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夜光杯
    在枪口的威胁下,蒋二哥喘着气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他倒不害怕对方真敢开枪干掉他,可万一要是像阿豹那样,被拔光了衣服倒掉在窗户外头,那他以后还怎么出来见人?

    就算要报仇,也要等到先从这里出去才行。

    “刚才让你讲了那么多,现在也该轮到我来说了吧。”

    林风摆弄着手枪,这把仿五四式手枪应该是从免边流进来的走私货,枪身上烤蓝斑驳,膛线也磨平了,十米开外子弹都不知道会飞到什么地方去,唯一的作用就只剩下用来唬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二哥故作镇定的问道。

    林风并没忙着搭理他,低头摆弄着手枪,三两秒的时间里,好好一把枪硬是被他拆成了一堆七零八落的零件,往桌边垃圾桶里一扫。

    他这才抬头,手指了指地面,一字一字的说道:“在这里也有我的规矩,想走出这个门就得按我的规矩来办!”

    二哥在他刚进门时,也是这幅嚣张的嘴脸,如今双方的地位却对调了过来,能不能体面的从这里出去,现在还得看林风的脸色。

    “你说,我听着。”二哥也懂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反正料定这小子不敢把事情做绝,他也就坦然下来,只等出去以后再报仇雪恨。

    “一,你们的人以后不准踏进这里一步,如果被我发现,谁来我就打瘸谁的腿。”

    蒋二哥在心头冷笑,到了明天这个时候,恐怕你就说不出这种话了。

    但为了让对方相信,蒋二哥还故意思考了两秒,才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以后我的人不会在踏进这里一步。可以走了么?”

    “慢,我还没有讲完。”林风又伸手挡住了去路,还在他面前竖起两根指头:“第二,打坏了这里的东西,就要照价赔偿!”

    这句话就说的有点莫名其妙了,蒋老二带来的人还没开砸就被他给放翻了,似乎没什么可以赔的?

    “你刚刚摔的那只酒杯。”林风好心的提醒道。

    “我赔!”蒋二哥没说二话,从兜里掏出皮夹,数也没数将一叠钱拍在茶几上,足够买一车这种透明玻璃杯的了。

    林风却摇了摇头:“这点钱只怕是不够。”

    “你……”

    从来都只有二哥讹别人的份,今天算是开了回洋荤,竟然让被人给讹上了,他反正也豁出去了,痛快的说:“好,赔多少你说个数!”

    林风满意一笑,打了个响指说道:“魏阳,你来告诉咱们二哥,这支杯子值多少钱?”

    终于轮到自己上场,魏阳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既兴奋又有点紧张,瞄了眼地上那支十块钱买三的高脚杯子,他笑呵呵的说道:“二哥啊,这杯子可有些来历,跟一般的杯子不同……”

    “别废话,赔多少你说个数。”二哥做好了被讹钱的心理准备,血还在一直留着,他才没心情耗在这里磨嘴皮子。

    魏阳不以为意,象模象样的说:“我们场子为了招待像您这种有身份的尊贵客人,特意拿出了镇店之宝,波斯王国进贡给清朝皇帝的夜光杯,有句诗词你已经听说过吧,葡萄美女夜光杯,那诗人说的就是这支了!”

    看他一本正经在那里胡说八道,蒋二哥气的只想掐死他。

    就连林风也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这小子尼玛太不要脸,太能编了,而且还把诗都给背错了。

    “十万。”魏阳洋洋得意竖起一根指头,听见林风咳嗽一声,他又补充一句:“美元,这还是十年前的价格,您既然是二哥,面子肯定要给,打个折收您一百万华夏币,这价格可不包含发票哦。”

    “一百万!”二哥眼前一黑,哆嗦着拿起白涛刚才喝过的那支酒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就是酒吧里常备的批发货,狗屁的夜光杯!

    正当他怒急之下就要把这支杯子也一并摔了泄恨的时候,魏阳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耳边飘来:“如果二哥您高兴把这一支也摔了,那就是两百万了哦!”

    噗通!

    站在角落的白涛一个重心不稳,要不是被张镖扶着,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前一阵阵发黑的二哥轻手轻脚将这支杯子放回桌上,这才咬着牙齿说道:“好,一百万我认了,不过我身上拿不出这么多现金,不如让我手下回去取吧?”

    “不用那么麻烦,我刚才看你钱包里不是有挺多卡的吗?”

    没等二哥明白过来,魏阳阴森森笑着,三两步推开门,冲着外面吹了声口哨:“喂……你,叫前台把pos机拿过来一下。”

    两分钟后,魏阳将一个无线pos机推到脸色铁青的二哥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百万,对天火身边的二把手而言,只是个小数,随便都能凑的出来,可这种感觉就像赤条条被人当众拔光了衣服,毫无尊严。

    二哥颤抖着手指输入一串密码,在背后一阵‘欢迎下次光临’的恭敬声中,步伐蹒跚的走出了皇朝夜总会。

    一离开这里,扶着肉瘤的手下加快脚步追上了二哥,脸上做出十分关心的样子说道:“二哥,您手受伤了,要不我先送您去医院?”

    啪!

    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蒋二哥回身就是一个大耳巴子打在他的脸上,手下趔趄了两步,只见二哥手指着身后那块硕大霓虹灯招牌,咬牙切齿的说:“给我把所有人都叫来,让他们带上家伙,一个小时内到这里集合,我要拆了这里,杀了那个林风。”

    二哥已经彻底失控,骂了好几句,这才回到车上,掏出电话播下天火的电话号码。

    响了好几声,那头终于有人接听了,背景声听着有些吵杂,像是在参加什么舞会,天火那幅气定神闲的口吻从听筒里传出:“事情办妥了?”

    “没有,我栽了。”二哥有些难以启齿的道。

    “栽了?”天火的声音终于表露出一丝惊讶。

    “嗯,我已经叫人来了,大哥你帮我个忙,别让那些警察来影响到我们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