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冤家路窄
    看着他和躺在担架床上的陈晨消失在电梯口,一向不肯吃亏的林风这回却难得选择了沉默,段雷刚才说的没错,当初在免国如果不是他多管闲事,也就不会惹上这帮丧心病狂的东洋人。

    这一切都是跟那只钢笔有关,他一定会设法查个水落石出。

    “你……你没什么事吧?”

    见他一动不动愣在原地,小护士睁着大眼有些担心的问道。

    林风摇摇头,眼神一扫却发现坐在门外的女忍者千叶美佳不知去了哪里,多半是她自己找地方治伤去了吧。

    当他也准备离开这里时,小护士又急忙拉住他:“唉……你要去哪儿?”

    “回家。”说完他才恍然想起,那个落脚点现在怕是不能住人了,还得重新找个住的地方。

    “那可不行,既然来了这里我们就得对你负责,你伤的这么重,必须留院观察,你跟我来。”

    小护士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对这个林风特别的有好感,不由分说拖着他的手就往楼上走去,林风一想现在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加上这一身伤势确实需要处理,也就不再坚持跟着她走了。

    医院是永远不愁没生意的地方,这家私立医院规模只能算中等,但各方面条件在市里都还算不错,所以住院部早都人满为患,连通道都加了不少床位。

    林风到来时,恰好有一人正在办理出院手续,小护士忙把这个床位给占下了。

    这是一间摆着三张床的病房,其中两张床已经住着病人,只有最里面一张空着,私立医院最大的好处就是环境要比公立医院好上不少,医生护士也非常的热情,这一点林风算是深有体会。

    除了费用较高以外,这里的软硬设施确实要比一般公立医院高上一截,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床铺被单整洁如新。

    有小护士帮着忙前忙后打理,林风什么也不用做,就这么直接往病床上一倒躺着就行。

    可他刚进来没多久,令人不愉快的吵闹声就从帘子隔壁传出,就听一女人的大嗓门在那里对护士嚷道:“我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嫌这破屋不够挤吗,刚走了一个,怎么又往里面塞人?”

    虽然护士又没做错什么,但仍旧耐着性子在小声在向她解释。

    可女人却不依不饶的大声嚷道:“我不管,你们必须给我家老李重新安排一间单独病房,我家老李是什么身份,跟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让他怎么安心治疗?”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情况您也看到了,确实没有单独的病房了。”

    “你要不解决,我就去找你们夏董,真是的,什么破地方,又脏又臭,我早说不该来这里。”

    世上总少不了这种说话做事尖酸刻薄的人在,正在替林风整理病床的小护士对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似乎早都见怪不怪了。

    磨磨蹭蹭又待了十几分钟,小护士才对林风说道:“你先休息会儿,我得回自己科室去了。对了,我叫蔚薇,有事你可以让她们叫我。”

    “林风。”林风伸手与这热心的小护士轻轻握了握,现在他才有闲心仔细观察对方,这是挺漂亮可爱的一个女生,大眼睛,高鼻梁,脸颊红彤彤的,一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

    小护士被他瞧得心头一慌,红着脸说了声再见就埋头跑了,刚出门没几步就听见哐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接着便听她在那里一个劲儿向同事道歉。

    林风听了哑然失笑,用被子将头盖住,一个人在那里呼呼大睡起来。

    他实在太困,没两分钟就进入了梦乡,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这一觉睡了五六个小时,却感觉浑身神清气爽,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

    床头柜上摆着个红粉色的饭盒,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林风拿过一看,还是之前那小护士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把午饭都送到床头前来了,只是看他睡的正香就没有把他叫醒,只是留下一张纸条。

    饭盒里只是清淡的小米粥加一些咸菜,而且已经有些凉了,但对饿了一天的林风来说,这绝对算是美味,拿起桌上那把用纸巾包好的勺子,林风一阵狼吞虎咽,三两口就把饭盒里的粥吃的一点不剩。

    隔壁床那个女人还在没完没了的抱怨着,现在又开始埋怨起医院的伙食就跟猪食一样,说话的口气就像自己高人一等似得,真把这里当成她自家开的了。

    林风不禁好奇的撩开帘子一角瞧瞧,会不会是市长之类的大人物就躺在隔壁,不然她哪来这么大的口气。

    隔壁病床旁,坐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一头波浪卷,脸上画着浓妆,涂着口红的血盆大嘴就跟刚吃过小孩似得,项链戒子耳环手镯全是金色,加起来只怕都有一斤重了,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多有钱一样。

    她面前的病床上躺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头上还缠着绷带,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一看清这中年人的长相,林风顿时就乐了,心想这还真是冤家路窄,这人正是昨晚在夜总会辱骂许若曦,最后被魏洋用托盘往他脑门上开瓢那家伙。

    幸好昨天林风走进包厢时,他已经被魏洋打晕了,不然要是在这里被认出来,他那恶婆娘非得跟林风当场掐起来不可。

    “请问李校长住在这里吗?”

    门口来了一个穿着得体的年轻人,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燕窝鱼翅正站在门口张望。

    刚才还要死不活的老李顿时坐了起来,客气的招呼道:“小王你来就来,干嘛还提这么多东西,你这真是太见外了。”

    “这是教育局王主任的儿子,愣着干嘛,快那把凳子给人家坐。”他又对自己老婆说。

    刚才还爱搭不理的胖女人听到爱人的介绍,顿时眼神一亮,大屁股一抬把自己坐的那张凳子递了过去:“哟,原来是小王啊,快坐快坐,你渴了没,阿姨给你削个苹果。”

    年轻人忙摆手客气几句,还是被胖女人一把按在了凳子上,那看他的眼神,就跟看自家女婿似得。

    在帘子后面瞧热闹的林风,听到他们互相间的介绍不禁一愣,躺在床上的老色胚竟然还是学校的校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