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赔钱
    哗啦……

    麻将牌散落了一地,好好的一手大牌就这么让人给搅合了,豹哥还保持着把牌扣下的动作,正要发飙,只见林风扛着把消防斧领着两个小跟班大喇喇的走了进来,而他的那帮小弟,全横七竖八倒在外头。

    “是你。”

    当看清来人,豹哥眼神一凛,顿时就像被一捅冰水当头浇下来,从头凉到了脚板心。

    妈的,秦杨的人不是说他已经不会再来了么,还不到半天时间,人就杀上门来了,这特么怎么回事!

    豹哥心头在不断问候着那个打电话给他通风报信那人的全家女性,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脸上强挤出几分笑容,腆着脸说:“兄弟,这是怎……怎么了,我们之间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林风并不接话,大步走到几人的跟前站定,只见他哐的一下将扛在肩头上的斧子劈在麻将桌子上,斧刃一大半都没入了桌面,这才对屋里的其他几人说道:“不关你们事的,全部出去!”

    好嚣张!

    众人眉头一跳,能跟豹哥坐在一张桌上打牌的人,在道上那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但能安然混到现在的地位,他们最基本的眼力劲还是有的,一瞧对方这架势就知道豹哥今晚铁定要倒血霉,谁上去多半也要跟着遭殃。

    于是他们都像没看见豹哥求助的眼神,连散落在牌桌上的钞票都顾不得带走,一个还比一个溜得快,那衣着暴露的女人最后一个出去,没想林风却伸手拦在她前面。

    女人双腿一软,惊得差点当场跪下,带着哭腔哀求道:“大哥,我跟他们一点不熟,真的,我就是负责端茶倒水,您放过我吧。”

    “出去记得把门带上。”

    “好……好的。”

    女人感觉都快被吓尿了,千恩万谢逃出去,又记起林风的交代,忙回头将门关上。

    咚……房门一关,彻底与外界断绝了联系,豹哥额头上的冷汗成串的落下,强挤出来的笑容也越来越僵硬了。

    亲眼见识过林风揍人时的彪悍,魏洋现在已经安心当起了狗腿,不用林风开口,他立马扯过一把椅子摆好。

    林风对他赞许似得一笑,这才大马金刀的坐下,翘着二郎腿说:“现在咱们来好好聊聊吧。”

    “聊……聊什么?”豹哥试图维系自己当老大最后的尊严,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现在心虚的很。

    林风刚把烟放进嘴里,魏洋立马又把点燃的打火机凑上去,殷勤的就跟古时皇帝身边的小太监一样。

    一口浓烟喷在豹哥脸上,豹哥却连吭都不敢吭上一声,与下午砸场子时的嚣张嘴脸截然不同。

    “皇朝是你带人砸的?我听说你一边砸东西,一边嚷嚷着找我算账,现在我来了,你说怎么解决吧?”林风慢条斯理的开口。

    豹哥腿肚子都在不受控制的哆嗦着,外面的小弟全被人给放翻了,他现在就是别人案板上的鱼肉,一个不好就会声名扫地,以后也别想再出来混了。

    “这其实是个误会,可能是他们听岔了。”

    豹哥言语苍白的辩驳着,还没讲完打脸的就站出来了,只听魏洋一声暴吼:“放屁,老子亲耳听见,你嚷嚷着说要干死林风这小笔崽子!”

    “你……”

    豹哥呕的差点当场喷出一口老血,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连个小小的服务员都敢戳着他鼻子大骂,他顿时连杀掉对方的心思都有了。

    没等他想好该如何辩解,林风一脚就蹬了过去,咚的一声,豹哥就像煮熟的虾米一样,佝偻着腰跪在地上哀嚎。

    “骂我无所谓,我踹你一脚就算扯平了,但你砸了人家店就该赔钱,你说是这个理不?”

    林风走到他面前,看似很公允的说道。

    “那那你要赔多少?”

    能花钱了事豹哥也就认了,反正只要过了今天,他自然有法子把丢了的面子和钱连本带利都找回来。

    “重新装修费加上这两天无法营业的损失算你五十万好了,至于受伤的人员治疗、营养、误工费什么的咱们以后可以慢慢的算。”

    “什么……五十万!”豹哥一听激动的差点蹦起来,他冒着这么大风险替人办事也不过才收了五万块的好处费而已,这林风倒好,开口就是十倍,真把他当成钞票印刷机了。

    “不给?”见他沉着脸不吭声,林风又问了一次。

    但豹哥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被人欺负到这份上,再不吭声以后就别想混了。

    他忍着痛站起来,从麻将桌抽屉里掏出一张崭新的存折拍在桌上,沉声说道:“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今儿个我豹子认栽,这五万块你拿走吧。”

    “你当我是在跟你商量?”

    林风笑了,却让面前的豹哥突然有种毛乎悚然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沦为了饿虎捕食的猎物。

    “把窗户打开!”

    他正要说话,林风一把捏住了他的衣领拖着来到窗户前,嗖的一下,豹哥感觉自己就像腾云驾雾一样,头下脚上往窗外飞去。

    即便这里只是二楼,以这样的姿势落地,不死也要摔成白痴,豹哥做梦都没想到对方如此果断,一言不合就往死里整,当即忍不住惨嚎了一声。

    可过了两三秒,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产生,只觉浑身都凉飕飕的,豹哥疑惑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只是被倒掉在窗外,身体四分之三都悬空在外头,只有两条腿被对方抓着。

    把豹哥扔出去的时候,林风还顺手将他身上的浴袍给扒下来了,如今浑身光溜溜的只剩下一条裤衩,被风一吹直打哆嗦。

    楼下正对面的马路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群看人,豹哥的惨嚎声顿时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些都是皇朝夜总会的员工,听着林风要去找豹哥麻烦,就自发过来瞧热闹了。

    只是谁也没料到,刚一来就见到如此劲爆的场面,不被看好的林风居然把光溜溜的豹哥扔出了窗外,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不会相信,挂在外头惨嚎不止的家伙,会是这条街上的一霸,豹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