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追杀
    连番受到惊吓的两女连心脏都快要停跳了,可是这才解决掉一辆车上的敌人,前方还有三辆并排着的警察迎面驶来,而那辆大卡车拖拽着的货柜集装箱也在这时候轰隆一声打开了,只见接连不断有摩托车从箱体中飞驰出来。

    对方这显然是早有预谋,前有虎豹后有豺狼,冲不出去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三辆并排的警车几乎将整条公路截断,林风只看一眼他们这阵势就意识到能冲过去的几率几乎为零。

    但束手就擒绝不是他的风格,眼看前后两头的敌人都在快速逼近,他来不及多做思考,脚下踩死油门,卡宴斜着撞碎护栏,一头冲出了路基。

    大约零点几秒后,紧随着车体剧烈的抖动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卡宴总算平稳落地了,但车内的三人全被颠的不太好受。

    眼前这一片属于县政府规划区域,将在不久后修建成片厂区,现在却是一览无遗的空地,除了东一坨西一坨的废土堆,几乎连颗树苗都看不到。

    那三辆警车就停在被撞碎的护栏边上,驾驶员似乎并没把握将车开下三四米高的陡坡还能完好无损,但它们很快又加足马力朝前方急驰而去,想必这是要绕路从另一个方向拦截。

    七八架摩托车骑手却没这方面的顾虑,径直从被卡宴撞坏的缺口处飞驰而下,骑手车技精湛,不等坐下的摩托恢复平衡就猛轰着油门撵了过去。

    “快呀,快,他们又追上来了!”秦嫣早已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淡定,披头散发在后座惊声高呼道,现在这造型要是被熟人见了,只怕都会认不出她来。

    卡宴相比起那些越野摩托车就显得笨拙许多,车轮碾压在松软不堪的泥土上,还要规避一个个毫无规则堆放的土坡,不但车速始终提不起来,随时都还有陷进去的可能。

    林风瞥了眼后视镜,坚毅的脸上看不出太大的变化,但眼神明显沉重了不少,那颗子弹卡在了肉里头,血还在不停的流着,整个肩膀看上去都被染成了红色。

    轰鸣声越来越近了,林风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有些费力的从裤腰拔出那把抢来的手枪,幸好当时没有扔掉。

    他头也不回,将枪反握着递给后排的秦嫣,并说道:“谁冲上来就拿枪对着谁打!”

    “啊?我……我不会。”秦嫣一脸为难的样子,迟迟没有伸手去拿那把手枪。

    像秦嫣这样的大小姐平时连菜刀都没碰过,让她拿枪去跟坏人战斗,简直比杀了她还难。

    “我来!”没等林风说话,早就火急火燎的秦菲菲一把抢过手枪,将手臂探出车窗外,瞄也不瞄就扣下了扳机。

    卡……手枪一点反应都没。

    “怎么搞的,这枪不会是坏了吧?”秦菲菲满脸疑惑的收回手,大眼睛瞅着黑洞洞的枪口说。

    “白痴,不要把枪对着自己人。”

    外行毕竟是外行,林风气的骂了一句,又接着说道:“你先把枪身上的套筒向后拉一下。”

    按照他讲的,秦菲菲试着一只手去拽枪身上方那块能活动的部件,可弹簧拉力巨大,连试了好几次,才咬着牙将套筒拉动,手一松,套筒归回原位,传出咔嚓的声响。

    “上好了,那现在呢?”秦菲菲握着有些发沉的铁疙瘩,半是紧张半是兴奋的追问着。

    “打开保险,把脑袋伸出去,给我瞄准了再打!”

    林风再次瞥了眼后视镜,几句话的功夫,摩托骑手已经追到了离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冲在前面那家伙腾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把加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秦菲菲把小半个上身探出车外,披肩短发随着烈风不断飞扬,这妞还在有模有样的眯着眼瞄准,后头的骑手已经抬起了枪口。

    哚哚……消音器前端接连闪耀出两团火光。

    林风打了把方向盘,汽车顿时跑出大写的s型,他这才扭头大吼道:“开枪!”

    砰!

    秦菲菲手里的大黑星应声打响,她根本没想过会有如此巨大的后座力,手臂顿时把持不住向上一抖,被激发出去的子弹嗖的一下都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开了一枪过后,秦菲菲像是放开了胆,又把左手伸出窗外,改成两手握枪,只见她咬住红唇,枪口对准了后方的骑手,这次没等林风催促,这妞迅速的扣动起扳机。

    砰砰!砰砰!

    枪口火光闪烁,这妞竟然将弹夹里仅剩的四颗子弹一口气全给打光了,跑在最前面那名摩托车骑手一点事都没有,倒是落后几米的另一名骑手倒了八辈血霉,硬是被秦菲菲这一通乱射给误中副车,惨叫着连人带车摔在地上。

    “你身上还有子弹没有,快拿给我。”枪膛里传来空响声,因为激动过度而俏脸发红的秦菲菲回头大声问道。

    “有,我肩头里还有一颗。”

    林风忍住了骂她个狗血淋头的冲动,就这么几颗用来保命的子弹都被她这么一梭子全打了出去,还要子弹?

    “啊?这就没拉?”

    秦菲菲还一脸蠢萌的样子,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林风来不及跟她啰嗦,强忍着肩头上的剧痛,攥住这妞的衣摆一下将人拽了回来,几乎就在同时,车后的追兵再次扣下了扳机,一枚子弹以毫厘之差击中右侧后视镜,大半个镜面都成了残渣,溅得到处都是。

    直到看清瞬间消失大半的后视镜秦菲菲才感觉后怕,要不是林风及时托她一把,只怕自己就要被打个窟窿,越是在这种危险的时候,这妞身体里的叛逆基因似乎又开始作怪,看向林风的眼神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白的味道。

    谁也没有留意到秦菲菲的眼神,摩托车还有后头紧追不舍,即便林风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不时有子弹击中车体。

    这样被动挨打始终不是个事儿,等拿着枪的骑手撵上来,那大家都只能完蛋,幸好正前方已经出现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宽度仅够一辆货车通行。

    卡宴卵足了马力速度不减冲上碎石子路,骑手就像嗅到血腥的鲨鱼群,始终紧咬在后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