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撩妹取子弹
    “对对……对了,因该先打麻醉!”

    秦嫣那彻底陷入空白的脑子终于灵光一现,想到了关键的东西。

    林风要死不活的看着她:“大姐,这里真要有麻药,我还用你提醒吗?”

    秦嫣拿着刀急的手足无措:“可我真下不去手。”

    “以我现在的失血速度,顶多再有二十分钟你们就可以跟我说永别了,快点吧,算我求你。”

    “那……那我再试一次吧。”

    林风的脸色已经越来越糟糕了,看起来就跟死人没什么两样,秦嫣心知他不像是在说谎,再不管的话他可能真的会死。

    锋利的刀刃贴在一块翻卷着的烂肉上,随着刀刃来回切割,林风那张脸都在不断的抽搐,这种痛无法言语,以至于他都快要把自己那口钢牙咬碎。

    “麻烦你……帮我把衣服捡起来。”他手指哆嗦着指向扔在脚边那件血迹斑斑的保安服。

    秦菲菲也顾不上脏污,捡起那件衣裳一边问道:“你是不是要拿什么东西?”

    恰好秦嫣这一刀下的有些深了,痛的林风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能用两根指头做出个抽烟的动作。

    秦菲菲顿时就心领神会,伸手在保安制服的两个大兜里统统翻了一遍,除了掏出压扁的烟盒,居然还找到一个老掉牙的按键手机。

    “姐姐,他有救了,我们可以打电话叫救护车。”秦菲菲拿着手机如获至宝的说道。

    “来不及了,再说你知道这是哪里?”秦菲菲头也不抬的说。

    她现在已经逐渐进入了状态,伤口四周的坏肉正被手术刀一块块的剔除掉,她捏刀还不忘翘起兰花指,搞的就跟在切苹果一样。

    既然她都能克服恐惧,林风自然没什么好抱怨的了,说起来,秦嫣认真做事的样子非常迷人,垂在肩头的长发不时会传来一阵淡雅的幽香。

    秦菲菲找了一遍也没发现火机被林风放在什么地方去了,她也懒得多问,自个儿把烟叼在嘴里,又从火堆里拿起一根燃烧正旺的木棍,小嘴吧嗒吧嗒吸了两口。

    从她娴熟的喷吐烟雾来看,只怕不是第一次抽烟了,而且就连男人都感觉呛人的混合卷烟似乎正合她的心意,趁着姐姐没注意,她又吸了一口,这才把烟塞进林风嘴里。

    “你真有未婚夫了,所以才会拒绝我的追求?可是我不介意……啊。”叼着烟的林风痛哼了一声。

    “不想死就把嘴闭上。”秦嫣似乎很不喜欢他吊儿郎当的样子,不但拒绝回答问题,还冷着一张脸说道。

    满头大汗的林风却死不悔改的继续说:“其实我只是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如果我说的让你为难了,你就当听不到,不用理我好了。”

    见他煞有介事的样子,秦嫣迟疑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下来。

    “你未婚夫叫什么名字?不如让他改天跟我聊聊?”

    “……”

    “你别总是板着张脸,搞的像我欠你几百万似得,说起来我还从没见你笑过,要不就当报答我对你们的救命之恩,笑一个好吧?”

    古有关二爷下棋刮骨疗伤,现有林风撩妹取子弹头。

    “坏肉已经切除干净了,现在就帮你把子弹取出来。”秦嫣强忍着用针把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给缝上的冲动,放下手术刀,拿起托盘里的镊子来。

    这颗5.4毫米手枪弹击穿挡风玻璃后,已经消耗了大半动能,所以只是卡在肉里而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镊子在肉里来回的搅合着,寻找弹头的踪迹。

    这比刚才痛了十倍不止,林风顿时一下就闭上了嘴,豆大的汗珠如雨点一样落下,他忍的非常辛苦。

    快要被忽视了的秦菲菲靠了上来,见他疼痛难忍的样子,不由心头一软,轻声说:“你要忍不住就抓着我的手,这样因该会好过点。”

    难得这妞善解人意,林风已经痛的头皮发麻,正要拒绝,陡然一阵更加强烈的痛楚侵蚀起他的神经。

    几乎就是下意识的想要分散这种感觉,还能动弹的左手一把捏住了眼前这条滑滑嫩嫩的大白腿。

    秦菲菲表情一僵,紧接着那张小嘴里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等林风反应过来松开手时,只见那段白皙如玉的腿上已经留下五道通红的指印。

    “我恨死你了!”秦菲菲何曾受过这样的苦,几乎是哭着埋怨道。

    叮当!

    托盘里发出的脆响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秦嫣放下镊子,擦拭起满头的香汗,她似乎没注意到两人私下的小动作,一脸奇怪的问道:“你叫什么叫,差点吓死我了。”

    “没……没什么,刚才有只大耗子跑到那边去了。”秦菲菲看着林风不断投来的歉意眼神,不由暗自冷笑了一声,心想:敢用这么大力气掐本小姐,等着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弹头取了出来,接下来就好办多了,人在绝境下往往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秦嫣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适应如此血腥的场面。

    拿起缝合针,将裂开的伤口缝合成一条直线,最后还不忘打上个漂亮的结,再把绷带缠上,总算大功告成。

    ……

    篝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无论精神还是体力都早已透支的三人就坐在床上,依靠在一起沉沉睡了过去,失血过多的林风睡的特别沉,不时发出悠长的鼾声。

    不知过了多久,本该快要天亮的时候天空却被乌云笼罩着,一阵大风吹过,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

    听着这哗啦啦的滴水声,以林风大腿当枕头的秦菲菲不禁蹙了蹙眉头,一股犹如山洪爆发般强烈的尿意将她强行从香甜的梦中惊醒。

    她有些茫然的望了眼窗外,依旧黑压压的一片。

    屋里又没有厕所,一番犹豫,秦菲菲伸手摇醒了背靠墙壁休憩的姐姐,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对于妹妹要她陪着一起去方便的要求,秦嫣自然不能拒绝,加上睡了一觉,体力恢复了许多,也想出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两女轻手轻脚下了床朝后院走去,自始自终林风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他实在太累,还流了半盆子血,要不是他意志力过人,只怕早就倒在半路上了。

    就在这么一个风雨齐袭的凌晨,一伙儿不速之客也以悄然来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