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无形的硝烟
    鞋跟的声音敲击着地面,由远及近。

    正在一楼大厅与张镖低声商量着什么的白涛不由转头望去,出乎他的意料,秦嫣居然去而复返,正往这头走来。

    白涛脸上堆起人畜无害的笑容,没等秦嫣走近便亲切招呼起来:“大小姐,您还有什么事吗?”

    “通知所有人到一楼开会。”

    秦嫣脸带寒霜从他跟前走过,高傲的犹如一只孔雀,并没有因为白涛是父亲身边的老人,而对他有丝毫的敬重。

    笑容僵硬在脸上,白涛看着秦嫣的背影恨声道:“臭娘们,有你哭的时候!”

    ……

    林风刚回监控室屁股还没坐热,对讲机里传来张镖通知所有人去一楼大厅开会的消息。

    经过豹哥这一闹,夜总会的客人几乎全走光了,各部门的人员接到通知后,磨磨蹭蹭往大厅汇集。

    还和往常一样,每个部门人员都在各自主管带领下,分成数个队列站立,最侧面是外保,然后才是一身黑西服的内保,再过去是服务员,包房公主、少爷……

    皇朝夜总会不愧是江海市曾经最大的娱乐场所,即便如今辉煌不再,人员也多达上百,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

    没想到许若曦竟然还是公主领班,以她的姿色去当模特都绰绰有余,不明白为什么会干这个。

    其实大部分人心里都清楚为什么突然开这个会,连老板都在自家的场子里被几个流氓痞子给欺负,内保的人一个个长的牛高马大却没一人敢站出来吱声,换了谁是老板,恐怕也咽不下这口气来,今晚注定有人是要倒霉了。

    在众多质疑或幸灾乐祸的目光注视下,穿着黑西装的内保人员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不再像以往一样和周围的年轻妹子说笑,站在最前头的张镖却仿似毫无所觉,依然把胸膛挺得笔直,似乎笃定他是白涛的人,就算秦嫣也不敢把他怎么着。

    人员大部分到齐后,一脸寒霜的秦嫣独自走上台,等乱糟糟的声音全都消停了下来,她才面无表情的说:“算起来这还是我第二次给大家开会,现在,我有一项重要决定宣布!”

    她这是想要干嘛?!

    站在斜下方的白涛眉头微皱,不解的打量起台上的秦嫣。

    “我宣布撤销张镖的保安部主管职务,其他内保部人员每人从当月工资中扣除五百,以儆效尤……”

    没想到秦嫣会如此的直接,一上来就要开除张镖,同时还打算惩罚所有的内保人员。

    她的话就像把一块石头抛入平静湖面,瞬间掀起了波澜,这下不止张镖脸色变了,好多之前还有些愧疚的内保也露出难以接受的神色。

    要知道他们一个月工资才不到三千块,又不像其它部门那样时不时还有小费拿,这点钱在高消费的江海市连养活自己都难,这个秦嫣居然一张嘴就要罚款五百?!

    照她这样动不动就罚款的严苛管理方式,恐怕每个月那点工资只够用来交罚款的,有罚无奖,哪有这样的道理!

    就连与此事无关的林风也觉得秦嫣做的有些过了,即便他们有错,但最大的根源还是在张镖身上,如果是为了竖立自己的威信,只开除张镖一个就足够了,她这样搞只能起到反效果,把所有人都推到对立面去。

    看起来这妞还是太嫩了些,连这点都看不透,完全是白白便宜了白涛这头老狐狸。

    果然,林风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内保的队伍里就有人大声嚷起来:“公司从来没有这样的规定,你凭什么罚我们!”

    “是啊,你又不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豹哥那些人手里拿着砍刀棍棒,难道你要逼着我们上去送死?!”又有人跟着附和道。

    “就因为我是这里的老板。”秦嫣毫不示弱凝视着吵嚷的最凶那两人,一手指着出口方向,语气生冷的说道:“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满,现在就可以申请离职,工资我会照发给你们。”

    秦嫣表现的如此强势,一副根本不在乎这些人去留的样子,反而把他们给震住了,毕竟单以保安这职位来讲,皇朝给出的待遇算是比较好得了,其它地方要么工资太低,要么就是时间长工作辛苦。

    尽管大部分人心中仍旧不满秦嫣的做法,但在没有找到合适下家以前,叫他们立刻辞掉这份工作似乎又有些不舍。

    喧闹的场面逐渐归于平静,眼看秦嫣一人力挽狂澜已经震住了场面,得到白涛眼神示意的张镖却在这时候发难了。

    只见他当着众人的面一把扯掉领带,猛地朝地上一掼,嘴里不忘叫喧道:“老子早特么不想干了!”

    “不怕告诉你们,顶尖夜总会已经有人跟我联系了,愿意跟我一起过去的弟兄,我张镖愿意拿人格担保,每个月绝对不比这里拿的少。”

    有张镖这么一怂恿,刚刚稳定下的人心一下又乱了,几个平时跟张镖关系较好的家伙当即有样学样,将服装和对讲机之类的公司财产扔在地上。

    “对张哥,你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不在这里受这份闲气!”

    或许是受到他们的感染,又有三四个内保头脑一热,将东西随手一扔就走出了队列,别人怎么拉都拉不住。

    张镖领着一票人浩浩荡荡走到出口,忽然回过头,指着秦嫣恨声说道:“咱们走着瞧!”

    说完就带着人消失在门外。

    秦嫣看着他们大摇大摆的离开,指甲几乎刺破了皮肤,掌心传来一阵刺痛。

    转眼的工夫,内保队走了几近三分之二,秦嫣看似不近人情的做法,却有着别人不知的苦处,皇朝夜总会就好比一颗枝叶参天的大树,其实内里早已被蛀虫蛀空,重病需要猛药,如果再不采取果决手段大力整治,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枯萎死去。

    她本只是想给这些作风散漫的员工一个深刻教训,至于罚款,事后还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补回给他们,这种恩威并施的手段可说一举两得,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却毁在了张镖一个人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