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大哥天火
    “我特么刚才都说了你怎么就不听,我大哥是天火,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你们几个得罪的起吗?”

    拆家一边捡拾着地上的塑料袋,一边炫耀似得报出了他老大的字号。

    “我答应让你拿回去了么?”

    林风森冷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拆家表情一僵,就见一只大手猛地捏住了他的脸颊,拆家身不由己大张着嘴,被他从地上强行提了起来。

    “林风你疯拉,他是天火哥的人,还不快放开他!”张镖表现的简直比自己老婆被人调戏了还要着急,要不是白涛拉了他一把,他都忍不住要亲自冲过去救人了。

    天火哥是谁?

    就连豹哥在他面前也只算的上是个瘪三,惹毛了天火,哪怕一根指头,都能把他们几个轻易捏死。

    白涛本来也跟张镖同一个想法,急着把天火的人从林风手里救下,不过转念一想,林风得罪了天火那是自己找死,又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何不就看着林风在那里自己作死。

    于是他忙拖住张镖,并摇了摇头。

    张镖顿时就心领神会,只在原地吆喝,丝毫没有上前救人的意思了。

    林风自然没功夫去猜他们两个心里的小九九,捏着拆家的下颌说:“你想拿回这些东西是吧?”

    “你……你要干嘛?!”拆家身不由己的张大嘴,含糊不清的嚷道。

    林风不理他,空出来的左手伸向魏阳:“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

    “老大,我看这事不如就算了吧,天火你可能不认识他,但这人咱们确实得罪不起,听说豹哥也只算是他手底下的一个喽啰。”魏阳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刚才一听对方居然说出鼎鼎大名的天火就是他大哥,他就知道要遭。

    “哪来那么多废话,东西给我。”林风还真就不知怕字怎么写,他连东洋最大组织的二当家都敢宰,当地一个混混哪会放在眼里。

    魏阳虽然抠门,但对朋友还算义气,见林风一再坚持,而且反正已经把天火得罪了,该来的迟早会来,那还怕个鸟。

    当即他边从挎包里掏出一大把塑料袋,也不管里面装着什么,一股脑扯开,通通倒进林风的手掌里。

    等一只手掌都快握不住了,林风才将这一大把各种毒品的混合物,放到拆家的嘴边,说:“你不是喜欢把这些东西卖给别人吃吗?现在就让你也好好尝尝。”

    这么多吃进肚里非要人命不可,拆家拼命的摆头,可下颌被死死捏着,根本就动弹不了,林风直接将那把混合毒品往他嘴里强行塞了进去,还在他嘴上用力揉了几下。

    旁边的白涛和张镖看的眼皮直跳,林风这家伙太狠,太不把人当人看了!

    “滚吧!”

    等林风松开手,被塞了满满一嘴的拆家一边吐着一边朝出口狂奔,根本没时间留下什么狠话,眨眼就跑的没影了。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林风拍拍手,望向已经看傻了眼的两人。

    “没事了。”

    白涛说完就绷着脸往外走去,心中却在恶毒的想着,等天火找上门来,到时看这张狂的小子怎么死的。

    两人还未走远,就听背后房门哐当一声用力关上了。

    林风扯过一把长凳跨坐在上面,拿出烟盒给两人各自抛了支烟过去,这才拍拍身前的凳子说道:“过来坐着说说吧,这天火什么来头,人还没来光是一个名字就能把白涛都吓的不轻?”

    赵小白原本是不会抽烟的,可跟着这两个大烟鬼整天混在以前,不抽烟哪行,在魏阳的怂恿下,他也学着抽了起来。

    吸了两口,他便学着林风的样子,嘴角叼着烟,抢先说道:“天火这名字我好像也听谁说起过,怎么,他难道很厉害吗?”

    魏阳给了他们一个孤陋寡闻的眼神:“这家伙可不得了,咱们整个北江区的人有谁没听说过天火哥的大名,毫不夸张的说在这区他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以前有人不服,故意跟他叫板,结果怎样你们知道吗?”

    见两人同时摇头,魏阳咧嘴一笑,只是这笑容比哭都还难看:“这条街上经常有个趴在地上找人要钱的乞丐你们因该也见过吧?那人在三年前就是这一片的老大,因为不服天火管,让人挑断了脚筋,现在只能趴在地上要钱……”

    他说的这人在这里上班的几乎都见到过,一身脏兮兮的,臭气熏天,就整天趴在街口拿个铁碗跟路过的人要钱,如果不是魏阳说起,林风还一直以为那人是个天生残疾。

    魏阳继续说道:“这人的下场其实算是好的了,至少他还活着,我听说还有几个老大得罪了天火,结果没过两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现在还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有人说他们被天火扔进了后面这条江里,反正道上关于天火的传说很多就是了。”

    “老大……我们刚才打了他的人,那我们怎么办?”

    听他这么一说,胆子本来就小的赵小白顿时脸都吓白了,说话打着结巴,他已经想象到天火将他装进麻袋,往江里面抛去的画面。

    “你哆嗦个毛啊,人不是还没来吗?”林风往他厚实的肩头上拍了一把,大喇喇的摆手说:“你们俩出去看着,如果人来了就叫我,我先睡会儿。”

    说完他还真就在长椅上躺下了,丝毫看不出一点担忧。

    看他表现的这么淡定,魏阳也总算有了些底气,他总觉得这林风绝不是普通人,或许天火这回真要在他这里栽个跟头也说不一定。

    两人出去不忘把门带上,林风闭着眼正在假寐,输了那么多血可不是一两天就能补回来的,一会儿说不定又要干架了,这可是个体力活,不休息好怎么行。

    就在他嘴里发出一阵均匀的鼾声,房门哐的一下让人给撞开了,林风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他还以为是天火带人来了,谁知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满脸寒霜的秦家大小姐。

    “白涛说你又惹出大麻烦了,到底怎么回事?”

    秦焉绷着脸走了过来,瞬间便闻到一股浓郁的怪味,这里是保安休息室,一群大老爷们用来休息换衣服的地方又能干净到哪里去,汗水和脚臭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效果更加刺鼻,实在叫她难以忍受,这个林风竟然还能在里面躺着安然睡觉,真是不服他都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