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这是个误会
    小狗痛的不断哀嚎,想要躲避却因为系在脖颈上的草绳太短,每次都被无情的拉扯回来。

    它嘴里本已经长出了尖锐的牙齿,但天生对人类就有一种盲目依赖的它们却没有呲牙咬这群拿烟头烫它的混蛋,只是睁着无辜的大眼,不断用粉红的舌头去舔舐着那人的手背,似乎在祈求对方能放它一马。

    可小狗一声声无助的哀鸣非但救不了它,反而更加助涨对方的气焰,这五六个小痞子一边嬉笑打骂着,一边将燃烧正旺的烟头往小狗背上戳去,看样子似乎很享受这种凌虐弱小的快感。

    “把狗放了。”

    几个小痞子纯属没事找事的类型,突兀传来的声音终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抬头看见只是林风一人,自然没谁惧他,染着一头金发的小痞子第一个迎了上来,昂着脑袋满脸挑衅的问道:“你在跟我们几个说话?”

    “把狗放了吧,人家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换了你们是它……”林风耐着性子好言相劝,动不动就揍人那是莽夫,他觉得自己因该属于智者与莽夫的结合体,当然这主要还是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跟谁都能唠嗑两句。

    “艹,少给老子讲这些狗屁道理,你特么谁啊?”金毛小子吊吊的将烟头往地上一扔,其他几人也气势汹汹围了上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这瞬间林风感觉的好心情让他们几个给破坏殆尽,只见他低下头,不紧不慢的解开皮带扣,面前这几小子一看顿时就乐坏了,还是那金毛不知死期将至,手指着正抽出皮带的林风,猖獗大笑着说道:“卧槽,有什么话你说就说,脱裤子是几个意思,不会是对老子的屁股感兴趣吧?”

    “原来是个老玻璃。”

    “快滚开,揍你脏了老子手。”

    林风充耳不闻这帮人的嘲讽,将皮带对折握在手里,在对方奇怪的目光注视下,朝着笑的最是猖狂的金毛脸上抽了过去。

    啪!

    一声响亮的脆响,金毛痛的当即就蹦了起来,等他把捂在脸上的手拿下来,只见掌心残留着红色的血印。

    “卧槽,你敢打老子,兄弟们动手!”

    啪!啪!啪……

    巷子里顿时响起‘啪啪啪’的脆响,就像放鞭炮一样的阵仗,还不断有人发出哭爹喊娘的嚎叫,更添几分热闹。

    等林风停下手来,刚才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一帮小混混,全都卷缩着墙边,每人脸上多多少少都留下几道两指宽的血印。

    这还是林风手下留情,不然一皮鞭下去能把他们那细皮嫩肉的小脸给抽出道豁口来。

    “全部给我排墙站好!”

    林风背着手就像教官检阅自己的队伍,几个小痞子被打怕了,老老实实排成一排,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几个在我眼里就跟那条狗有什么区别?照你们的意思,那现在是不是我拳头大,没事寻开心就能无缘无故拿皮带抽你们一顿,或者用烟头在你们头顶杵几个戒疤?”

    林风面无表情,给人感觉他真干的出这种事,小痞子忙不迭摇头摆手,实在不敢再去招惹这位比他们还横的人。

    “不不不,我们已经知道错了。”

    “我们以后不敢了,大哥你就放过我们吧?”

    林风很满意他们的表现,但现在离上班时间似乎还早,于是他手指着墙壁,冷声喝道:“全部靠墙倒立!”

    “啊?”

    有人发出质疑,啪的一声脆响,尽管皮带只抽在空处,却吓得这帮小痞子齐齐打了个哆嗦,这下没人废话了,动作麻溜的以手杵地,两腿绷得笔直,只有脚尖挨着墙壁。

    比起挨皮抽,倒立无疑要好过许多。

    可还没等坚持到两分钟,一个个就挣的面红耳赤,两手开始一个劲儿的哆嗦,但他们谁也不敢泄气,以对方的脾性而言,第一个摔下去的人铁定会被收拾的很惨。

    就这样度日如年的艰难支撑了十分钟,看他们都快虚脱了,林风这才松口让他们下来。

    几个小痞子如蒙大赦,瘫坐在地上直呼老天保佑,谁也不敢有丝毫怨言,为了不被继续折磨下去,一个个还腆着脸拼命感谢林风的教诲。

    这些人拍起马屁那才叫一个不要脸,只差跪在面前当场热泪盈眶的认贼作父了。

    连林风都感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恶心的受不了,摆摆手正要叫他们赶紧滚蛋,却突然发现那条小狗不见了。

    “狗呢?”

    “不知道。”

    “没……没看见。”

    他忙追出巷子口,只见一辆银灰色的敞篷跑车就停在几米外的地方,而正从副驾室下来那妞还是熟人,许若曦,她又坐富二代的车去上班,没想却在这里被碰上了。

    毕竟当场戳穿她被人包养这事似乎不好,林风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声招呼,却见许若曦对着他的方向弯下了腰,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抹雪白。

    紫色!

    林风嘴一咧还在暗自得意,许若曦已经抱起那条伤痕累累的小狗,眼里流露出痛心的神色,但当她抬起头望向站在巷子口傻乐的林风时,那眼神瞬间就变为了不耻和恶心。

    只见她用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骂道:“畜生!”

    说完只留给林风一个美丽的靓影,抱着小狗转身上了跑车,司机似乎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一脚油门下去,眨眼就冲出几十米外。

    只剩林风一人站在原地。

    我好心救了这条狗,她骂我畜生,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林风心知被人误会还无处辩解,只感觉自己被窦娥还冤枉,正好那几个小子畏畏缩缩走了出来,林风陡然转过脸,那闪耀着无边怒火的目光,当场吓得走在最前面那小子脚下一软,坐了下去,嘴里更是用哭腔嚎道:“大哥,我们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内心无比郁闷的林风来到换上玻璃门又重新营业的夜总会,刚一走进门就看见许若曦正拿着棉签和红药水,在小心翼翼的给小狗背上的伤势进行处理,那满满洋溢着爱心的脸上,一点看不出她是个爱慕虚荣的小三,真是可惜这么一颗好白菜让野猪给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