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车上的炸药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秦菲菲十分不爽的说:“本小姐第一次亲手给人煲汤的,你还嫌弃?”

    “我不是那意思,可这么大一锅,我一个人也喝不完啊?”

    林风一听这锅汤是她亲手炖的,坚决不敢喝了,谁知道这小魔女会不会在里面撒把泻药什么的,就算没有,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这半生不熟的汤喝了也是会闹出人命来的啊!

    小魔女何时跟人好好商量过,直接往他床前一坐,取掉盖子,端过还冒着热气的砂锅放在凳子上,亲自拿起汤勺舀了一大勺递到他的嘴边,强行命令道:“张嘴!”

    瞧秦菲菲这架势,如果不喝,勺子里的汤汁就会直接浇到他头顶上。

    林风使劲吸了吸鼻子,鸡汤的香气十分浓郁,这让他刚吃个半饱的肚子又感觉有些饿了,转念一想,这里是医院,只要她没往汤里洒上老鼠药,因该吃不死人才是。

    不管了,吃就吃吧。

    身体现在正是急需补充能量的时候,林风壮着胆小心吮了口,鸡肉和人参的香气瞬间弥漫在口腔,这味道似乎没想象中糟糕,还挺香!

    见林风一口喝光了勺里的鸡汤,秦菲菲的脸上总算绽放出了笑容,她好像感觉喂林风吃东西是件很好玩的事情,于是便不断一勺一勺送到他嘴边。

    两人暂时倒也配合默契,相处起来相安无事。

    等林风把肚子涨的溜圆,一锅汤几乎一滴不剩全进了他肚子里,现在躺在床上直喘粗气,就连打嗝都有股鸡汤的味道。

    享受了秦家千金的亲手服务,林风算是绝无仅有的一人,但总是要付出点什么才行。

    还没等他舒坦两分钟,秦菲菲一把揭开上头的被子,想瞧瞧他伤在那里。

    林风还穿着病号服,从外面自然看不出个什么,可她还不肯罢休,伸手就要去解衣扣。

    这妞仿佛是个小色女似得还迫不及待动起手来了,这还得了,林风一把拍开她的手,没好气的说道:“你到底要干嘛?几道口子有什么好看的?”

    “就让我看看嘛,你刚才还喝了我的鸡汤,就看一眼又怎么了嘛?”

    秦菲菲绝对属于那种越不让她看,她就偏要看的类型,当下又不死心的伸过手去。

    如果被她这么强行拔掉衣服,要是让小护士撞见了,让林风的脸以后往哪儿搁?

    林风心想不能太惯着她了,忙把身体侧向相反的方向,无论秦菲菲耍什么花招就是不肯答应。

    两人争执了一会儿,背后逐渐消停下来,林风心头暗笑一声,他还不信治不了这黄毛丫头。

    可这时,床铺却陡然一沉。

    她竟然连鞋子都没脱,直接踩上了病床,就在林风大声问她想干啥时,秦菲菲坏笑着岔开腿,一屁股坐在他的腰上,不顾他的挣扎和反对,就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你要再这样,我可揍你了啊!”

    “你打啊,你要敢碰本小姐一下,回头看我爸和我姐会不会杀了你!”

    “唉……那你别乱来,我吊针被你弄掉了。”

    此时的画面太过辣眼,已经快无力挣扎的林风突然有种被她强暴的错觉。

    ……

    医院大门外,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下。

    “三十四块。”

    “给,不用找了,谢谢。”

    秦嫣付了车钱从出租车上下来,抬头望了眼圣光医院的招牌,因该是这里没错了。

    她才刚进去不久,一辆车身上印有‘永龙矿业’的面包车也停在了门口,不多一会儿,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脚步有些踉跄的朝里面走去。

    他今晚像是喝了不少的酒,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泛着红,眼眶里更是布满了血丝,一头短发乱糟糟的就像很久没洗过了一样。

    “喂,这里不让停车,一会儿救护车进不来,你回来把车挪开。”看门的大爷从岗亭里探出头向他招呼道。

    男子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脚下却毫不停顿,反而越走越快,眨眼就消失在门口。

    “这什么人啊,一点素质都没。”

    看门老大爷一边埋怨着一边走到面包车前,他往里一瞧,车钥匙还插在钥匙孔里没有拔出,看来这人是真遇到什么急事,所以才顾不上把车开走。

    老大爷拿出对讲机,很快叫来一名会开车的保安,在他的指挥下,这辆面包车顺利挪到了旁边的空地上。

    车上的年轻保安拔掉车钥匙正要下车,脚下却踢到一个物体,心想也许是刚才不小心碰掉了什么,于是便弯腰捡起来。

    “你在里面干啥,快点下来吧。”老大爷见车都熄火半响了,车上的人却一直没有动静。

    “高叔,你看看这是啥?”年轻保安推开车门向他招了招手。

    老大爷也没看清他手里拿着是什么东西,处于习惯,还是好言劝道:“别动人家车上的东西,万一车主回来找不着了,还不怪在我们头上?”

    “不是,你先看看就知道了。”

    保安说着把东西递了过去,只见他手里握着三个像是大号炮仗捆扎在一起的东西,一头还留有引线。

    老大爷年轻时也当过兵,扛枪打过仗,这一直是最值得吹嘘的事情,等把东西拿在手里看了两眼,他一下子认出了来历:“嘶……这玩意儿好像是炸药!”

    ……

    病房里,搏斗已经接近尾声,林风浑身是伤,动作不敢过大,又不能真的动手伤到骑坐在他身上的疯丫头,于是乎,他身前的衣服就被人三两把给扒开了。

    一看这满身的伤痕,秦菲菲情不自禁吸了口凉气:“这……你这是怎么搞的?”

    这妞还算有点人性,知道关心人。

    林风摊开四肢,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只是嘴里不甘心的说道:“既然知道了我伤的这么重,那你还不赶紧从我身上下来?”

    “人家刚才又不知道。”

    秦菲菲撇撇嘴,反倒露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不过这下她没再继续为难林风了,那身伤光是看着都疼,正要从对方身上起来,就听门口传来一个两人都无比熟悉的声音:“护士,请问林风是在这间病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