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背锅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韦安像是已经断气了似得,就连王安雅也无法再继续保持淡定,她倒不是担心韦安的死活,就怕林风出手过重,背上一条杀人的罪名。

    正当她准备拿出电话叫救护车时,林风却一脚踩在韦安的肚皮上了,只见韦安就像鲸鱼喷水一样,嘴里喷出道足有一米多高的水柱,再踩了两下,那他高高鼓起的肚皮逐渐缩了回去。

    像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韦安竟然奇迹般动了下,当他睁开眼睛,首先引入眼帘就是那张对他而言犹如魔鬼般的笑脸。

    “醒了么?”林风蹲在他跟前,笑着问道。

    韦安顾不得头昏脑胀,急忙点点头,生怕对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忙不迭的说道:“大哥别玩了,我说,徐晓琪那些照片其实就存在我手机里面。”

    “去把他手机拿过来。”林风转头对守在门口的那帮女人说道。

    韦安都亲口承认了,就算再笨也明白过来,他之前又一次蒙骗过了大家。

    要不是看他现在已经要死不活的份上,醒悟过来的众女恨不得冲进去再把他暴打一顿,没等一会儿,周可可从沙发上找到了韦安的手机,没有拿给王安雅,而是随手就交给了林风。

    这只是她下意识的行为,却透露出了她们现在对林风几乎无条件的信服了。

    “密码多少?”林风拿着这款手机摆弄几下才找到锁屏键。

    韦安老老实实说出了密码,刚才的经历就像噩梦一样,差点连命都交代了,哪还敢耍什么花招,就连照片藏在隐藏相册的事都一股脑说了出来,他实在是被吓怕了。

    鼓捣了半响,所谓的隐藏相册总算被林风找出来了,点开当前第一张,一名身无寸缕的女子照片出现在眼前,不是徐晓琪还能有谁。

    这个韦安倒也不是一无是处,毕竟是学过摄影的人嘛,无论拍摄角度,采光,还是画面的细腻程度都做的叫人赏心悦目。

    林风蹲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翻看了几眼,听到身边传来的脚步,他才将这部装满限制级照片的手机交给了王安雅。

    王安雅接过才瞄了一眼就羞得面色绯红,心忖难怪徐晓琪得知这事要寻死寻活,这些照片一旦出现在网上,换了谁是她都没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真要说起来,今天还是多亏了林风,如果不是有他在,大家说不定就被这卑鄙无耻的人渣给忽悠过去了。

    想到这儿,她不由看向还蹲在地上的林风,心思百转千回。

    “就只有手机里有这些照片吗?”林风揪着韦安的衣领问道,还是他想的全面,连其他人没考虑到的问题都注意到了。

    “照片全都在手机里,我当时只想拍着玩玩,真没其它的想法,大哥你饶了我吧,以后我保证不会再去骚扰晓琪。”韦安祈求的说道。

    “u盘?网盘?云呢?还有你的摄像机?”

    不管他如何发誓,林风还是把自己能想到的全都问了一遍,韦安一个劲儿的摇头,看样子不像是说谎,不过他才会相信这种人,正要叫王安雅搭把手,转头却发现她正忙着删除手机里的照片。

    “你这是干嘛?”林风不解的问道。

    “删除照片啊。”

    “把手机给我一下。”林风说着拿过手机,往地上一扔,哐哐哐连跺了几脚,这下子,手机几乎都快成粉末了,找不出一个完整的零件。

    在林风的要求下,众女纷纷把各自的手机掏出来,却见林风把那袋白色粉末还有茶几上的冰壶交到韦安手中,让他自己把东西举到头顶,嘴里不断重复的大声念叨着:“我吸毒,我有罪!”

    众女总算明白了林风的意思,一个个争先恐后用手机录像取证。

    离开这里之前,林风不忘警告道:“要是被我发现你手里还有徐晓琪的照片,就算警察治不了你,我也有法子能叫你生不如死,记清楚了!”

    韦安忙不迭的点头,表现的比狗都还要听话,以后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跟林风叫板。

    在他求神拜佛的祈祷声中,林风总算领着一大票花枝招展的美女走进了电梯。

    “谢谢你。”电梯里,王安雅心知这也许是最后机会,鼓着勇气说道。

    “帅哥,你今天实在太威猛了,留个电话或者微信呗,以后常联系。”周可可却抢前面说出来她还没来得及说的话,那对36d的柔软也不知是有意还是因为电梯太过拥挤,时不时会在林风胳膊上磨蹭几下。

    “对啊,留个联系电话,我们先替晓琪谢谢你了。”

    解决了徐晓琪这事,众女脸上的阴霾尽散,心情都好了不少,一个个围着林风问东问西,反而不知不觉将王安雅挤到了门边。

    身边围着这么多千娇百媚的美女,整的满鼻子都是香风,林风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坨被鲜花包围着的牛粪,忒抢手了!

    下楼和众女告别后,林风一看时间,都快晚上十点了,自己这个新当上的安保部主管还真是不太称职。

    这里离东江路已经不太远了,穿过几条小街,皇朝夜总会的霓虹灯招牌已经遥遥在望,当林风骑着踏板车路过街上那家唯一的小超市时,却见魏洋那家伙手捧着桶方便面,正蹲在街边隔得老远就向他招手。

    林风刚把车停下,这家伙就把连汤汁都不剩一滴的方便面桶往路边一扔,在两条裤腿上擦了擦手大步走到跟前,一脸怪异的瞧着林风。

    “看什么?”林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小子。

    “风哥,你不是已经辞职了么?这么晚还来干嘛?”

    “谁说我辞职了?”林风一愣,心想该不会是秦嫣那小妞过河拆桥吧,但是开除自己似乎对她也没什么好处才是。

    “还能有谁,白经理今天当众宣布的,他还把张镖他们也找回来了,现在正在大厅开会,我闲的无聊就偷溜出来找点东西吃,对了,就在今下午,豹哥带着一票人来,把咱们夜总会到处砸了个稀巴烂,还打伤了好几个人哩。”

    魏洋似乎没注意到林风那张阴沉下来的脸色,自顾自的说道:“白涛刚才还在跟大小姐说,这些祸事都是你惹出来的,如果不是你上次跟他结下梁子,豹哥他们也不可能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这老狗,摆明是趁自己不在,把什么锅都往自己头上扣。

    林风已经听不下去了,招了招手说:“上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