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秦嫣的支持
    林风揉着头跟她走出休息室,这位大小姐还真会挑时间,刚睡的正香就被她给弄醒了。

    “白涛说你惹了大麻烦,到底怎么回事?”

    秦嫣刚到就遇见白涛告状,她本来就正在为夜总会的事情头疼,瞬间那点好心情就全都没有了,所以才会急匆匆来找林风问个究竟。

    “那奸人的话你能信吗?他们是巴不得你把我撵走才好。”

    林风耸耸鼻子,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秦嫣一下发现了他这小动作,回了个恶狠狠的眼神,但至少不像以前表现出来的那样反感,这或许是她已经把林风当成了自己人的缘故。

    在秦嫣追问下,林风坦白讲出今晚的事情经过,当听到毒品这两个字眼,秦嫣眉头一蹙,露出十分厌恶的神色。

    等林风讲完,只听她坚决果断的说:“白涛他们真是太无法无天,别的地方我们管不着,但这种害人的东西绝对不能在我们这里出现,你放手去做,白涛如果再来阻挠,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有什么问题来找我说!”

    没想到秦嫣非但没有怪罪自己又惹事生非,反而十分赞同他这样的做法,这说明她不是个很好的生意人,但绝对算是个好人。

    林风精神一振,点头说:“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这里一天,别管他是什么天雷地火,在这里都得给我老实猫着,要是敢呲牙我就削死是他。”

    “嗯。”见识过林风在大富豪生猛的一面,秦嫣倒是丝毫不怀疑他说这话的真实性。

    沉默片刻,她又开口说道:“还有,你被张镖架空这事我已经知道了。”

    这事说起来其实有些没面子,但林风总不能拿刀架着那些保安脖子让他们跟自己混吧,他只是在想谁把这事都告诉了秦嫣,十有**都是那个许若曦了。

    “人事部那边我会协调,我现在就放权给你,你自己负责招人,招多少我不管,但唯有一条,你必须保证把安保部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秦嫣难得表现出如此有魄力一面,实在是因为她也想明白了,离跟父亲约定的时限只剩三个多月,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将必输无疑,不如赌上一把,让林风这匹野马放手去干,只有扳倒了白涛,她才能夺回夜总会的控制权。

    “明白了。”林风欣慰的点了点头,秦嫣的转变不管从哪个方向来说都绝对是个好的开始。

    招人,他第一个就想到了俞志强,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找到合适的工作了没。

    今晚跟秦嫣说的话加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天火的人也始终没有出现,或许被林风灌了一嘴毒品的那个拆家正忙着洗胃,都还没来得及去告状。

    等到下班时间,林风骑着小踏板先把顺路的魏阳送到家门口,又花了十几分钟才到污水横流的铁马街,这条粉红小街到了这时候反而比白天热闹,穿着清凉透明的发廊女就翘着腿坐在门口,林风一路过来,不断有人招呼他进去做个按摩。

    进到玉姐的那家十元休闲小店,她正和两个年纪二十七八的女人坐在沙发上,边磕着瓜子边看电视剧,当注意到林风走进来的时候,两个第一次见到他的女人顿时眼前一亮,扔掉瓜壳就粘了上来。

    来这里消费的,大多是一些小贩或是体力劳动者,很难遇到像林风这样有味道的男人,两个发廊女扭着腰就上来了,一人挽住林峰一边,软哒哒的胸脯在他胳膊上一蹭一蹭的问道:“帅哥,洗头还是敲大背?”

    敲大背他还知道一些,洗头又是什么意思?

    就这么一耽搁,左边那女人的手都快摸到林风的裤裆了,忙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我就住楼上,咱们不用这么客气。”

    好不容易挣脱了两女的纠缠,林风埋头往楼上走去,还能听见有个女的还在下面不死心的嚷道:“既然大家都是邻居,要不姐姐再给你打个折扣嘛……”

    钻回自己房间,林风把房门一关,正想倒下休息,就听隔壁屋传出一阵耶耶丫丫的怪声,过了好一会儿才随着一声嘶吼消停下来。

    这魏阳真是介绍了个好地方,要是定力稍差一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犯错。

    ……

    大半夜的,豹哥就跟刚洗过桑拿似得,浑身虚汗直冒。

    接到天火哥回来的消息,他就马不停蹄赶了过来,整颗心都在七上八下,不知道一会儿会是什么结果。

    上到二楼,隔得老远就听见一阵乒乒乓乓的击打声音,这么晚还有人在练拳?

    豹哥脚下不停,走进这间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天火和另一个高瘦的中年人正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两人中间摆着茶壶烟缸,在他们前面不远,天火身边头号打手大飞正对着一个沙包不断挥动着拳头。

    咣咣咣的击打声不绝于耳,硕大的沙袋在半空晃来晃去。

    大飞这家伙绝对是个怪胎,除了练拳,豹哥从没见他对其它的事情感兴趣过,就这么一个古怪的家伙,却深的天火的赏识。

    “天火哥,二哥……。”豹哥一改往日嚣张的常态,点头哈腰几乎可说卑微的对他们招呼道。

    天火头也不回:“你来拉。”

    “听说大哥你回来了,我当然得马上过来见您。”

    天火只是点点头不再说话,而二哥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豹哥的一颗心顿时就提了起来,干笑两声,有些没话找话的朝大飞喊道:“飞哥,都这么晚了,你还练拳啊?”

    哐哐……

    大飞连续两记重拳将身前的沙袋打的高高荡气,这才停下手,回头看着豹哥笑了笑。

    这家伙笑起来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豹哥心头咯噔一下,突然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沙袋被解下来了,松开上面的绳子,一个满头满脸是血的人从里面钻了出来,这人竟然是晚上刚被林风收拾了一顿的拆家。

    “他弄丢我一批货,我就让大飞打断他几根肋骨。”天火端着茶杯呷了口热气腾腾的茶水,话锋一转:“你把我的五十万弄丢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