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惜命的宫本
    两人各自退开一步,但仅隔了半秒不到,两把刀又同时向对方身上劈去。

    林风用刀大开大合,粗中有细,远远比看起来的难应付多了,连续硬拼几记,半空中不时火星乍现,金铁交击声震痛耳膜。

    童虎的目光渐渐凝重起来,握着开山刀的手臂竟然有些发麻,这还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事情,而对面的林风却是越打越猛,就像一头疯虎,发起狂来带着所向霹雳的气势。

    逐渐的,童虎感觉愈发吃力,从开始的主动进攻变为被动招架,这算这样,他所面对的压力还在不断增加。

    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太过托大,如果把枪留在手里,或许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眼看继续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对方砍死在这里,他也拿出亡命徒的气势来,开山刀挥舞的呜呜作响,如果林风想要伤他,势必也会被开山刀所砍中。

    就在两人全力对砍了一刀的间隙,不远处的宫本一郎总算找到了适合的时机,毅然扣下扳机。

    砰!

    枪声骤然响起,林风完全是下意识的一扭身体,炙热的弹头擦着他肩头飞过,却在上面留下道一指宽的伤口,血水瞬间就涌了出来。

    宫本一郎这一枪开的太过及时了,童虎忍不住在心头大叫了声好,顿时有如神助,挥刀的速度愈发急促起来,竟然很快就扳回一筹,逼得林风连连倒退好几步,像是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

    宫本一郎也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可惜枪膛里最后一发子弹都打光了,趁着两人还在拼斗,他忙不迭从桌子下面找出童虎的背包,他记得里面还有好几个弹夹。

    就在他手忙脚乱的想给手枪更换弹夹时,士气大振的童虎已经把林风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背后全是杂物,童虎仿佛已经看到对方被一刀劈成两段的模样,他不禁狞笑着,用出十层力气的一刀猛地劈了下去。

    哐当!

    一声巨响,童虎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刚才那十拿九稳的一刀,居然被林风硬生生架住了,两把刀口紧紧抵在一起,摩擦出一溜火星。

    相比起来,童虎因为做足了准备明显比林风更有优势一些,正当他使出全力想将刀强行压下去时,林风却像是放弃了抵抗,手上的劲道骤然消失,任凭开山刀直劈下来。

    可是童虎都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林风脸上露出那招牌式的冷酷笑容,他在间不容发之际脚下踏前半步,左手往上一扬,一把黯淡无光的军刀不知何时从现在他手里。

    扑哧!

    就如同切豆腐一样,大半截军刀势如破竹从童虎下颌处没入,只留下刀柄还在外头,童虎脸上还保持着狰狞的神色,手里那把开山刀却失去了控制,只在林风肩头上割开一层表皮便哐当一下掉在地上。

    拔出军刀,童虎的尸体缓缓倒了下去,林风被腥臊的血水喷溅了一身,他就像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使者一样,双手拿着一长一短两把被血水染红的武器,大步向着宫本一郎走去。

    秋田会主要由东洋最古老的八大家族组成,其中作为宫本家族下一任继承者,宫本一郎却没别人想象中那样硬气,当手下的人全都被杀光后,宫本一郎傻眼了,满脸狂傲的神色也随着烟消云散。

    宫本一郎对家仆要求极其严苛,为了激励他们奋勇作战,甚至定下失败必死的规矩,如果有人贪生怕死,最后只会连家人一起拖累。

    值得讽刺的是,制订如此残酷规矩的人,却比任何人都要怕死,他可以把别人的生命视如草菅,却无法对自己也一视同仁。

    眼看林风离他越来越近,这下连腿肚子都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把弹夹装上,抬起手才惊觉忘了给子弹上膛。

    林风一路走来,地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血印,有他的,而更多却是敌人留下的。

    距离不到十米,宫本一郎总算把重新上膛的手枪重新举了起来,还没等他扣下扳机,大步走过来的林风率先掷出了手里的那把军刀。

    扑!

    宫本一郎大声惨叫一声,军刀好比箭矢一样没入了右边肩头,手枪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他没勇气去捡,扭头就往仓库后面逃去。

    可那里只是一堵厚厚的墙壁,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开始后悔起来,当初就不该为了在几大家族面前露脸而接下这个任务,当时在大家的称颂声中,他还傻乎乎的以为只是到华夏杀个人,顺便拿回会长要的东西而已,就跟白送的功劳没什么两样。

    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对方哪里是人,怎么杀都杀不死,分明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

    身后除了一堵墙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宫本一郎绝望的转过身,面对走过来的林风,竭尽他所能的喊道:“不要杀我,我是宫本家族的继承人,你有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应,钱?女人还是权利?只要你不杀我,这一切我都能够给你。”

    他说的无比真诚,只差当场跪下用家族的荣誉发誓了。

    林风还是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就在宫本一郎拼命思考该用什么引诱对方放下屠刀时,只见林风手一扬,那把忍者刀横着斩在东洋人的脖颈上。

    这把刀连续劈砍下,刀口早已经钝了,一刀过去竟然没把对方立刻劈死,只有刀身的一半没入了肉里。

    “别……求求你别杀我……”

    宫本一郎嘴里吐着血沫,双手抓握住刀刃,还在不断哀求着,眼里流露出浓浓的不舍,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比谁都还想活着,只是他这次却惹到一个得罪不起的人物。

    “晚了!”

    随着一声虎吼,林风用力一划。

    钝了的忍者刀割断对方的指头,接着是颈骨,扑哧一下,宫本一郎闭上了嘴,睁大不甘的眼睛,人头咕噜噜滚落在地上。

    殷红的血水从断开的颈部冲天而起,无头尸体摇晃两下才轰然倒地。

    林风已经头也不回往大卡车停靠的位置走去,陈晨还躺在那里等着他去救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