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谁比谁狂
    林风带着两人来到包厢门前,隐隐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

    他回头扫了一眼,除了满脸忐忑的魏阳和赵小白外,夜总会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聚集在二楼,却全站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

    三人就像是被这个团体抛弃了一样,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

    看得出来,推开面前这扇门就要直面那个所谓的二哥了,魏阳和赵小白这两个家伙的腿肚子都在打着哆嗦,能跟他走到这里完全是在强撑。

    林风没有勉强他们,笑了笑说:“如果害怕,你们就在外面等着。”

    魏阳看见又从另一头走上来的许若曦,当即脖子一梗:“我怕个毛啊,还不信他能咬咱们一口,要不然就让小白在外头等着,他胆子小,我陪老大一起进去!”

    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中气不足,声音只有他们才能三个听到。

    反而是赵小白还没意识到危险,他对林风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于是摇着头道:“我跟你们一起!”

    “林风你们……”许若曦抱着小狗已经来到近前,看向林风的眼神就像在说:你怎么就这么拗不听人劝?

    这妞今晚第二次出面想阻止他了,比起后面那些光顾着瞧热闹的人来说无疑够意思的多。

    林风扭头看着她,右边眉头一挑,带着几分轻浮的笑了下,然后便推开包厢门,率先走了进去,有许若曦在场,魏阳生怕赵小白抢了他风头似得,挺直了腰板就紧跟了进去,赵小白含蓄的对她点点头表示感谢,也跟了进去。

    包厢里的火药味没想象中那样浓郁,长的异常消瘦的二哥在白涛的刻意逢迎下,眼神缓和了不少,当林风进来的时候,正看见这两人端着红酒杯碰了一下。

    一见到林风,白涛立马收起笑容,轻声对二哥说:“就是这小子。”

    说完他便起身带着张镖等人退到角落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你就是林风?”二哥头也不抬的晃动着酒杯,仿佛对杯中的红酒更感兴趣一点。

    “是你找我?”

    谁知林风比他还狂,大摇大摆的甩着手走了进来。

    “艹,你特么算什么东西,敢用这种口气跟二哥讲话!”

    果然,那个满脸肉瘤的壮男就像自己受到了羞辱,手一伸就挡在林风面前。

    对付这种不靠脑子的人林风都懒得废话,他突然一把拽着壮汉伸过来的胳膊,猛往跟前一拉,一记膝撞顶重重顶在对方的腹部上。

    一来就遭受重创的壮汉身不由己弓下了腰,林风又右手朝上猛地一拳捣了过去。

    咣!

    那颗肉瘤子脑袋猛地向上扬起,只见他的鼻梁骨都陷下去了,血水糊了一脸都是,轰隆一下栽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正端起酒杯往嘴边凑的二哥顿时愣住了,他这手下虽没有大飞厉害,但平常十个八个人一起上也不一定打的过他,就这么轻易让人两下给放倒了?

    站在二哥另一边的手下刚才还蠢蠢欲动,现在也偃旗息鼓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个大喇喇的走了过来。

    林风刚一站定,很有眼力劲的魏阳立马就从旁边搬来一张方块形的沙发凳摆在他身后。

    “说吧,你不是在找我吗,想谈什么?”

    林风一屁股坐下,与对面的二哥平视着,摆在对方右手边那把枪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你小子有种!”

    对谁都不假以辞色的二哥竟然破天荒夸赞了林风一句,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阴沉下来:“你因该清楚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没人可以坏了天火哥的规矩而不付出代价!”

    “是吗?那你给我说说,天火到底定了什么样的规矩?”

    林风还是那幅不知死字怎么写的狂妄样子,就连把自己置身事外的白涛都有些看不透他,在别人枪口下,他哪里来的勇气敢跟二哥叫板?

    “规矩就是……你哪知手动了天火哥的东西,今天就把哪只手留在这里!”

    这话更狂,却没人敢怀疑他说的真假。

    话刚讲完,二哥将手里的酒杯往地上一抛,伸手去拿摆在身面前的手枪,可是林风早有了防备,先对方一步站了起来,而他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吧台人员用来削水果的小刀。

    就在二哥指头触及到枪柄的那一刹,水果刀直接从他手背刺了进去,咚的一声插入桌面。

    即便像二哥这样阴狠的人物,也没忍住痛叫了一声。

    “二哥!”

    老大让人把手剁了,旁边的小弟若是再不出手只怕回去就要被家法伺候,等他抽出刀片就要扑上来,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

    “刀放下!”林风单手举枪,脸上绷着看不出多余的表情。

    这名小弟心中一慌,老老实实扔下刀片,将双手举过头顶。

    不过,二哥不愧是个狠角色,即便对自己也一视同仁,在林风拿枪对着他小弟的时候,他已经忍着剧痛,用左手将刺入木质茶几表面的水果刀给硬生生拔出来。

    叮当……沾血的水果刀掉在地上。

    伤口还在往外不断淌着血,二哥喘着粗气望向正转过头来的林风,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算你狠,我蒋老二认栽,我们走。”

    说罢他便打算带着两名不中用的打手离开,谁知林风却拿枪口摇了摇:“慢着。”

    “你还想怎么样?”

    血还在一个劲儿的往外淌着,蒋老二活到这岁数还从没遇到过像今天这样如此让他感到憋屈的事情,扭头瞥了眼白涛,似乎想让他帮着说上两句,谁知刚才还恭敬的像个孙子似得家伙,如今却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难道这人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装出跟林风不和的样子,就是为了让自己掉以轻心?!

    该死的白涛!

    其实他还真是错怪了白涛,林风有枪在手,而且这家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白涛倒是有心帮忙,可他知道,说了也等于白说,林风根本不可能听他的话,说不定那句话不对惹毛了林风,往他腿上来上一枪那就划不来了。

    所以白涛在这事上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干着急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