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决不姑息
    “这家伙是干嘛的?”林风手指着那个鬼鬼祟祟的背影问道。

    “小偷?”赵小白一下来了精神。

    魏阳闻言却撇了撇嘴,说道:“屁的小偷,这人一看就是个拆家,你们没见他每间房都会待一会儿,那是在问里面的顾客需要不需要k粉摇头丸什么的,现在年轻一点的客人就好这一口,一小袋送出去,三五百轻轻松松就赚到了。”

    说到赚钱的时候,魏阳那两颗眼珠都在放光。

    林风看着那小子又很快消失在另一间包房门口,不解的问道:“他就这么明目张胆兜售毒品,难道张镖不管?”

    “管什么管啊,这些拆家都挺懂规矩,知道什么人不该碰,而且每月至少还会给张镖几千块的好处费,他才舍不得把这些财神爷撵走,再说现在外面那些夜店差不多都跟这里一个情况,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谁会吃饱撑着去多管闲事。”魏阳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或许在他看来,夜总会出现卖毒品的拆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跟菜市场里卖菜的一样正常。

    如果换成其它的事,林风或许能装作视而不见,但唯独就是毒品不行。

    “把他带到休息室里面来。”林风斩钉截铁的说道,有些事能忍,但有些绝对不能姑息。

    安保部没有专门的办公室,只好用休息室来办公。

    魏阳一下从林风的语气中明白过来,愣了愣才说:“老大,以我看这事咱们还是别管了,那些吸毒的人又不是被强迫的,只能说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咱们又没拿一分钱好处,何必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再说,这些拆家背后都有人罩着,逼急了他们,可是杀人放火都干的出来的啊!”

    林风忽然将手搭在他肩头上,拍了拍,语气有些低沉的说:“曾经我有一个好兄弟,岁数也跟你差不多大,后来他死在了毒贩手里,你说,现在既然让我遇见了,我还能惯着他们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前不由浮现出小海壮烈牺牲时的画面。

    “把他带到休息室来。”手上加重力道拍了拍魏阳的肩头,他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走这么快或许只是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眼里的悲伤而已。

    “不是……又不是他把你兄弟害死了,老大……”等魏阳回过头去,林风都已经走到楼下了。

    一支烟的时间,刚才那个鬼鬼祟祟的拆家就被带到了休息室,魏阳嘴上虽说不赞同林风的做法,但做事却一点不含糊,这拆家瘦胳膊细腿,那里掰的过魏阳,再说他也有恃无恐,所以几乎没怎么费劲就自己走来了。

    “这位哥找我有事?来,先抽支烟吧。”拆家二十来岁,却比同龄人显得更加油滑,一进门也不管林风是什么来头,笑呵呵的凑过来,还掏出一包刚开封的天子,抽出一支毕恭毕敬递了上来。

    啵!

    林风伸手一弹,直接将他递过来的烟弹飞出去。

    “把门关上。”

    赵小白二话不说用力将门扣上,为了防止这小子跑,他还抱着膀子堵在门前,宛如一道肉墙。

    “你们这是几个意思啊?”拆家看出了不对,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

    林风上前伸手一拽,一把就将他肩上那个七匹狼单肩包给抢了过去。

    这里面装的可是拆家的命根,当即也伸手想要把包重新夺回来,魏阳过来直接一巴掌拍飞了他头上的鸭舌帽,警告道:“给我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抽你!”

    真动上手,这家伙是一点都不含糊,仗着有林风在背后撑腰,大有逮谁揍谁的气势。

    拆家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悻悻的收回手,看着林风拿他包在那里倒腾,嘴角挂着冷笑说:“你们三个是新来的吧?难道就没听人说过,不该管的事别管?有什么问题自己可以去问你们主管张镖。”

    林风懒得听他废话,直接将包倒过来用力一抖,只见一包包用透明塑料袋分好的毒品全给倒了出来。

    这些袋子里既有粉末状人们俗称的k粉,也有粒状的麻骨、摇头丸,现在一骨碌全摆在地上,数量极为惊人。

    “卧槽,你特么找死啊,知道这些都是谁的货吗?!”拆家反应过来时,脸色都变了,顾不得身前的威吓,弯腰就想把地上散落的塑料袋拾起,还没等他指头碰到,一只大脚猛地跺了下来,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只差那么一丁点就把他的指头给踩断了。

    拆家吓出了一头冷汗,缓缓抬起头,却见林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让人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说吧,谁让你到这里来卖货的,你上家是谁?”

    拆家忍无可忍,正要报出他大哥的名号,却听背后的房门被人一下拉开。

    “闪开!”赵小白回头一瞧,却见张镖阴沉着一张脸进来,二话不说就伸手往他背上一推,赵小白措不及防往前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

    除了听到手下保安传来消息后便急匆匆赶到这里的张镖,白涛居然也跟在他背后走了进来,一看见屋内的几人,白涛眉头一皱,指着林风说:“林风,你在干什么,还不把东西赶紧还给这位兄弟!”

    “还给他?”林风抛给他一个‘你有病’的眼神,指着脚下这堆东西说:“既然知道他在咱们这里贩卖这种东西给顾客,你们都不管的吗?”

    “他卖他的,就算出了事也不用我们担着,用得着你来操心?”张镖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白涛点点头显然极为赞同他的说法,也一本正经的说:“我们不是警察,他卖什么我们也管不着,但是,东西你必须还给这位兄弟,就算你把大小姐叫来我也是这句话。他背后的人,你得罪不起,我也得罪不起。”

    看见这家夜总会最大两个主事人都在替自己说话,拆家面有得色,一把拿过林风手里的挎包,弯腰捡拾起散落在地上的塑料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