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遇险
    忍者并未就此放弃,而是十分狡猾将手中的长刀一点点刺入水中,但来回搅合了两圈,里面别说藏着个人,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找着。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陡然传来极其轻微的响动,忍者心知中计,急忙转过身却陡然发现一团黑影在他眼前迅速放大。

    咣!

    藏在门后的陈晨出其不意一拳将对方打晕,凝神一瞧,她才看清对方这身奇怪的装束,闯入者居然是东洋忍者,这发现让她不禁眉头一蹙,很快联想到上次被林风击杀的秋田会二号头目,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上门寻仇了。

    陈晨又不是弱不经风的普通女人,面对危险,她显得十分镇定,第一个想到就是必须尽快通知到林风。

    可惜装着电话的挎包放在客厅,她弯腰快速在这名忍者身上翻找了一遍,除了一堆稀奇古怪的小玩儿,并没找到任何的通讯工具,这时门外又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音,她连忙捡起那把一米多长的太刀作为防身武器。

    哐……敌人显然知道同伴已经出事,所以不再掩藏行迹一脚便把浴室门给踹开了。

    闯入的忍者刚一露面,陈晨挥刀便砍了过去,而且角度十分刁钻,显然之前她也有专门学习过刀剑之类的武器。

    铛!

    忍者反应迅捷,长刀一横挡住这神出鬼没的一刀,但眼中难免露出一抹惊色。

    两人挥刀都非常迅速,长刀在半空连续碰击数次,黑暗中擦出一窜窜的火星,可忍者一直处于下风,只能不断被动的招架。

    压制了一人,陈晨现在的处境却更加糟糕,眨眼又有一名同样装束的忍者蹿进来,朝她发起了攻击,她深知必须速战速决冲出去才有机会脱困,一旦被这帮身手敏捷的忍者包围,就只有束手就擒。

    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中长刀变得大开大合起来,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连续两个劈砍,刀刃都崩出了豁口,两人被这股大力同时逼退一步,没等缓过气,只见陈晨一个转体踢,大长腿对直踹在另一人身上。

    对方也没料到她会忽然改变攻击对象,想要避开已经晚了一步,咚的一声闷响,这家伙胸口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倒退数步,还没缓过气,就见陈晨把长刀一递猛地从他胸口刺了进去。

    哗……拔刀,血水从他胸口喷溅而出,陈晨身上也被溅了不少,背后又传来犀利的破空声,她一咬牙,举刀横档。

    锵!

    刀刃撞在一起,陈晨有些吃不主力,手中武器不受控制向旁划去,而对方又趁机欺近一步,紧随而至的第二刀劈在她的肩头。

    陈晨闷哼了一声,忍痛往门口方向蹿去,刚冲出浴室便见一名白衣忍者,双手抱胸气定神闲在面前等着她了。

    来不及细想,陈晨朝对方就是一刀,想要一鼓作气从这里突围出去,谁知忽然眼前一花,刀却砍了个空,这人就像消失了一样。

    “别动。”

    陈晨保持着挥刀的姿势,果真听话的停了下来,那名白衣忍者不知何时绕到了她的身后,将一把散发着寒意的短刀架在她脖颈上。

    ……

    跨江大桥上,小踏板在稀疏的车流中极速穿梭,宛如道红色的闪电从人们眼前一晃而过,只留下引擎的咆哮和一个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真是太刺激了,我感觉就像要飞起来了一样。”

    踏板车停了下来,秦菲菲兴奋的脸蛋通红,而林风的一张脸却被大风吹的快要麻木了。

    “现在能回去了吗?”

    短短一个小时,他就载着这疯丫头几乎绕着江边公路狂奔了一圈,要是让陈晨知道他把公车私用拿去泡妞,指不定要被数落成什么样子。

    “不要!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人家都还没有玩够!”秦菲菲似乎打定主意赖上了沈飞,又在后头不依不饶的撒起了娇。

    林风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任何办法可想了,又不能真把她揍一顿,这魔女就像他命中的克星,什么招都对她没用,自己反而被她吃的死死地。

    “那好吧,我们跑完最后一圈就必须送你回去?”

    林风扭头看着她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只见小魔女眼珠子一转,突然从车上站了起来,她一手指向远方若隐若现的山峰,兴奋的说道:“我们去那座山上,用你最快的速度带我去!”

    “好吧,那你坐稳了。”

    林风一拧油门,小踏板再次迸发出了猛兽般的怒吼,速度骤然提升起来,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

    他记得那地方应该是江滨公园的后山,只是从来没闲工夫去过。

    行驶了不到十分钟,背后的尖叫逐渐减弱了下来,只剩下冽冽的风声在耳边呼啸,林风暗自得意,这下总算震住了这鬼灵精怪的丫头,很快一个温热的身躯便贴在他的背上,环抱在他腰间的两只小手也渐渐收紧了几分。

    难得她如此安静,即便背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林风也生不出任何的杂念,谁让背后这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丫头,如果能换成秦嫣或者王安雅倒也不错,不过现在这么晚了,两位美女恐怕早都入睡,睡眠可是女人的天敌。

    一路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快就到了公园后山脚下,现在已经接近凌晨,这里却比林风想象中要热闹许多,沿着昏黄的路灯指引,两人骑着车一路驶了上去。

    这里作为市区重要的景区之一,道路铺设平整,即便山顶也被推平成了半个球场大的空地,周围是绿油油的树林,空地四周却停了不少的私家车辆。

    刚一从车上下来,秦菲菲就两眼放光的看着周围,小脚尖一踮一踮的显得十分激动:“哇靠,原来他们讲的都是真的啊,这里一到晚上就成了偷情圣地,还真有人在这里车震!”

    如她所说,好几辆都在轻微的震动,任谁也猜得出车里的人现在在干嘛,可她这样大声嚷嚷出来,不是破坏大家的雅兴吗?

    车震又不犯法,林风赶忙捂着她的嘴,拖到个稍微清净的地方,可是他那敏锐的听觉很快就发觉了下方的树林子里,正传来一阵让人血脉偾张的喘息,他瞬间就从声音判断出,这下头绝对不止有一对的偷情男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