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互相算计
    东洋国作为华夏临国,也是华夏在亚洲地区最大的敌人。

    林风拿起电话,用一口标准的东洋语说道:“她现在落在我手上,我的人呢?”

    陈晨的挎包还落在沙发上,人却不见了踪影,显然是被这些东洋人给掠走了,林风留下女忍,就是打算用她来交换陈晨,谁知道,对方沉默了两秒后,居然果断挂掉了电话。

    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林风一愣,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难道说对方锁骨不打算管这女忍者的死活了么?

    他有些不信邪的再次拨打了过去,这次却提示无法接通。

    “你这白痴。”躺在地上的女忍者终于忍不住用东洋语骂了一句,见林风望了过来,女忍眼里流露出一丝绝望,凄凉的道:“作为忍者,失败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你还妄想用我去跟那女人交换。”

    “哦?”

    看她现在的表情不像是说谎,林风顿时信了几分,朝她问道:“如果你告诉我,那女的被你们抓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保证放过你。”

    “哼。”女忍冷哼一声,清秀的脸上竟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我现在告诉你还有用吗?你根本就走不出这个小区,他既然知道我任务失败,最多不用十分钟他们就会上来,杀了你之后同样也不会放过我,你真是个蠢货。”

    这女忍即便不能动弹,还敢一口一个白痴蠢货的叫着,林风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加上陈晨的失踪更是让他怒火万丈,当即一把掐住这女忍的脖颈,将她娇小的身躯提了起来。

    他对这女人恶狠狠的警告道:“你要敢再骂我一句,我现在就把你扒光了,从窗口扔出去!”

    说完他才把快要窒息的女忍扔到沙发上面,对方剧烈咳嗽了几声,却仍然不依不饶的叫喧道:“你觉得我会怕死?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你这白痴,蠢猪……”

    疯狂的谩骂声成功激起了林风的杀意,眨眼间,脸色阴沉的林风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但当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却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不舍。

    这本不该出现在忍者眼中的情绪,却让林风临时改变了主意,一记手刀将她砸晕了过去。

    女忍身躯一软,总算闭上了嘴。

    林风脸上的神色却一点轻松不起来,尽管解决了眼前的麻烦,但如果这女忍没有说谎的话,那些不杀了他不肯罢休的东洋人因该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呼叫增援什么的显然来不及了,要想保命和救回陈晨只能依靠自己。

    时间不多,林风赶紧行动起来,快速将家里的门窗关好,又把煤气管从灶台拔了下来,听着沙沙的吹气声,他才满意的回到客厅,随便找了张毯子将昏死的女忍裹起来扛在肩头上,这才大步出了门。

    来到隔壁那对奇葩情侣家门前,用力敲了敲房门,很快屋里便响起男主人不爽的叫嚷声:“卧槽,大晚上谁在外面啊?”

    “送快递。”

    “滚,脑子有病!”谁遇到过半夜三经送快递的,男子在屋内大骂起来。

    咚咚咚!

    林风已经不依不饶的敲着门,终于听见里面传来哒哒的拖鞋声。

    “草泥马谁特么吃撑了找死啊?”

    防盗门打开,像个健美先生一样壮硕的男主人提着根球棍露出头来,当认出林风,这家伙眉头一皱:“是你,你想干啥?”

    “借你家用用。”林风说完一拳将他砸晕了过去,扛着女忍就走进了他们家里。

    小鹿犬本来汪汪汪的叫唤着,一见到是林风,瞬间缩着脖子钻回了窝里。

    “老公谁啊这么吵?”

    女主人穿着三点式睡意朦胧的从卧室走出来,还没等看清,脖子后面一痛,瞬间就失去意识摔在了地上。

    时间紧迫,林风也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一脚从女主人的身上跨过去,拉开衣柜,把包的像个粽子一样的女忍往里一塞,这才转身离开,走之前他还顺手牵羊把床头柜上那只外观精美的zippo打火机给顺走了。

    替邻居家把防盗门关好,两部电梯的楼层数都在不断攀升,想来这因该就是东洋的‘客人’要到了。

    回到自己家把门锁上,林风耸耸鼻子,这才绕到阳台处脚踩在护栏上,翻身爬了出去。

    楼外就是一条从楼顶通向地面的排水管,林风抱着管子将整个身体悬吊在八楼墙外,居然还能腾出一只手,给自己点上支烟。

    哐!哐!

    一连两声巨响,大门让人给踹开了,一群拿着武器的家伙蜂拥着冲入房内,足有十几个人之多,手里更是拿着枪械而不是刀片,他们配合默契的分散开,向各个房间里搜索。

    领头的男子走在最后,刚进屋就闻到股刺鼻的气味,开始他也没有多想,但当看见一名手下跑去试图按下点灯开关时,他才蓦地醒悟过来,大声吼道:“别开灯,这屋子里全是煤气。”

    他提醒的还算及时,部下的手刚刚放在开关上,还好没有按下,其实刚才大部分人都闻到了这股气味,只是一心想着抓人,倒把这么要命的事情给忽略了,现在回想起,大多人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把窗户全部打开,留几个人在里面仔细找找,人或许还藏在屋里,其他的全部出去。”

    “哈伊!”

    他们要找的人此刻就挂在窗户外面,他先把烟点燃啪嗒啪嗒抽了两口,这才不慌不忙把那个燃着火苗的zippo从窗户打开的缝隙里抛进去。

    弥漫的煤气一接触到火苗霎时就形成一条火龙,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栋楼都像是在晃动,屋里所有的玻璃瞬间全部震碎,火焰喷涌出窗外四五米远。

    而在屋子里的那帮东洋人就更加倒霉,还没来得及踏出门,就见眼前变成一片火红色,爆炸掀起的气浪直接把他们推飞出去,有几个家伙听从老大安排正打算开窗,没想却首当其冲,顿时便有四五个火人大声惨叫着被气浪冲飞出了窗口。

    停靠在楼下的汽车发出急促的警报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极为刺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