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英雄救美
    刚走上二楼包房区,一阵粗鄙的大骂便从房门半敞开的302包厢传来,张镖那些人却像全体失踪一样都不见了踪影,心急如火的魏洋第一个冲了进去,路过一名看热闹的服务员身边时还顺手夺走一个金属托盘。

    进到房里,只见许若曦正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在激烈争吵着,一名包房公主趴在她怀里嘤嘤的哭泣着,脸蛋上还有个红印,而其他几名同一个房的公主也用满是愤慨的眼神瞪着中年男子。

    一看就知道一定是趴在许若曦怀里的公主受了人欺负,这种事在夜总会里时有发生,见怪不怪,包房公主这职业主要是陪客人喝酒消遣,并不提供一些乌七八糟的服务,除了微薄的底薪,收入主要是靠客人给的小费和酒水提成。

    可来这里的很多人却把她们当成三陪一样看待,喝多了就开始毛手毛脚,很难避免不发生争执,当然,如果客人出手大方或是长相英俊,一些公主为了多挣钱也不介意出台,像这种你情我愿的事夜总会是不会插手管的。

    但像今天这样,明显就是人家公主不愿意,中年人又仗着几分酒劲,想要来个霸王硬上弓什么的,所以最后才会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中年人已经扯开了脖子上的领带,脸红脖子粗的指着许若曦怀里的公主骂道:“你真当自己那里是镶金的啊,摸你两把又怎么了,出来干这个不就是为了钱嘛,老子又不是没钱,连你们经理都不敢这样跟老子讲话,你特么还敢骂我?”

    这人显然已经酒劲上头,穿的人模狗样,却满嘴污言秽语,旁边几个差不多岁数的同伴怎么劝都劝不住。

    “老李差不多得了,我们走吧。”

    “是啊,大家出来不就图个开心,你看你闹得……”

    这几个人说的还算是人话,可这叫老李的中年人却觉得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手指着许若曦两个吼道:“谁都别来管我,老子今天把话放在这里,这两个女的不跪下认错,这事就不算完!”

    “因该道歉的是你,难道你自己没老婆没女儿吗?她明明拒绝了,你怎么还这么下流龌龊!”许若曦护着哭泣不停的公主,毫不示弱的瞪着对方。

    说起来她怀里这个还是包房公主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甜美可爱,头都秃了的老李只怕比她大了三十岁不止。

    许若曦这话一出,老李就像受到了极大羞辱,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嘶声谩骂道:“就你也配跟我女儿相提并论,我女儿是海归博士,而你们呢?你们就是出来卖的,一群表子!”

    这话换了谁听到都会发火,许若曦脸带寒霜,没有任何犹豫,纤细的巴掌用力扇了过去。

    啪的一耳光甩在这人脸上,可她这点力气打在别人脸上不痛不痒,反而刺激的对方暴怒起来。

    怒火中烧的老李想也没想就一巴掌抽了回去,要被他打到,只怕许若曦那张小脸都要肿起来,就在这霎那,拿着托盘的魏洋从旁边跳了出来,卯足力气将手里的铁盘照准老李那个秃头扣了下去。

    现场只听见哐的一声巨响,老李身体一歪栽在地上,还没等他看清是谁偷袭,魏洋就跟对付杀父仇人一样,再次轮起铁盘往他头顶砸下。

    哐哐哐的就像打锣似得一连响了四五声,等晚到一步的林风将他强行拖回来时,这个老李已经满头满脸是血的晕了过去,看着有几分凄惨。

    他的那些同伴也知道夜总会豢养的保安人员不是好惹的角色,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什么话也没说,几人联手才抬起体肥如猪的老李往楼下走去。

    魏洋手拿着砸出个深坑的托盘,可能是太过激动,还在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气,能在夜店皇后面前露脸,他显得异常亢奋。

    偷偷瞥了眼几步外的许若曦,他才扬起手里的托盘,就像炫耀一样向林风问道:“老大,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

    看来他是已经默认了保安这职位。

    皱着眉头的林风还没说话,就见张镖那奸人阴笑着从门前一晃而过,这狗东西明显是认出了那些人的身份,故意把这个烫手山芋抛给他们接着,就等着看他们笑话。

    只有魏洋被人算计了还不自知,摆出一副快表扬我的神情。

    “蠢啊你,被你打的那人一看就不像是混混,大晚上出来寻欢作乐有谁穿西装打领带,肚子鼓得比孕妇还大?你把他打的只剩下半条命了,回头不怕惹上麻烦?”

    魏洋非但不笨还相当鬼精,听林风这么一说他顿时回过味来,有林风罩着倒是不怕流氓找他麻烦,但若是带着大檐帽的上门找碴,恐怕林风也保不了他。

    谁敢用暴力跟国家机器对抗,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一瞬,魏洋就乐不起来了,有些后怕的问道:“那……那怎么办?”

    “刚才你挺能打,现在知道怕了?”林风在他后脑勺拍了巴掌,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毫不避讳的说道:“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就尽量忍着。”

    “不是,老大这不像你的风格啊,难道你也怕这些人?”魏洋郁闷的都想回家收拾收拾跑路了。

    “你听我把话说完。先忍着,等他从夜总会走出去后,你就那个麻袋套他头上,到时就随便你想怎么揍他都行,反正没有证据,他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许若曦还以为林风一本正经是要教他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没想竟然说出这种馊点子,这两个家伙就是一丘之貉,亏他们还没心没肺的笑的出来。

    许若曦搂着哭个没完的女生走了,连句谢谢也没有说。

    心知摊上大事的魏洋一下就焉了,比之前还萎靡三分,要不是林风一直安慰他不会有多大个事,说不得他真要回去准备跑路了。

    就这么战战兢兢混到晚上十点半,担心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迪厅的生意渐渐火爆起来,三人也不能继续在休息室里窝着,收拾收拾就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