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小魔女对上老狐狸
    白涛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背后,两人一同往他望去,秦菲菲还抓着林风的手臂不肯撒手。

    昏暗的光线下,白涛只觉得这女孩长的挺美,长相有几分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或许她只是这里的常客。

    反正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白涛也不会放过这个整治林风的绝佳机会,背着手靠近过来,摆出经理的架子教育道:“夜总会有自己的制度,即便你是大小姐的人也要照章办事,这样,念你是初犯,罚款五百,写一份检查明天开会时当众检讨。”

    老狐狸把算盘打的啪啪响,罚款是小事,当众做出检讨才是关键,并且这种处理方式也不是无理取闹,就算秦嫣来也挑不出毛病,不怕他不就范。

    这是在打林风的脸,更是在打秦嫣的脸,谁让林风是她一手提拔起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明白。”颇为反常,林风就像转性了似得,答应的极为干脆。

    白涛出现的如此及时,一下就能把他找到,闭着眼都能猜到又是张镖那奸人在背后告的状。

    “嗯,很好。”

    林风如此干脆的回答,反而让白涛有些诧异,不过料想他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来,迟疑两秒才点着头往来的方向走去。

    “白涛你给我站住!”一声带着明显怒意的娇喝从背后传来。

    如果这口恶气林风能忍,可有人却忍不了,如同他估计的那样,小魔女发飙了。

    “你叫我?”

    白涛诧异的转过身,小姑娘长的挺美,但直呼其名这种没有礼貌的举动却让他十分反感。

    秦菲菲哪管他高不高兴,在她眼里,这白涛也不过是她家一个高级打工仔而已,她拖着林风来到白涛跟前,大眼睛虎视眈眈瞪着对方,声音娇嫩却气势逼人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些管的太宽了?他跟本小姐说话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批准?”

    “你……”这口气太大,弄得白涛一愣一愣的,凝神注视了对方几秒,记忆中一个有些模糊的影子与眼前这个女孩逐渐重叠在一起了:“你是小……小姐?”

    小姐这个称谓在华夏常带有一定歧义,秦菲菲啐了他一口:“呸,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白涛何曾让人像这样指着鼻子骂过,那张老脸都气绿了,但他心知眼前这个丫头是秦家出名的混世小魔王,就算得罪秦浩远也最好别去惹她,不然到最后只会搞的自己颜面无存。

    秦菲菲可不像她姐秦嫣一样知书达理,岁数不大惹出的祸事却不少,就算明知她是个惹祸精,一向深明大义的秦浩远却依旧非常宠她,绝对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宠溺,这或许跟几年前的那件事有关。

    当然,这也只是白涛闲得无聊时私底下的猜测,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能不招惹这小魔女就尽量别去招惹,不然后果难料。

    “小小姐,刚才是我口误了,你别往心里去。”白涛忍气吞声,强挤出笑容说道。

    秦菲菲才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任然咄咄逼人的问道:“我现在有事,要让林风陪我出去一趟,你是不是也有意见?”

    “没有没有。”脸上对着笑的白涛急忙摇头,翻脸比翻书还快,他转过头就语重心长的对林风说:“这么晚了小小姐一个人出门确实很危险,林风你一定要保护好小小姐的安全,场子里你不用担心,有这么多人看着不会出什么乱子。”

    林风白了他一眼,都懒得回答,这人脸皮比他想象的还厚,果然是个有野心的家伙。

    “那就不打扰你们谈话了,我到其它地方看看。”半响都没人理睬他,白涛清楚自己在这里不招人待见,讪讪的走了。

    等他走远,秦菲菲回头朝着林风俏皮的眨眨眼,拽着他的手不由分说的道:“现在没人管你了,咱们走。”

    “你到底想去哪儿?”

    出了夜总会大门,林风挣了两下没挣开对方的手,只得满脸无奈的问道,他算是看出来了,今晚不把这小妞哄高兴了,就别想脱身。

    “呃……”秦菲菲顿时昂起俏脸,一副我还没想好的呆萌样子。

    没想好就把我喊出来干嘛!

    林风强忍住了把她踢下阶梯的冲动。

    过了好几秒秦菲菲才眼神一亮,指着靠门口那架极为显眼的红色小踏板说:“姐姐说你有一辆拉风的摩托车就是它吧,不如你骑着载我去兜风?”

    ……

    晚上十一点,陈晨略有些疲倦的回到家中,集团最近几天正在紧锣密鼓的策划一场超过二十亿的收购案,事关重大,公司上下都非常重视,就连陈晨这个实习助理也要加班到很晚。

    忙碌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关于新能源的线索却连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陈晨疲倦的坐倒在沙发上,不由有些气馁。

    但没过一会儿,她又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四肢。

    坐了一整天,浑身都不舒服,解除乏困的最好办法就是能舒舒服服泡个热水澡了。

    拿上换洗的衣服进到浴室,浴缸里已经放满了热水,试过水温,再洒上一些茉莉花香的沐浴露,陈晨这才缓缓褪去身上的衣物,一具完美无瑕的背影顿时暴露在灯光下。

    当身体彻底融入温水中,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像是舒展开了一样,她不禁发出一声舒服的嘤咛。

    咔……

    毫无征兆,天花板上的灯光突然熄灭,整个屋子都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房门外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没过几秒门就开了,一群穿着忍者服饰的神秘人落地无声窜进屋里,带头的却是个体态娇小的白衣忍者,在她指挥下,众人分开进入两人的房间,不过很快又退出来摇了摇头。

    白衣忍者把视线转向浴室的方向,那里隐隐有水声传出。

    一名忍者心领神会来到浴室门前,手握着门把轻轻一拧,这门竟然没锁,直接就打开一道缝隙。

    忍者手持太刀潜了进去,摆放浴缸的位置前面挂着帘子,当他小心翼翼掀开帘子一角,浴缸里只有白色的泡沫和还散发着热气的水,躺在里面的人却不见了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