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辣手摧花
    林风扛着女忍从隔壁单元楼里跑出来,只见居民楼外警灯闪烁,警察消防急救车辆将四周堵塞的水泄不通。

    他俩刚一出现,顿时便被一名警察给注意到了,谁让林风扛着个女人在肩头上,想要不被发现都难。

    “你是干什么的?”警察将手电光从背后照了过来:“站住,听见了没有,你还跑?”

    林风不听他的招呼,撒开脚丫就往停车的方向狂奔而去。

    “快拦住他!”

    附近维持持续的几名警察听到同事的呼喊,不约而同往这边围了过来,那辆红色小踏板就停在楼道底下,林风就像田径运动员一样,扛着个**十斤重的女人,跨过半人高的花台,几个箭步就冲到停车的地方。

    轰……小踏板发动起来,像道脱弦而去的箭矢,嗖的一下从一名张开双臂试图拦住他的警察身边飞驰而过,眨眼就蹿出去几十米远。

    等警察上车追出来的时候,小踏板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

    城西郊外紧靠刘澜江下游处有一家占地上百亩的液晶屏幕生产厂,两年前因为向刘澜江排放污水严重,被政府部门强制关停,从此也就被闲置下来,再加上去年这里又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抛尸案,现在一到晚上,几乎连个路人都见不着。

    宽广且鲜少有交警来问津的城郊公路两边停满了货车,司机们早都进城里找乐子去了。

    红色踏板风驰电掣来到一连排货车末尾停下,远处几百米外就是那家早已被废弃的液晶生产厂了,黑夜中,那里隐隐有灯光露出,林风就更加确信女忍没有撒谎。

    现在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而接应宫本一郎的快艇会在早晨六点的时候赶到厂房后面的卸货码头,到时沿江而下离开华夏境内。

    林风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跑完本该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宫本一郎现在或许还在蒙在鼓里,等着他那帮家仆杀了林风把东西带回到这里来,他大概做梦都不会想到,那些人已经为了他宫本家族而全部效忠了。

    ……

    宫本一郎是个很懂享受的人,哪怕藏身在这种灰尘满地的厂房里,依然离不开红酒和雪茄烟陪伴。

    宽阔的厂房早被清扫出了一片空地,再支上桌椅板凳,就成了他用来临时会客的地方。

    “美丽的小姐,也许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要说再见了,你难道真的不想跟我喝一杯么?”宫本一郎面带贵族般的优雅笑容,举着红酒杯向桌子对面的人示意道。

    坐在他对面的正是双手被捆在身后的陈晨,她的脸上还有脖子都有青瘀的痕迹,嘴角还挂着血痕,显然对方并不像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那样彬彬有礼。

    见陈晨始终一言不发,宫本一郎收起了伪善的笑容,声音有些森冷的说道:“告诉我,东西被你们藏在什么地方了?”

    话音刚落,站在陈晨身旁是个长的五大三粗的男子,只见他快速拔出手枪,紧紧抵在她额头上。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陈晨喘息着说。

    “还想装蒜?”

    宫本一郎打了个响指,拿枪的手下一脚踹出,将陈晨连同背后的椅子踹翻在地上,接着这个魁梧的男子就跟先前一样,对着毫无反抗之力的陈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除了他们三个,四周还有十几个人,听到乒乒乓乓的响动,他们只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这边。

    “够了。”

    听到宫本的命令,魁梧男子停下了拳脚,抓着椅背把陈晨提起来重新坐好。

    “啧啧……你看你都成这样了,难道还不肯说么?”

    这人的拳脚很重,连陈晨都搞不清楚自己断了几根骨头,每一次呼吸都觉得胸口疼痛难忍。

    但即便已经伤痕累累,她仍旧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瞪视着对方。

    “我的耐心有限,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宫本一郎瞥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话,派出去的人也差不多该是时候回来了。

    “别高兴的太早,这里是华夏,不是任你们这帮东洋人胡作非为的地方!”

    陈晨喘息着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她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那好吧,希望你不要后悔。”

    宫本一郎点点头,失去了继续说话的兴趣,这华夏女人强硬的态度超出了他的预计。

    正想下令开枪,厂房外忽然响起隆隆的震动声,听上去离这里越来越近。

    宫本一郎脸色一变,忙向手下嚷道:“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离大门最近的那人点点头,一手拿着枪,走到大门前将眼睛凑到门缝上,只见正前面不远处亮起刺眼的两束灯柱,等到对方离的更近了才看清那是一辆大型的拖挂卡车。

    大卡车行驶的速度飞快,往这边直奔而来,等那人想起转身跑开时已经晚了一步,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两扇厚重的铁门直接被车头撞塌了下来,站在门后的人还没跑出两步就惨叫一声被压在地上。

    数顿重的卡车径直从铁门上碾过,被压下头那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急促的惨嚎,瞬间就挤扁成了肉泥。

    房子里的人全都给吓了一跳,只见那辆大卡车轰隆隆的对直撞了上来,又一倒霉鬼被车头撞倒后又被车轮碾压而过,那颗脑袋顿时就成了烂西红柿一样的东西。

    哐当!

    车头最终撞在一根支撑房梁用的铁柱子上,车头都凹了进去,大腿粗细的铁柱子向另一头倒下,砸在地面轰隆一声巨响,烟尘四散而起。

    不知谁先开的枪,逃过一劫的东洋人朝着驾驶室拼命的扣动扳机,随着手枪步枪冲锋枪一阵咆哮,挡风玻璃和车门瞬间被打成蜂窝状。

    宫本一郎也把视线投向了那里,陈晨深吸了口气,还能动弹的右腿猛地上抬,一脚就把身前的桌子踢翻,摆在上面的酒水泼了宫本一身都是。

    借着这个机会,陈晨转身就朝卡车的方向跑去,她知道一定是林风来救她了。

    “杀了她!”背后传来宫本一郎竭斯底里的怒吼。

    紧随着砰的一声枪响,魁梧男子开枪了,只见陈晨背后炸出一团血花,脚下踉跄几步,一头扑倒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