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爱笑的女孩
    不过林风现在倒也挺理解他了,自家老婆长的五大三粗,那胳膊比一般女人大腿还粗,难怪要忍不住在外面沾花惹草。

    “李校长,您头上的伤没什么大碍吧?”

    李校长还没吭声,他老婆摆摆手:“其实就是点皮外伤,老李昨天要是运气不好,跟朋友应酬完,回来的时候不知楼上哪个缺德鬼扔了个杯子下来,正巧落在他头上了,这不,缝了三针。反正他也是公费医疗嘛,我就让他在医院多躺两天。”

    看他老婆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多半不知道这位李校长昨晚是在夜总会里调戏人家小姑娘,脑袋才被人砸了个洞。

    还撒谎说什么被楼上掉下来的杯子砸到,这李校长还真不要脸。

    “不提这个,小王我的批评你两句。”李校长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望着眼前的年轻人:“以我跟你爸爸的关系,你该叫我李叔叔才对,一口一个校长听着多生疏?”

    “李叔……”年轻男子赶忙改口叫道。

    “嗯,这才对嘛。”李校长满意的点点头:“你跟我们家慧慧都在法兰西留学过,因该有很多共同语言才是,平时有空你们这俩孩子该多走动走动,我跟你爸还想更近一步,当上亲家哩。”

    林风偷听了会儿觉得有些尿急就把帘子放下了,这时,一道倩影蹿了进来,竟然又是那个叫蔚薇的小护士。

    “你醒拉,感觉好些了吗?”小护士走到床前,一瞧柜子上的饭盒已经空了,开心的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好是好很多了,就是……”林风举起他的左手,上面还挂着吊针,有些无奈的说:“这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完,我有些尿急。”

    铁架上挂着两个装满了的输液袋,只怕一两个小时内是输不完的了。

    林风本想让她把吊针取下来,等解决完回来再重新插上,谁知这小姑娘眨巴眨巴眼,主动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帮你举着输液袋就行了。”

    她或许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整的林风有些不大好意思,后来一想人家小姑娘都不介意,自己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其实林风完全可以靠自己起床,可蔚薇担心他把伤口弄裂了,非要帮忙扶他,结果胳膊肘不小心就撞在一团柔软上面,林风回头正要抱歉,却见这小护士的脸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

    房间的卫生间非常狭窄,林风对着便池却怎么也撒不出来,蔚薇就站在身后离他不足一步的地方,总是感觉怪怪的。

    “你能不能转过身?”林风难得会有这种不好意思的时候。

    “哦。”小护士乖巧的答应一声,背过身去。

    过了几秒,身后便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从厕所出来,年轻人正在向李校长两口告辞,李校长的老婆趁机提出搭他的顺风车去做美容。

    这女的一走,房间里顿时就清净下来,蔚薇就像变戏法似得,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个红彤彤的苹果和水果刀就坐在病床边削了起来。

    小护士在他面前就像个欢乐的麻雀一直在唧唧咋咋说起来就没完,林风丝毫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思,有她在这里陪着,感觉时间都像过的快了好多。

    不像秦菲菲,有她在的地方那简直就是噩梦。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蔚薇将苹果削成一扇一扇的,用刀插着递了过来,望着林风大眼睛里写满了好奇。

    林风张口就把刀尖上那扇苹果咬紧嘴里,嘎嘣嘎嘣几口吞下,看她还一脸好奇的样子,这才咧嘴笑着问她:“你猜我是干嘛的?”

    小护士心里似乎早就有了答案,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我猜你肯定是个特工,就像电影里零零七的那种,我说的对不对?”

    这妞竟然能猜到**不离十,林风一下就来了兴趣,追问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小护士掰着指头说:“你受伤的朋友是让直升机运走的,还有那些要抓你的警察最后也没再来找你麻烦,最能证明还是你身上的伤疤,有刀伤也有枪伤,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有。”

    她竟然全都说到点子上了,林风忽的从床上坐起,一手搭在她脖颈上,脸上浮现出几分凶相,冷声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么多,就不怕我杀了你灭口?”

    谁知他不说还好,一说完小护士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无视他这幅穷凶极恶的造型,指头往他脑门上一戳:“别吓我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不然你也不可能为了救那个受伤的女孩,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输那么多血给她。”

    “好吧,你赢了。”林风一脸挫败躺回床上。

    蔚薇不无得意的娇笑了几声,两根指头捻起一扇削好的苹果凑到他眼前,嘟着嘴问:“你还没告诉我,我刚才说的对不对呢?”

    一条热乎乎的舌头在她指尖上轻轻一舔,小护士就像被蛇咬了似得吓得急忙缩回了手,就见林风一边嚼着苹果,脸上露出扳回一筹的坏笑。

    “那我要是告诉你,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保安,你看到的那些只是一个巧合,那你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

    “哼,你如果是个穷保安,我才难得理你。”刚说完,她自己就忍不住先笑了,还毫无顾忌的在林风头顶上轻拍了一把。

    见她这么爱笑,林风决定成全她一把,右手落在她柔软的腰肢上不依不饶的挠了起来,这下可好,蔚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出来了,又拽不开林风作怪的那只大手,最后花枝乱颤的趴在他胸口上。

    “你……你……快……停下……”

    嘶……

    这一得意忘形之下,林风算是自讨苦吃,痛的倒吸了口冷气,小护士听见痛哼声,才意识自己趴在他伤口上了,忙不迭手忙脚乱的撑起身体,一脸愧疚的说:“你没事吧,要不我去叫医生来看看?”

    林风摆手,他这算自作孽怨不得别人,正要说点什么缓和下气氛,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