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高兴
    爆炸从发生到结束仅是瞬间,好好一间屋子眨眼便成了千疮百孔,房门窗户框全被气浪掀飞了出去,还好现在是深夜,暴雨一样噼里啪啦落下的杂物并没伤到人,只是停靠在楼下那一排汽车被砸的面目全非,警报声响彻天际。

    翻身回到房内,就连屋子里的空气都显得十分灼热,白色的墙壁已经被火焰燎成了黑漆漆的颜色,家具陈设更是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几乎找不到一件完整的了。

    屋里这十几名闯入者,除了被冲飞到楼下去的倒霉鬼外,剩下的大多也好不到哪儿去,就算没有挂掉,也就剩下一口气了,这些人的头领运气稍好一些,当时他和两个手下正要退出去,结果爆炸就发生了。

    等他们头晕脑胀的扶墙站起来,头顶的头发已经被大火燎光,只剩下光秃秃的脑壳,他一抬头就看见目标林风正往他们走来,非但没逃,反而十分凶悍的拔出别在腋下枪套里的手枪。

    咔嚓……子弹上膛,当他试图扣下扳机的瞬间,林风已一个闪身出现在跟前,强行抓着他握枪的手往回一撇,黑洞洞的枪口顿时调转方向对准了它自己的主人。

    嘡!

    头领眼睁睁看着枪口中火光一闪,顿时脑袋就像被一柄铁锤砸中,整个人都向后跌了下去。

    在他倒下的瞬间,林风已经夺走了他手里那把手枪,而另外两个手下这时才清醒过来,即便他们已经瞧见了林风手里的枪,但仍旧义无反顾拔出各自的短刀,大吼了一声,犹如飞蛾扑火一样悍不畏死的扑了过来。

    嘡!嘡!

    先后中弹的两个家伙一头栽倒在地上,林风收起枪,面色不改从他们尸体上跨过,来到邻居家打开那个衣柜门,女忍已经被之前的爆炸声惊醒过来,她本以为自己死期将至,谁知门打开的瞬间,眼前出现的竟然还是目标那张坚毅的面孔。

    “来杀你的人已经被全部躺在外面了,现在我们可以谈一笔交易了吧?”

    林风笑了笑,却让女忍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她依旧顽固的摇着头说:“别做梦了,宮田阁下没有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以前,追杀就永远不会停止,更不要妄想去救那个女人,你最好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这样或许还能多活几天。”

    女忍的话明显比之前多了,看起来她并不像嘴上说的那样一心想死,也或许是因为林风轻而易举解决掉那批敌人,又让她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林风心里有了谱,淡淡的问道:“东西,你说的该不会是一支铁壳钢笔?那东西到底有什么秘密,会让你们大动干戈,不惜跑到华夏来?”

    “我不知道,有些事知道的越多只会死的越快。”女忍摇了摇头:“那只钢笔呢?”

    “扔了。”见她什么都不知道,林风也不想继续再在这问题上纠结下去了,一屁股坐在她身旁,女忍竟然情不自禁往后缩了缩身体。

    “不用害怕,没把我的人赎回来以前,我不会杀你的,至于你说的那个宫田会怎么对你,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是想拿我去交换同伴?”女忍听到这话像是极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语气中带着些许恳求的说:“如果真是那样,我情愿你现在就一刀杀了我。”

    “为什么连死你都不怕,却怕见到那个宫本?”林风像是很有兴趣的问道。

    女忍一言不发站起身,就这么当着林风的面褪掉裹在身上的毛毯,接着是白色的裹胸,她一手捂在胸口,徐徐转过身,将两团软肉大部分暴露在林风眼前。

    就在她左边胸脯上纹着一只黝黑的乌鸦,只有鸟喙出纹着几滴正在滴落的血珠,与周围白皙的嫩肉形成了鲜明对比。

    见林风一脸茫然,女忍脸色微红的解释道:“这图案是宫本家族的标志,作为家奴,我们的生命早都不输于自己了,行动失败只能出现一种结果,所有人员全部战死,活着只会成为耻辱。如果被宫本一郎知道我还苟且偷生的活着,他不但会亲手杀了我,连我弟弟和妹妹也难逃一死,所以请您成全我!”

    说完她竟然满脸祈求的向敌人鞠了一躬。

    难怪刚才那些人明知必死还要冲上来,宫本家的族规还真是变态。

    听她这么一说,林风反而不想杀她了,毕竟就算杀了她也救不回陈晨,必须想别的法子。

    楼下已经传来响彻天际的警笛声,警车和消防车接到报警已经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此处不宜久留,林风盯着这东洋女人还有些稚嫩的面孔,郑重的说道:“我要怎么做,既不用杀你,又能救回我的朋友,还不会连累你那些家人?”

    女忍闻言不禁诧异的抬起头来,似乎难以理解林风此刻的想法,她迟疑的问道:“你……你为什么不肯杀我?”

    “那叫宫本的家伙想要你死,那我偏偏就不想让他如愿,说吧,是不是还有其它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林风捏起她脸颊,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如果你一定想要个答案,那就当是我高兴好了。”

    高兴?!

    如果能够自由的活下去,谁又甘心为一个并不把家仆当人看的家族献上宝贵的生命,女忍有些迟疑,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林风,咬着嘴唇,迟疑的说道:“还有一个办法,杀掉宫本一郎和所有他身边的人。”

    “没问题。”林风随手将那件连体服抛了过去:“穿上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女忍拿过自己的衣服,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你真的相信我?愿意为我杀了宫本一郎?”

    林风耸耸肩:“举手之劳。”

    女忍伤的很重,每走一步都疼得难以忍受,但她咬着牙一声不吭跟在林风身后,汗珠就像黄豆一颗颗滴落在地上。

    进到安全通道里,楼下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音,警察已经上来了,林风现在没时间去跟他们解释之前的爆炸和家里的尸体,回头一把将女忍抱起,大步往楼上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