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彬彬有礼
    咚!

    脑门被敲了下,就听秦菲菲在后面得意洋洋的嚷道:“你真笨,这样狗血的事情都会相信,本小姐才不会得什么绝症哩!”

    “那你为什么还流鼻血了呢?”

    “那是因为王妈今晚煲了一大锅子人参鸡汤,全被我一个人喝光了,上火不行吗?”

    听着背后得意忘形的大笑声,林风沉默下来,虽然又一次被她骗了,心里已经生不出多少恼恨的情绪,或许她现在这样子就挺好了,该头疼的也是秦嫣他们家。

    “你住在哪儿?”

    在林风板着脸的再三要求之下,一脸还没尽兴的秦菲菲才老大不情愿的说出了地址。

    “喂,木头你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是生气了吧?”林风一声不吭,只想着赶紧把她送回去,却听她一个人在背后嘀咕道:“真没意思,小气鬼!”

    小气鬼就小气鬼吧,只要能把这个麻烦赶紧送走就行。

    林风加大了油门,小踏板在郊区的小道上飞奔,没过多久一会儿,一片风景秀丽的豪华别墅区出现在眼前。

    “停车,快停下来。”立着别墅区入口还有几十米远,秦菲菲就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猛拽了几下林风的衣角。

    林风也注意到了保安岗亭外那道美丽的倩影,秦嫣竟然一个人站在那里,因该是特地在等着背后这淘气鬼回家。

    也真是辛苦她了,摊上这么一个不叫人省心的妹妹。

    林风感同身受般叹了口气,缓缓将摩托停了下来,秦菲菲下了车却没急着过去,两眼亮闪闪的盯着他。

    “你还不走?”

    林风被她盯得有些不大自在,正暗自琢磨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时,秦菲菲竟然一言不发撅起红唇就凑了过来。

    “有话好……好说……”

    林风大吃一惊想要避开,这妞却不肯放过他,两手强行掰着他的脑袋,小嘴在脸上蜻蜓点水一样轻轻一啄。

    “拜拜!”小魔女蹦蹦跳跳往她姐姐的方向跑去,只留下林风愣在这里,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被人给强吻,有什么特别感觉倒说不上来。

    还没来得及仔细回味,就见秦嫣正朝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该死,也不知道自己被她看见了没有,万一被误会成自己对她妹妹有什么不轨企图,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林风暗叫一声糟糕,急忙调转车龙头,一溜烟跑了。

    ……

    回去的路上,他还在回味刚才那匆匆一吻,自己这算不算是歪打正着,没把目标秦嫣给勾搭上,反而跟她小妹之间弄得不清不楚,如果被陈晨知道了,她是表示支持还是反对呢?

    踏板车行驶在静寂无声的小道上,开着开着速度渐渐放缓下来,在车头灯的照射下,只见十几米外的地方停着辆汽车,一名穿着颇有东洋风格武士服的家伙从那后面缓缓走到了道路中央站定。

    大晚上出来堵路,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

    对方手里握着把武道馆里练习用的木剑,剑尖斜指向这边,用生硬的华夏语指名道姓的说:“林风,我要向你挑战!”

    这尼玛大晚上吃饱了撑着才愿意在这荒郊野外比试,若换了其他人,林风指不定啐他一口拧着油门就冲过去了,可对方东洋人的身份却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不用去想也能看出,对方铁定又是什么秋田会的成员,这是来给他们头目报仇来了。

    不过比起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家伙,这人就显得要有礼貌多了,既没有选择偷袭的方式,手里还拿着把不致命的木剑,算的上是个光明磊落的对手。

    等车停放在路边,林风赤手空拳走到距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

    “神田佑樹,请阁下多多指教!”

    这家伙华夏语不赖,因该不是临时抱佛脚才学的,林风拱了拱手算是回应,这一夜已经够折腾的了,他还想赶紧打发了这人,早点回去睡觉。

    做完介绍,神田佑樹的眼神骤然凌厉起来,仿佛瞬间换了个人,只见他双手握剑,大喝一声,脚下木屐连续踏前几步,木剑往前一递便迅速的直刺了过来。

    这一剑毫无花俏,但速度极快,林风不敢掉以轻心,一侧身,木剑从他胸前划过,又出其不意横扫了过来。

    林风连忙举手一档,闷响声中,手臂竟然有些发麻,这把木剑上灌入的力道大的出奇。

    趁着对方剑招用老的空隙,林风顺势欺近,一拳带着破风声捣向对方的胸口前,这家伙急忙收剑回档,哐的一下,震得连连倒退两步。

    林风打起架来就像头疯虎,并没有因为对方表现的彬彬有礼就有所谦让,他再次贴了上去,脚下一蹬,膝撞直奔而去。

    这一下神田佑樹躲无可躲,被撞的连退好几步,只觉胸腹间一阵绞痛,还没缓过气,林风又扑了上来,神田佑樹眼里瞬间出现惊骇的神色。

    他试图挥剑逼开对方,以便重新发起进攻,可林风根本不给这个机会,剑才挥到半途他以再次近身,铁拳狂猛的打来。

    神田佑樹眼睁睁看着拳尖在眼前急速放大,甚至拳风的呼啸将他头发吹的向后倾倒,就在神田佑樹以为自己完了的时候,林风的拳头却在他眼前不到五厘米处停住了。

    两人的实力瞬间就高下立判,神田佑樹剑术不错,但并不足以威胁到林风,何况林风到现在连武器都没使用。

    胜负已分,继续纠缠下去已经没有意义,林风朝他一点头,转身往停车的方向就走,神田佑樹原本可以见好就收,完好无损回到东洋国,但他显然并不甘心,随着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他竟然极为无耻的从后面发起了偷袭。

    呼!

    木剑在空中呼啸着斩落林风头顶,为了击败对手,他已经爆发出全部潜力,眼看就要命中目标,林风却像有所感应般突然回过身,木剑还未落到头顶就被他单手稳稳接住了。

    两人各握着木剑一端较起了劲,剑身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林风叹了口气,这次又是自己看走眼了,这外表看似谦逊有礼的家伙其实也跟那些东洋人没什么区别,一肚子男盗女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