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女人的战争
    这支红粉军团一路浩浩荡荡杀奔韦安居住的那个小区楼下,周可可手指着四楼一户亮着灯的地方,告诉大家,那里就是韦安的家了。

    众人坐上电梯来到四楼,刚一走出电梯间就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从韦安那间屋子里传出来,隐隐还夹杂着男女的笑闹声。

    徐晓琪因为他差点连命都没了,这人渣倒好,还有心思在家里开派对。

    众女脸上浮现出毫不掩饰的愤慨之色,王安雅一马当先走到门前,举手就往门上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她连着敲了起码有一分钟的时间,屋内的音乐依旧劲爆,似乎根本就没人听到敲门声。

    王安雅不禁又加重了力气,仍然没任何效果。

    “让我来。”

    心急着回去上班的林风一把将王安雅拨开到旁边,只见他抬起四十四码的大脚,朝着房门正中就踹了上去。

    哐!

    这一脚的阵仗就有些大了,防盗门被他踹中的地方,留下个显眼的深坑,屋内的声音分贝瞬间就降了下去,有人在里头大声问道:“是谁在外面?”

    王安雅正要说话,林风没有犹豫,有一脚闪电踢出踹在相同位置。

    只听轰得一声巨响,整扇门不是被踹开,而是直挺挺向后倒了下去,面前再也没有任何能阻碍她们的东西了。

    身后一众女子包括王安雅都张大了小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风的背影,她们也没想到林风出面会如此简单粗暴,之前还打算先礼后兵的想法,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在林风带领下,粉红军团鱼贯着走进这户两室一厅的屋子,进门就是大厅,沙发上坐着四男两女,皆是一副见了鬼的神色望着大步走进来的众人。

    在他们几个身前的茶几上,放着几瓶已经见底的洋酒瓶,旁边还摆着个吸毒用的冰壶,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浓郁到呛人的烟酒气息。

    听周可可说,徐晓琪的男友是学摄影的,林风朝这些人扫了一眼,凭直觉觉得坐在沙发中间那个赤着上身,脑袋后扎了条马尾的家伙就是韦安。

    似乎为了证实林风的判断,马尾男见到这帮气势汹汹的女人时脸色瞬间一变,急忙松开搂着的那个只穿着豹纹内衣的女子,神色有些怪异的朝她们问道:“怎么,你们来干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你对晓琪干了什么难道自己不清楚吗?!”周可可抢上前,双手叉腰,挺着对36d的胸脯气咻咻的质问着对方。

    韦安面色一僵,隐隐意识到他让徐晓琪偷设计图纸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但仍旧嘴硬的嚷道:“就算我和晓琪闹矛盾那也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关你们什么事?你们砸我家门是什么意思?”

    “老公,她们是干嘛的?你不是说已经跟徐晓琪那小浪货分手了么?”韦安身边的豹纹内衣女发嗲的摇晃着他的手臂,挑衅的眼神却在门口的这帮女人身上游弋。

    “你才是**,勾引别人的老公,你们全家都是浪蹄子。”周可可一听有人当面侮辱她朋友,顿时就火了,叉着腰毫不示弱的讥讽回去。

    “你骂谁是**!”

    豹纹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似乎像被人当面揭开疮疤,有些恼羞成怒的往这边大步走来,和她同屋的女人见状也攥着个空酒瓶子跟了过来。

    “有种你再说一次?”

    “我就说你怎么呢,**,臭不要脸,勾引别人老公你还有理了是吧!你真当这人渣是真喜欢你呀,还不是看重你现在有几个钱,就你这门板身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还敢大庭广众露出来,我都为你家人替你感到害臊……”

    “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周可可的小嘴动起来就跟机关枪一样咄咄逼人,豹纹女哪是她的对手,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顿时气的发青,张牙舞爪就扑了上来。

    别看这周可可长相乖巧,是传说中的童颜巨什么,但脾气却相当火爆,豹纹女刚扑上来就被她抢先给抓住了头发,手指甲在她脸上一阵抓挠。

    “放开我,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豹纹女又吼又叫却于事无补,周可可逮着她就是一顿乱挠,随她同来的女孩也同仇敌忾的帮着她一起对付豹纹女,用鞋踢,用指甲挠,一个个白领丽人此刻形象全无,犹如悍妇一样。

    王安雅也有些懵了,她来之前准备的那番说辞一句都还没用上,现场已经全乱了套。

    柿子捡软的捏,豹纹女的同伴攥着个酒瓶,心知上前也不是这帮疯女人的对手,于是就把目标瞄准了王安雅,当即举着酒瓶冲上来,想往她头上开砸。

    林风就在旁边,自然不能看着王安雅吃亏,脚往前一伸就把冲过来那女的绊了个狗吃屎,还顺手夺过了她手里的空酒瓶子。

    沙发上那三个韦安的朋友一看林风动上了手,也毫不示弱的站起来,最前面那肌肉男只穿了一条运动短裤,鼓着一身腱子肉对林风瓮声瓮气的说:“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胆子来跟我玩玩?”

    在林风的处世手册里,能动手解决的问题就尽量别浪费口水。

    对方都主动挑拨了,他当即不说二话,轮起手臂将空酒瓶砸在肌肉男的头顶,哗啦一声脆响,瓶子顿时就碎了,肌肉男摇摇欲坠,又被林风一手攥着头发拖到自己跟前,朝着他胸口咚咚连掏两拳。

    等松开手,这家伙就跟软脚虾一样跪倒在地上,林风又顺手从茶几上抄起个空瓶,朝他头顶砸下。

    哐!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肌肉男,结果却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就被连续两个酒瓶干趴在地上了,林风拍了拍手,鄙夷的瞄了眼,身后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回头一瞧,只见韦安的另一个朋友助跑了几步,凌空跃起一个飞踢朝他踹来。

    这家伙动作十分标准,以前多半练过,但要是被他踢中,那林风也就不是林风了。

    就在对方一脚即将踢中他胸口时,林风快速伸手一拽,稳稳握着对方的小腿,朝着身边的墙壁猛地掼去。

    轰……

    两人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飞踢这家伙直接成大字型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只怕这一两个小时里是不会醒过来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