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地下拳市
    “刚才那位小姐去的是顶层。”女子话没说完就见林风已经伸手狂按起了墙上的电梯键,她忙试图阻止他道:“对不起先生,顶层不对外开放,只有收到邀请函的客人才能进入。”

    电梯停在十八楼,然后逐步下来,林风看见她刚挂回胸前的工作证,似乎明白了什么,伸手一把就扯了过去。

    “你干什么!”

    “一会儿下来还你。”

    对于女人,林风还保持的相当克制,轻轻一推就把这女的推开到了一边。

    几名大堂内的保安一直留意着这边的情况,见林风突然出手抢夺起接待人员的证件,这些保安顿时大声吆喝着同伴狂奔而来。

    “快,拦住他!”女子瘫坐在地上尖叫道。

    “小子,你给我住手……”

    四五个如狼似虎的保安扑了上来,但眨眼就被林风三拳两脚全撩翻在地上,还没等电梯门打开,过道口又冲出来一群穿着同样制服的保安,至少有十几个,增援的人数还在增加,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看见同事全倒在地上,这次前来的保安没有之前那样斯,人人手里握着橡胶警棍电棒之类的武器,刚一照面,轮圆手里的家伙就开打。

    林风连着踢翻冲在最前面的三个,伸手一捞又从另一人手里夺过把‘噼啪’闪着蓝色电弧的电棒,顶端抵在这小子胸口,在对方惊悚的注视下,按下开关键。

    哒哒……

    瞬间产生的数万伏高压让这家伙就在跳舞似得原地蹦跶起来,等林风转移目标,这人轰隆一声栽倒下去,四肢还不断的抽搐。

    一棍在手,林风如虎添翼,逮谁电谁,瞬间放翻一地,正当他把一群人逼得节节后退之际,背后传来叮咚声响,电梯门打开了,只见他一个箭步蹿入电梯里,快速按下最高的十八号楼层。

    电梯一点反应都没,林风这才记起拿过来的那张证件,往散发着红光的识别器上一扫,写着数字十八的楼层总算亮起了蓝灯。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眼前陡然一黑,正要闭拢的电梯门停止下来,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在这要命的关口,控制室的人居然直接关闭了电梯电源,刚被打退的那群保安又再次悍不畏死冲了过来,把林风堵在里头进退不得。

    心急着救人的林风轮起电棍连着捣翻几人,等他好不容易从电梯口冲出来时,只见更多手里抄着武器的人士正从四面八方奔来,这些人有的穿着保安制服,大部分则是短袖花衬衣,脖子上挂着金链,一副社会人士的装扮,数量多到让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黑帮团伙的老巢。

    “快,抓住那小子!”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林风瞅准了安全通道口的方向拔腿冲了出去,一路上连打带踹,不断有人惨叫着倒地,而他也难免挨了几下。

    火大的林风直接掷出已经快要耗光电量的电棒,又劈手抢了一把金属质地的棒球棍,一棍子横扫过去,四五个家伙怪叫着翻倒在地。

    棍子不断在空中发出呜呜呜的呼啸,没人能阻止片刻他的步伐。

    林风边冲边打,硬是从人堆中杀出一条血路,身影快速消失在安全通道口,其他人紧追不舍,不时能看到有人惨叫着从楼道翻滚下来。

    相比起林风这一路上的惊心动魄,秦嫣所受到的待遇就要好的太多,电梯很快到了顶层,走出拐角,通道尽头是一扇两米五高的对开式大门,四名打着领结、身材健硕的男子分两边站立。

    等秦嫣刚一靠近过来,这里的人显然接到了指令,立刻便将大门拉开一道缝隙,做了个请的手势。

    当大门打开的刹那,早有心理准备的秦嫣还是不由身体一震,震耳欲聋的喧闹从门缝里传来,这里头仿佛在举行着什么盛大的活动,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小姐请吧。”对方脸带着笑容,语气却显得有些不耐了。

    不管这里是什么龙潭虎穴,为了秦菲菲这淘气丫头,也只能硬着头皮闯了。

    秦嫣微一颔首,步伐优雅的朝门内走去。

    这里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地方!

    只见大门后的这间房至少有上千平米,几乎占据了整个十八楼,屋子的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小手臂粗细的钢条在白炽灯照耀下散发着黑黝黝的光泽。

    两名裸着上身的男子站在铁笼中,他们仿佛生死宿敌一样,不断用各种血腥残暴的方式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拳脚击打在**上的撞击声被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叫好声掩盖,房屋四周沙发上坐满了看客,这些男男女女大多衣着名贵得体,而此时的他们仿似风魔了一样,撕开了往日温尔雅的外表,朝着场中血腥的战斗场面嘶声尖叫着。

    眼前简直一场抛弃了明的血腥盛宴,铁笼中的两人已经血流满面,谁也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在震耳欲聋的鼓噪声中,两人再次像发狂的公牛般狠狠撞在一起,个头稍矮那人抓住对方手臂,灵活的转过身去,一记过肩摔直接将对方掼在地上。

    哐的一声巨响,即便离他们有数十米远的秦嫣都能感受地皮颤了一下,战斗并没因此结束,趴在地上那人口吐着鲜血还摇摇晃晃试图重新站起来,矮个子跨坐在他的后背上,肌肉隆起的手臂紧紧勒住了这人脖颈。

    在加油助威声中,矮个男子如有神助,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嘶吼,直到对方被勒闭气停止了动弹,他才松开了手,举高双臂迎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铁笼被打开,得胜者昂首挺胸走了出来,像滩烂泥一样的对手则被场边工作人员拖了出来,立刻就有专人拿着拖把清理起残留在地板上的殷红血迹。

    一场残酷的搏斗才刚刚结束,正前方那块巨大的led屏幕上已经播放起下一场人员的详细资料,以及他们各自的赔率。

    穿着兔女郎服饰的年轻女子,手端着托盘,穿花蝴蝶般忙着给客人端茶倒水。

    利用这短暂的休息时间,看客们的亢奋情绪总算得到了稍微缓解,有人还在兴奋异常谈论之前的战斗,而有的人则像高朝过后的空虚,靠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