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遭遇不幸
    剩下的三个贴身侍卫哪能料到对方会如此不讲规矩,交手前竟然从背后掏出把手枪来!

    他们似乎忘了,这场搏杀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几十人围剿一个,最后反被对方杀的全军覆灭。

    在他们错愕的眼神下,林风连续扣动着扳机,子弹嗖嗖的飞过,在冲到半途中的三人身上炸出一团团血雾来。

    三个同伴瞬间丧命,最后那人双膝跪在地上,手杵着武士刀才没有立刻倒下,血水不断从心口涌出,他只能用不甘的眼神注视着敌人从跟前一晃而过,失去了心跳的身体这才轰然倒下。

    只剩下仁丹胡一个了,不知何时他手里也多了把枪。

    砰!

    枪响的刹那,半弓身体前冲的林风脑袋一偏,子弹贴着他脸颊击中身后的地面,而他在这眨眼已经蹿到九佐跟前,手里的枪管**的着抵在对方下颌处。

    “八嘎呀……”

    九佐显然是个顽固不化的家伙,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张口就要大骂。

    哚!

    林风成全了他,手指扣下扳机,子弹从下颌没入又从天灵盖飞出,半空溅起了一蓬血雨。

    十几分钟后,一架底部印有华夏国徽的直升机出现在这片战场的上空,穿着一身丛林作战服的陈晨从舱门处探出了头,只见下方这片开阔空地上,横七竖八倒满了尸体,殷红的血水顺着雨水冲刷出来的轨迹渐渐往低洼处汇集。

    从上头望下去,红色的一片。

    地上的尸体足有十几二十具之多,陈晨的脸色也逐渐布满了寒霜,她正在极力分辨着哪个才是林风,当视线扫了一圈,最后落在场中那两颗歪脖子大树下的时候,脸色才稍稍缓和下来。

    “下去!”她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飞行员控制着直升机降到离地面只有十余米的高度,这让陈晨看的更加清楚,只见林风那家伙光着膀子正大马金刀坐在一条凸出地面的树根上,大腿上还摆着把突击步枪。

    一见陈晨那张俏脸,林风吐掉嘴里的烟蒂,朝她挥了挥手,一条绳梯顿时从机舱里抛了出来,林风把枪一甩手脚并用的沿着绳梯爬了上去。

    “为什么你们这些维护世界和平的警察,总是要在最后才能登场?”林风有些费劲的爬进了舱内,嘴里犹自在不甘的抱怨着。

    “收到你发来的信息,我们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陈晨绷着那张俏脸,不顾林风的反对,揭开他肩头上早被血液和雨水浸透的纱布,检查起上面的伤口。

    随着她略显粗暴的动作,林风痛的嘴角直抽抽,暗忖这妞空有一张美女的面孔,内在却是个粗暴的男人心,没看自己都只剩半条命了么,一点不懂温柔体贴。

    “对了,秦嫣她们俩现在怎么样呢?”林风凝视着半山腰一队军车朝小村子方向风驰电掣的驶来,一面疑惑的问道。

    “我已经安排人乔装去接应她们了,你就放心吧。”陈晨拿着急救箱里的物品帮他处理的伤口。

    止血喷雾洒在已经被雨水泡的发白的伤口附近,刺激的林风不断抽着冷气。

    “我去,你能不能温柔点,我们现在去哪儿?”

    “医院,别像个女人一样磨磨叽叽,要不然你就自己弄?”

    螺旋桨高速旋转着,直升机拔升高度朝远方驶去。

    ……

    浑身湿透的两女相互依偎着在泥泞的田间小路上行走,不时还会回头望向她们刚才离开的方向,小山村的轮廓在视线中已经变得模糊了起来,而子弹出膛的声音还有人濒死前的惨嚎却像就在她们耳边不断响起似得。

    冻得浑身直打颤的秦菲菲靠在姐姐怀里,小脸煞白的问道:“姐,你说那家伙不会有什么事吧?”

    秦嫣暗自叹息一声,强颜欢笑的说:“不会,他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

    “嗯,我也觉得他那么贱,一定死不了的。说起来,他要是长的再帅一点就好了……”

    两女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经过大半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视线豁然开朗,一条笔直的公路出现在她们眼前。

    恰好一辆白色越野车从前方驶来,她们精神一震,顾不得满身的疲惫,跑到马路中央拼命挥动着手臂,眼中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

    第二天,皇朝夜总会。

    “大小姐,您就听我一句,林风这人不能留着,咱们做生意本就讲求和气生财,可他倒好还敢跟豹哥叫板,你以为有他在真能保证夜总会平安无事?这些出来混的人有多难缠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涛握着两个核桃,一脸语重心长的在那里说个没完。

    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秦嫣则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心思却早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昨天早上她们被一位过路的司机救了,秦嫣第一时间就借了对方的手机打电话报警,之后却再也没有任何林风的消息。

    打他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状态,询问当地的警方得到的却是‘正在调查,暂时不方便透露’这种模凌两可的回答。

    这林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从目前情况看来,只有一种最大的可能,他或许已经遭遇到了不幸……

    “大小姐!”

    白涛闭上嘴等了半响才发觉眼前这女人根本就没听他讲话,目中无人的态度让他心头极为光火,但他还是忍了下来,痛心疾首的说:“虽然您现在才是这里的老板,可我跟了你父亲十几年,这里的一切有也我一半的功能,有些话今天我不能不说!”

    “白叔。”秦嫣淡淡的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眼里露出一抹忧色:“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林风的家庭联络地址?”

    “嗯?你找这个干嘛?”白涛一愣,不死心的追问:“那我刚才说那些,关于他的去留问题,您的意思是?”

    “你看着办好了。”秦嫣疲倦的摇头,为了不被他继续骚扰下去,不自觉补充了一句:“他因该不会再来了,保安主管的人员由你做主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