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赶鸭子上架
    这是一个远离城市的村庄,破落的房屋依山而建,只有寥寥十几户人的规模,除了村口的碎石子小路,周围见不到一条像样的公路。

    现在还是凌晨三四点钟,整个村子都笼罩在黑暗当中。

    林风挽着秦菲菲的小蛮腰走在前头,已经连走路都踉踉跄跄的秦嫣只能咬紧牙关勉强跟随在身后。

    这两个千金小姐今晚可算是吃够了苦头,娇嫩的小脚都磨破了皮,光鲜亮丽的衣裙更是被枝条刮出无数的破口,如果被她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因林风而起,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感激他了。

    三人停在一座写有兽医所牌匾的房子前,门上挂了把锈蚀严重的铁锁。

    这屋里没人,林风就像刚出道的毛贼,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朝着铁锁哐哐两下,门就打开了。

    他先进去四周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摆设蒙着一层薄灰,显然有段时间没人来过这里了,从半开的后门出去,是一道由石块垒成的院墙,墙脚还搭着棚子,地面铺着厚厚的稻草,却没有见到牲口的影子。

    体力早就透支的两姐妹也顾不得床上有多脏污,瘫坐在那里连挪动一下都感觉无比的费劲,林风从后院的棚子里找来一些稻草和木柴,就在屋子中央生起了火堆。

    火苗越燃越旺,屋子里渐渐有了温度,刚才还冷的瑟瑟发抖的两女总算好过一些,她们倒是缓过了口气,林风自身的麻烦还没解决。

    这里既然是兽医所,治疗牲口用的工具和药品因该都有。

    走进隔壁房间,有三层隔板的玻璃柜里摆满了结着蛛网的瓶瓶罐罐,只是这些都是给牲口用的玩意儿,贴在上面的标签还是人工手写的药名,连个药效说明都没。

    这个当口林风可不敢拿自己以身试药,在柜子里翻腾了一圈,还真找到几样能用的东西。

    当他端着个托盘出来,两女坐在床上背靠着墙壁都快睡着了,林风刚一走近,秦嫣就十分警觉的睁开眼,一看是他,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过来帮我个忙。”

    现在不是什么客气的时候,林风将托盘放在圆桌上,随手拽过张布满灰尘的凳子在火堆旁坐下。

    大量失血让他现在的气色非常糟糕,在火光映照下呈现出一种在病入膏肓才该有的死灰色,似乎他随时都可能倒下去一样。

    在坠车时失去了所有通讯设备的她们目前还能依靠的就只剩林风了,如果他也倒下,再遇到那些凶恶的杀手,那三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秦嫣抿着嘴唇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不明白他现在想要干嘛。

    林风已经解开了胸前的纽扣,慢慢将外面这身沾满污垢的保安制服褪下,伤口四周的布料已经和血液凝固成了血痂,光是看着都感觉痛,林风却咬着牙齿,强行将那一块给硬生生扯了下来。

    即便是他这样的猛人,撕下血痂的刹那还是痛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更别提在旁边看着的两姐妹了,她们只感觉就像是从自己身上硬拔下块皮肉似得。

    “别光顾着看了,拿盘子里的那些工具帮我把卡在肉里的子弹取出来。”

    身上只剩下件黑色人字背心的林风一边说着,一边借着火光,将两块嵌入大腿里的碎玻璃给拔了出来。

    “现……现在取吗?”

    秦嫣有些呆滞的问道,虽然她也曾学过一些简单的救护知识,但尚处于理论方面,从未有机会实践过,光是看到对方肩头上像是婴儿嘴唇一样撅着的肌肉组织,她就只觉的头皮发麻,都不敢多看上一眼。

    “难不成你还想等我死了以后再取?”

    林风没好气的回道,现在也顾不得这妞的颜面问题了,不把子弹取出来,他这条胳膊就相当于废了,谁知道那群阴魂不散的追兵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来,所以一分一秒都不能够浪费。

    “可是我……”秦嫣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身边的秦菲菲,哪晓得这丫头竟然直接把脑袋扭到一边,显然是不想接招。

    “别愣着了行不,只是让你们帮个小忙,就当切肉好了。”

    这都火烧眉头了,两妞还在那里迟疑不决,林风只好拿话来刺激她们:“你们要不想帮忙就算了,等一下那些人来大不了一枪崩了我,可你们这两个千娇百媚的大姑娘就惨了啊,换了我是他们,也舍不得把你们杀了,杀之前怎么也得先爽一爽是吧?”

    “你们想想,起码十几二十个壮男,排着队把你们……”

    “够了,你闭嘴!”

    不等林风把接下来的话讲完,秦嫣禁不住羞恼的呵斥了一声。

    像她这样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的千金小姐,何曾听过像这样肮脏的污言秽语,但她心里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如果真被找到,她和妹妹很可能就像林风说的那样,被一群禽兽所侮辱,在这偏僻的地方,到时她们就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姐姐我怕,我都还没谈过恋爱,要是被抓到……”秦菲菲非常应景的蜷缩着身体,可怜巴巴的说。

    聪慧的秦嫣又哪里看不出她就是不想自己动手,才故意装出这幅模样,这丫头就是在故意坑她姐啊。

    但林风那番话还是起到了作用,一想起那个画面,羞愤的情绪暂时取代了恐惧,她深吸了两口气才说:“你说吧让我怎么做?”

    按林风的指示,秦菲菲拿过那个托盘,里面摆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那把泛着寒光的手术刀或许在这之前专用来切除动物的蛋蛋,现在却要用在林风身上。

    秦嫣拧开还剩下的大半瓶酒精,先把工具一一清洗了一遍,擦干之后,她来到林风侧面,走的近了,鼻尖甚至能嗅到血腥的气味,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秦嫣就像在给自己做手术似得,眼里闪过一丝决然,用锋利的刀刃在那些翻卷起的肌肉组织上切割起来。

    为了防止感染,伤口附近的坏肉必须全部切除,当刀刃触碰到肌肉的一刹,林风从鼻孔里重重一哼,吓得秦嫣一哆嗦,差点把刀扔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