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女忍的噩梦
    木剑不断发出刺耳的吱嘎声,仿佛随时都会被崩断一样。

    林风的手就像铁钳,抓着木剑前端,任凭神田佑樹双手如何发力都难动分毫,眼看他太阳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木剑却始终无法再斩下哪怕一寸。

    既然已经撕毁了伪善的外表,这个东洋人自然不愿如此轻易罢手,只见他大拇指在剑柄出弹动一下,像是触动了某个机关。

    林风只觉的手上一轻,却见对面这卑鄙的家伙竟然从木剑中拔出把寒光闪闪的剑刃来。

    唰!

    对方这一手来的太过突然,眼前寒光一闪,锋利的剑刃急速从林风胸前掠过,顿时留下道尺长的口子。

    林风虽伤的不重,却让神田佑樹见到了希望,瞬间士气大振,剑尖一转笔直的朝着他胸口刺去,看来就连他所说的较量也是假的,一出手就纯粹奔着要林风的命而去。

    剑刃刺出的速度比之前还快了几分,连续吃了暗亏的林风眼看就要避之不及,迫不得已,他只能用手握住了直刺来的剑刃。

    这可不是木剑,锋利的刃口轻易划破了手掌,殷红的血水顿时从指间不断滴淌在地上。

    “你死定了……”

    额头上青筋毕露的神田佑樹变得无比狰狞,他嘴里发出一声冷笑,使了出全身力气,刚刚停顿下来的剑刃又再次向前刺入,林风不禁闷哼一声,握剑的手流血速度再次加快,剑尖刺破了他胸前的皮肤才堪堪被停止下来。

    “啊!”

    就在神田佑樹自以为能一举刺穿他胸膛的时候,被陡然响起的怒吼震得两耳嗡嗡直响,林风硬靠着一双肉掌将剑死死握住,随着一声怒吼,千锤百炼打造出的长剑竟然微不可查的弯曲起来。

    两人都卵足了全身力气,谁也不可能退让,在一阵摩擦声中,剑身终究不堪重负,嘣的一声从剑柄处断为两截。

    拼命前冲的神田佑樹哪会料到如此坚韧的长剑会被人硬生生掰断,他眼里闪耀着惊骇的神色,身体却在惯性的作用下直冲了过去。

    他这简直是一头送上门来找死,林风就站在原地等着,当神田佑樹错身而过的一霎,林风直接将手里那一截折断的剑刃斜着从他脖颈处刺下。

    扑哧……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剑刃在这瞬间刺入他的身体,神田佑樹惨叫了一声,继续前冲了几步,这才摇摇晃晃一头栽倒下去。

    虽然总算干掉这个极度卑鄙的家伙,但林风这回因为大意也被伤的不轻,胸前的伤口倒是小事,两个手掌都留下道深可及骨的伤口,流淌的血水将他身前地面都染红了。

    谁也说不准这里还有没有埋伏着的东洋人冒出来,此地不宜久留,林风弯腰从尸体身上的武士服撕下两根布条,快速将两个手掌上的伤口做了个简单包扎,这才骑上踏板车往回家的方向赶去。

    还好这一路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回到灯光明亮的家中林风才松了口气,缠绕在手掌上的布条都被血水给湿透了。

    他在客厅翻找着急救箱,一边习惯性喊了声陈晨的名字,只听浴室里传来哗哗的冲水声,原来这妞又在里面洗澡。

    一番折腾总算在茶几抽屉里找到了急救箱,撕下已经粘连在伤口上的布条时,痛的林风都止不住吸了几口冷气,偏偏两只手还显得十分笨拙,连个瓶盖都没能拧开。

    正好浴室方向传来开门的声音,林风头也不抬的嚷道:“洗好了,快来帮我搭把手,把这瓶盖拧开一下。”

    本以为见他受伤,陈晨那张嘴一定又会忍不住一番冷嘲热讽,这妞就是外冷内热的脾性,可今天却有些反常,对方始终一言不发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脚步声离背后越来越近,一股突兀传来的杀气顿时让林风心头一紧,来不及细想,蹬开碍事的茶几顺势一个翻滚,锋利的忍者刀几乎贴着后脑勺斩落,直接将林风坐的那张沙发劈出道硕大的豁口。

    林风转过身,面前出现个白衣女忍者,他顿时暗叫声糟了,陈晨只怕是遇到了不测。

    女忍者没有废话,并不想给林风喘息的机会,手持忍者刀蹿了过来,已经受伤的林风却没如同她猜想的那样转身逃走,而是朝她奔来方向掷出了手里的物品。

    这是瓶还没开过封的止血喷雾,女忍者只见到一团白影往脸上袭来,想也没想就挥刀斩了上去。

    咔……止血喷雾的金属外壳瞬间便让锋利的忍者刀切成两截,可是当女忍者意识到不对的时候,瓶子里面的压缩气体嘭的一下在她眼前炸开了,雾蒙蒙的瞬间遮挡住了视线。

    利用这机会,林风一把抓起身边的凳子,猛地朝对方砸去,女忍者显然没料到他速度如此快,急忙挥刀,刀口径直斩在实木做的凳面,嵌了进去,一时竟然没拔的出来。

    林风可没对东洋女人伶香惜玉的意思,右腿又快速往前一蹬,由于对方个头较矮,大脚正好踹中她弹性十足的胸口上。

    砰!

    女忍者痛呼一声,身不由己撞在墙上,她现在才意识到林风的可怕,但为时已晚了,没等拔出腰间第二把短刃,林风又一次狂猛的扑了上来,一记飞踢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势要将这女人一脚踹死。

    显然,陈晨的失踪已经惹急了他,即便对手是个女人,也没想过会放她一马。

    哐!

    这一脚重重踢在了墙面上,女忍者使出看家本领才险险避过,额头上惊出一层冷汗。

    “你难道不要那女人的命了?!”

    她声音有些变调的叫道,然而她顿时就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表达的不够清楚,只见林风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飞速调头过来,一凳子往她头顶砸落,这要被砸实在了,只怕瞬间就要脑浆迸裂而死。

    千钧一发,女忍者顾不得隐藏实力,左手手心出现一颗白蜡丸,用力掷在脚下。

    嘭!

    白色的烟雾升腾而起,不到一秒,板凳带着飓风撩开眼前雾气,猛地砸在了她刚才出现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