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和我一起胡闹
    偷情圣地果然名不虚传!

    可林风带着这么一个未成年少女来着到处充满暧昧的地方就显得特别尴尬了,偏偏这小魔女一时半会儿又不肯离开,林风只好跟她在台阶坐下,望着下方不断在晃动的树枝默然无语。

    “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短短两分钟,林风已经第三次提出这样的要求,秦菲菲却倔强的摇着头,大眼睛满是好奇的注视着下方:“不要,人家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就不能多看看?”

    这种事有什么好看的,林风只觉今晚头都大了几圈,她要看就随她看吧。

    这样光看着树林子晃动,偶尔传来一两声突兀的尖叫,实在狗无趣的,林风本以为她待不了多久就会闹着回去了,谁知道,秦菲菲却突然抱着他胳膊,将脑袋搭在他的肩头上。

    “咦,你衣袖里藏着什么东西,怎么**的?”秦菲菲抬头好奇的问道,林风不答,她就越是好奇,干脆自己动手摸索了起来。

    “别摸了,再摸小心我叫非礼了。”林风拍开她的手,没好气的说。

    秦菲菲把嘴一撅,又使出那一套,娇蛮的嚷道:“你就让人家看看嘛,只看一眼,就一眼。”

    林风被她缠的没法了,只好将那把军刀掏出来,连着皮鞘一同扔给了她。

    “原来就是一把小刀,我还当什么宝贝?”秦菲菲撅着小嘴,一脸不屑的样子,但手上却一点都不含糊,拉开刀鞘,将这把通体黝黑的军刀逐渐展现在眼前。

    “这刀怎么黑不溜丢的,咦,上面好像还刻着两个字也?”

    小妞如获至宝,只是光线太暗也看不清,她便站起身,将刀身正对着灯光,聚精会神的看了几眼。

    “忠……诚?”她不由碰碰林风的肩膀:“喂,这把刀上为什么要刻忠诚两个字,一点都不霸气,我看它黑里泛红,不如叫它饮血吧?”

    “它叫屠龙。”林风没好气的回了这个网瘾少女一句,说完把手一伸:“看完了就把刀还我吧。”

    “你为什么要随身带一把刀呢,而且你又这么能打,以前一定当过兵吧?”见林风闭着嘴不说话,秦菲菲悻悻的一撇嘴,将军刀抛回他怀里:“切,就一把破刀谁稀罕一样,还你拉。”

    这妞简直蛮横的不可理喻,林风今晚已经无数次刷新对她的认识,正起身想走,却见秦菲菲站在原地突然晃了一晃,似乎随时都会摔倒的样子。

    不爽归不爽,但林风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滚到山坡下面去,忙一手拦住了她的小蛮腰。

    “喂,你这是怎么了?”

    秦菲菲仿佛一下变得柔若无骨似得,全靠着挽扶才能勉强站立,这一瞬,她的脸色似乎也发白了几分,一缕殷红的血迹从鼻子里流出。

    随手一抹,衣袖都被染成了红色,把双鬼灵精怪的眸子顿时也黯淡一样,她却大咧咧一笑:“我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

    林风不敢大意,忙扶着她又在台阶上坐下,看着失去血色的小脸一点不像她说的那般轻松。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如果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把你拖到医院去,再给你姐打电话。”

    当林风严肃起来的时候,气氛顿时变得有些黏稠,秦菲菲那没心没肺的笑容渐渐敛去,过了片刻,她才淡淡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在我十七岁生日那天也跟现在一样,突然流着鼻血晕倒了,爸爸急忙把我送去医院检查,医生却说这是绝症,治不好的,如果出国治疗,我也许能活到二十岁……”

    说完她回过头来,脸上又挂起了俏皮的笑容,说出的话却有些伤感:“现在你因该明白,为什么不管我怎样胡闹,爸爸和姐姐也不会真的跟我生气了吧?因为他们知道,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听她这么一说,林风仿佛从她娇蛮任性的外表下看见一个孤独恐惧的影子,心中顿时一软,温声劝慰道:“其实你可以去国外治疗,现在医学技术非常发达,连脑袋都能换了,你这点小毛病一定能治得好!”

    “别骗我了,如果真能治好,我家这么有钱什么样的医生找不到,还用你来提醒?”

    这时,山脚传来几声炸响,只见五颜六色的烟花迅速冲向天空,最后在巨响声中炸成一团团绚丽的火光。

    秦菲菲仿佛早就看开了一样,张开双臂凝望着天空,大声的喊道:“我才不要掉光头发成为一个小老太太。我就像这些烟花一样,纵然转眼即逝,也要每一天都精彩的活着!”

    不知为什么,林风总觉得有些不是味道,就像心头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似得。

    “林风,你会愿意陪我一直胡闹下去吗?”秦菲菲将一把碎石捧在手心,一脸认真的问道。

    林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现在就来玩一个游戏。”不等林风明白过来,秦菲菲脸上表情忽的一变,又露出那恶魔似得笑容:“这游戏叫做……石打鸳鸯!”

    说完,她用天女散花的方式将手里的碎石用力往小树林里抛去,顿时里面便传出几声惨叫,接着便是气急败坏的大骂声。

    “快跑!”

    秦菲菲转身就往小踏板的方向逃去,林风愣了两秒,只见树林子里蹿出几个人影,一边骂着脏话,一边朝他的位置奔来。

    虽然不怕打架,可破坏了别人的好事,林风实在没脸再把他们揍一顿,于是,反应过来后他也扭头就跑,秦菲菲已经跨坐在小踏板后座上,还在不断向他招手:“快点,你跑快点!”

    没时间跟她计较,眼看追不上的那几对野鸳鸯捡起地上的石头就扔了过来,林风伸腿一跨,稳稳坐上踏板车。

    拧紧油门,两人以最快速度逃下山顶。

    即使隔得老远,都还能听到山上不断传来的咒骂声。

    秦菲菲居然还在得意的大笑着。

    跟着丫头出来简直是造孽,林风越想越觉得可疑,边骑着车边问道:“你说得了什么绝症,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