到一起连续追尾事故,一辆渣土车刹车失灵,顶着前车连着撞了好几辆,不算宽敞的道路顿时就被堵死。

    司机们站在车外互相指责对方的过失,无论后方的警车怎么鸣笛,他们就是不避不让站在马路中间没完没了的争吵谩骂,那架势就像随时都会打起来一样,他们不让开其他人谁也走不了,警察无奈只好下车进行调解。

    ……

    “二哥,人手差不多到齐了。”手下在旁边提醒道。

    二哥点头,披着风衣踩在车顶上,往下一扫,眼前全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少说也有一百好几十的规模。

    这群人干别的或许不行,但打架斗殴绝对都是老手。

    再望了眼皇朝夜总会门前那寥寥几个人影,蒋老二露出一抹狞笑,手指向璀璨的霓虹灯道:“兄弟们,给我拆了这里!”

    “是!”

    无数刀棍齐刷刷举到半空,也许是好久没见到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蒋老二大手一挥嚷道:“上!”

    话音一落,这帮纹龙画虎的社会人士抄着棍棒先把挡在大门口的岗亭一通乱砸,里面的外保早都见势不妙逃了,就听一阵乒乒乓乓的乱响,岗亭四面玻璃全碎,有人还朝里面放了把火。

    岗亭里放着张单人床还有棉被,火势瞬间蔓延开来,三米高的岗亭很快陷入一片熊熊烈火中,也将四周照的一片通明。

    他们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得,踢倒挡路的栏杆,潮水般涌了进来。

    “老大!”

    这时候,魏阳和赵小白也从库房里抱了一大堆能用的武器来,钢管刀片什么都有,好多都已经锈蚀了,乒呤乓啷扔了一地。

    对面的人群已经挥舞着刀棍向夜总会的大门冲来,这些人一经煽动,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见什么就砸什么,在这些人的观念里,反正出事了有上头的人扛,他们现在想干嘛就能干嘛。

    警察迟迟没有赶到,事态已经彻底失控,一旦被他们冲进夜总会里为非作歹,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到那时受罪的可能就不止林风三个了,那些什么公主服务员,凡是长的有几分姿色恐怕都要跟着遭殃,这些人心中的恶念一旦激发简直就是活脱脱的魔鬼。

    林风往这堆武器中扫了眼,最后脚尖一挑选了跟空心铝合金球棒,这东西用着顺手,赵小白和魏阳也各自拿了根一米多长的铁棒,牙齿都在咯咯咯的直响。

    “你们俩守在这里,其他的全部进去!”

    “你……小心点。”脸色煞白的秦嫣不禁在后面说道。

    林风头也不回,拖着球棒顺着台阶朝下走去,冲在前面的家伙已经踏上了台阶,刚一照面,居高临下的林风轮圆胳膊横着一扫,两三把劈砍来的刀棍直接被球棍磕飞到一边去,站在下头的人也难以幸免,硬生生被打飞到台阶下头。

    一眼望去前面全都是人的影子,林风瞥了眼远处站在车顶上的蒋老二,手中的动作却一点不慢,金属球滚被舞的呜呜作响。

    狭路相逢勇者胜,好些人刚一冲到近前,还没看清就被一棍子撩翻倒地。

    林风现在靠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入对方的包围圈中,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而很快又有别的人填补上来,他就像汪洋中的孤帆,谁也帮不了他,身影在波涛汹涌之下时隐时现,仿佛随时都有覆没的可能。

    这不是林风一个人的战斗,整个夜总会所有人的安危现在却全都寄托在他一个人的身上,站在台阶上的秦嫣把小拳头都捏紧了,一张俏脸看不到丝毫血色。

    白涛和张镖也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秦嫣忽然记起,张镖手下还有二十来号的保安,这些人数量虽比不过对方,但对陷入重围的林风而言,绝对是份难得的阻力,她十分少见用强硬的态度向白涛手下的张镖命令道:“叫上安保部的人,下去帮忙!”

    张镖故意装出副吃惊的样子,张大嘴说:“大小姐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对方这么多人,你让我们下去送死啊?就算我张镖答应,你问问他们愿不愿意?”

    一群年轻力壮的安保人员在大小姐的眼神注视下,逃避似得低下头,对方若是只有三五个人,或许不用招呼他们早都上了,可现实并不是这样,下去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本来就是林风惹出来的乱子,我都劝过他了,他偏不听自己要去找死,你总不能拉着我们跟他一起陪葬吧。”张镖阴阳怪气的说道,白涛始终没有吭声,算是一种默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